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冬天的海

  颜荞伊把她的保温杯装满热水,又拿起她的双肩背包,翻了翻,确认包里有公交卡,她转身看向坐在沙发上的萧寒羽。

  她对他轻声说道:“你回家吧,除夕好好陪你的家人,我收拾一下,就去海边了。”

  “你真要去海边?今天除夕,在家里待着多舒服,海边风大,你春节后还要继续参加总决赛,难得休息两天,你赛前绝不能再生病!”萧寒羽有些担心地对她嘱咐道。

  “我会穿很厚的棉服,戴帽子,戴围巾,戴手套,一定全副武装到位,绝不会冻到自己,我这次不是去吹冷风,我是去散步,放心吧。”

  颜荞伊找出军绿色的棉服,这是她最喜欢的颜色,她还记得第一次见景宇时,她穿得就是军绿色的外套,景宇恰巧也穿了军绿色的外套,两人外套就像情侣装,她想忘也忘不掉。

  每次过节都会自然得想起他,她记得景宇在的那两年的除夕,他都会带她去海边走一走,他坐在海边吹口琴,她在一旁随着旋律自由地翩翩起舞,两人总是等手脚冻到冰凉后,才肯离开。

  她穿上军绿色的棉服,看着镜中的自己,回想起以前的往事,黯然伤神。

  萧寒羽看她的脸色,有点像元旦那晚伤情的表情,也就不再阻止她了,他猜想一定与离去的景宇有关系,不然她也不会突然情绪低落起来。

  “我开车送你去吧,下午我也没有安排。”

  “不用送我,我自己坐车去,你回家吧!”

  “我说送你就送你,不要耽误时间了,再耽误下去,你到海边走不了几步,天就黑了。”萧寒羽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就差十分钟就到下午三点了,再拖延下去,天都要黑了,他走到她身后,命令地口吻对她说道。

  颜荞伊看他一脸坚持,只好听他的话,让他送她去海边。

  萧寒羽带她来到了都市的海边,他把车停在临近海边的停车位,看她下车后,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不放心她自己在海边,他只好也下车,默默地跟着她。

  颜荞伊背着她的双肩包,向海边走去。

  萧寒羽跟在她身后,慢慢地走着。

  冬天的海风很大,用力地吹在他们脸上,颜荞伊一脸无感的走着,根本不怕海风的孤傲清冷,反而萧寒羽觉得被海风吹得有些冷,他虽然穿了厚大衣,戴了围巾,可他依旧觉得很冷。

  在冬天的海边散步,对他来说,真的是受冷风吹,他一时感受不到来到这海边能有什么好的。

  来时的路上,他发现她坐在车上一直很安静,一脸愁苦地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里,也就没打扰她,他猜想这海边或许是景宇曾经带她来过的地方吧。

  她虽然从景宇帮她伴奏的事件中走了出来,可是深埋在她心里的痛,什么时候才能过去呢,萧寒羽跟在她远远的的身后,不禁想到她的痛。

  萧寒羽没有再走近她,而是停下脚步,环顾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天与海连成了一片,海边除了他和她以外,一个人影都没有,他的心情突然开阔了很多,心里也感到平静了许多。

  他还是第一次来看冬天的海,虽然一片荒凉,海风又很大,又很冷,但确实别有一番风情。

  他没想到冬天的海边,这么寂寥,海水苍白闪耀,散发着浓浓的诗意,还真是比夏天的海边更具有魅力。

  “啊……”颜荞伊站在海边,看着近在咫尺的海水,海浪翻来覆去,她听着海浪的声音,海风的呼唤声,她情不自禁地大喊着。

  他听颜荞伊呐喊着,释放着,他向前又走近了些,也学着颜荞伊,对着面前的大海,高喊了一声:“啊……”

  他喊完后,觉得心里畅快淋漓,舒爽了很多。

  颜荞伊听到他的呼喊声,回头对他笑了起来。

  他对她耸了耸肩,弯了弯嘴角,没说话。

  颜荞伊回过头,继续看向广阔无垠的大海,再次喊道:“景宇……如果你希望我,继续唱下去,请你给我力量,我一定会好好唱下去,你最喜欢的那首经典民谣歌曲,我一定会唱给你听……如果你想听,请你来我梦里告诉我,好不好……”

  颜荞伊眼里逐渐有了泪光,她边喊边激动起来:“景宇,新年快乐……”

  “我真的好想你,景宇,我越是想你,越觉得心痛,我要怎么办……”她的眼泪终究还是滚落了下来,她对着翻滚不停的海水哭泣着。

  萧寒羽在她身后不远处听她伤心地念叨完,看她后背因为哭泣而起伏不停,他也只能默默地陪在一边,看着后浪推着前浪,他对景宇的离开也感到惋惜和遗憾,并同情着面前这个重情义而容易受伤的女人。

  颜荞伊伤心难过的情绪渐渐地平稳了,她转身看向身后不远处的萧寒羽,眼含着泪光,她面带笑意的对他说道:“萧寒,以前的冬天,你有看过海吗?”

  “今生第一次,多亏你,我才有机会看到冬天这美丽又苍凉的海!”萧寒羽平静地回道。

  “是不是觉得冬天的海,很与众不同。”颜荞伊向他走近,说道。

  “确实,对我而言,能在除夕这一天,跑到海边看一看大海,真的很难得,心里开阔了很多,对于过去发生的一切烦心事,瞬间觉得也没那么重要了,总之,这次托你的福了!”萧寒羽对她表达着他的内心真实想法。

  当他看着这片泛白闪耀又一望无际的大海时,觉得人生在世不易,珍惜当下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他母亲的离世,让他一直难以接受,他前妻的冷漠转身离开,让他痛苦难以释怀,而这片冬天的海,却抚慰了他心灵的创伤,让他抑郁的心也放松了很多。

  “能让你放松心情,就好!”

  颜荞伊把背包里面的保温杯拿给他,让他倒热水喝一下,暖暖身子,可洁癖的他,根本不会喝。

  她摘掉帽子放进背包里,她站远了一些,对他淡淡地笑着说道:“我随心跳一下,跳完舞,我们就回去。”

  萧寒羽点点头,他提着她的保温杯,看看她,又继续看向大海,随口说道:“需要伴奏吗?”

  披散着檀棕色长发的颜荞伊突然听到他的问话,一时怔住,以为是幻听,曾经景宇也在这片海边这么问她,当时她开心地告诉景宇,她需要,所以景宇就拿出了他的口琴,为她吹口琴伴奏。

  她不想让脸色太难看,她把脸转向海浪,她努力笑了笑,对他回道:“不用了,海浪会为我伴奏的。”

  萧寒羽看出了她的落寞,对她淡淡地说道:“我指的是手机放音乐给你伴奏,我还从未给人伴过奏,以后如果有机会,我可以为你伴奏一次试试,毕竟你是我发现的歌坛新星。”

  “感谢你的心意,就怕你的音乐细胞不太好,等你练好琴艺,我可以给你机会伴奏,我去跳舞了。”颜荞伊的长发被海风吹得一直飞扬,她边向旁边走去,边转头看向他,自然地说道。

  她还记得他第一次醉酒后,他醉醺醺地拿起她的吉他弹奏的样子,虽然能听出是什么旋律,却弹奏的乱七八糟,根本不看好他的音乐细胞。

  “谁说我音乐细胞不太好,我音乐细胞很强大的好不好?你不要以为你会弹吉他,就看不起我!我也会弹!”萧寒羽本来平静的心,被她又刺激到了,对她大喊道。

  颜荞伊看他喊话的样子,觉得很有趣,不想再理他,她伸出双手,自由自在地跳了起来,虽然她穿着棉服,但不妨碍她自由的舞蹈。

  萧寒羽看她灵动地跳了起来,没想到她胡乱跳舞的样子,倒也说得过去,还算能看。

  “你也可以随心跳一跳,跑一跑,就不会那么冷啦,我的土豪老板,你别一直那么傻站着好不好!”颜荞伊边跳边对他喊道。

  萧寒羽不喜欢颜荞伊说他一直那么傻站着,什么叫傻站着,明明很酷很帅的站着,她眼睛出问题了吗,还没人敢这么说他,真的是让他心里不爽。

  他提着她的保温杯,跑到她身边,故意伸出手拉她,有意破坏她自由舞蹈的动作,让她不能自由伸展。

  “你别影响我跳舞,你去那边跳!”

  “我音乐细胞好的很,我拉着你跳吧,一定让你跳出不一样的感觉!”

  “我不需要!”颜荞伊一脸嫌弃着他,觉得他只会影响她。

  萧寒羽执着地拉着颜荞伊的手不放,来来回回跳过来又跳过去,就是拽着她,不让她痛快的跳。

  颜荞伊很无奈,只好转身对着他,拉着他努力跳,可他身体僵硬,一起跳的很辛苦。

  颜荞伊灵机一动,想逗逗他,故意使坏,在他脚下不注意时,伸手把他甩了出去,他一下子身体失去控制,躺在了冷冰冰的沙滩上。

  颜荞伊看他摔倒在地,对他欢乐地大笑起来,一脸幸灾乐祸地说道:“跳完了,该回去啦!走啦!”

  她又快速捡起掉在沙滩上的保温杯,快速地向海滩的路边跑去。

  萧寒羽看她跑了,只好硬着头皮爬起来,追过去。

  他在海滩跑步比在平地跑步有些费力气,他跑地很辛苦,他对她抱怨地喊道:“你给我站住,你故意绊倒我,你还跑!颜荞伊!你给我站住!”

  颜荞伊边跑边笑,海边充满了她的笑声,但她还是被萧寒羽追到了。

  她心里急中生智,在他追上来的那一刻,假装摔倒,她也怕他万一生气自己开车跑掉,她还要自己回去,实在太不划算了。

  “哎呦,我的脚,好像崴到了,有点痛!”颜荞伊只好趴在海滩上,卖力的演戏。

  她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着,只想博得他的同情,让他顺理成章地带她回去。

  萧寒羽上气不接下气,刚刚跑到她身边,她就摔倒了,他瞪着眼睛,有些生气,冷着脸,问道:“真崴到脚了!?”

  “好像是,有点痛!”颜荞伊怕被他骂,只好继续装可怜。

  “先站起来,我看看!”萧寒羽跑的脸色泛红,依旧有些喘气,对她冷着脸,命令道。

  “脚踝有点痛,但应该也不太严重。”颜荞伊慢慢地站起来,但故意腿有点瘸地动了动。

  “能自己走吗?”萧寒羽看她真的有点痛,继续问道。

  “应该可以,我慢慢地走着,你先去启动车吧,不用管我!”颜荞伊对自己的演技暂时还是很有把握的。

  “谁让你刚才绊倒我,这就是报应,看你刚刚小人得志的样子,老天都看不下去了!”萧寒羽以为她真的歪伤了脚踝,又气又想笑地说道。

  “谁让你先过去拉我的,影响我跳舞,我刚刚又不是真的要绊到你,是和你开玩笑呢,谁知道你会站不稳,你也太小心眼了,这算什么男人!”颜荞伊顺势而为,努力编织着她的语言,继续骗他。

  “什么叫算什么男人,真的是让人生气!我,我也是,和你开个玩笑,你那么当真干嘛!”萧寒羽被她整得很尴尬,只好认真地和她解释道。

  “既然都是开玩笑,那就都不要当真好了,你先去启动车吧,我自己瘸着走过去。”颜荞伊低头嘟着嘴说道。

  “算了,如果让你自己瘸着腿走过去,那我岂不是真应了你那句,算什么男人了!上来吧,我背你过去,看你自己走,怪可怜的!”萧寒羽弯低腰身,对她说道。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颜荞伊假装矜持一下,内心已经笑爆,这不怪她,都是他自愿的。

  “不要再装了,上来吧!”萧寒羽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思,就催促道。

  颜荞伊趴在他的背上,心情这次是真的大好,她的演技成功啦,看来以后她除了混迹歌坛,还可以去尝试演戏啦。

  她觉得他的肩膀还挺结实有力,她已经太久没被人这么背过了,她记得小时候她父亲这么温暖的背过她一次,她一直记着,那是她亲生父亲给予她的爱护,而此时的她,心里觉得暖暖的,一点也不觉得冷,这是朋友萧寒带给她的温暖。

  萧寒羽有些费力地背着她,走过沙滩,又走过平路,直到背到车边,才把她放下,他虽然有些累,但也没说什么。

  萧寒羽开车载着她回到花田小区街道边,颜荞伊下车后,他还有些担心她的脚踝,还在问她要不要去医院看一看,怕她自己过节,出入不方便。

  “确定不用去医院看一下吗?”

  “真的不用了,我慢慢地活动一下,就会好!”

  颜荞伊下车后,把双肩包背好,对他笑着说道:“我现在觉得脚踝,突然不痛了,好多了,你放心的回去过节吧!春节快乐哦⊙∀⊙!”

  她说完,对他灿烂笑了笑,就转身开心地往小区大步地走去。

  坐在车里的萧寒羽看着走路正常的颜荞伊,一脸懵圈,难道她刚才崴脚,都是装出来的,他刚才还背她走了那么一段路。

  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自己竟然被她耍了,看她走进花田小区里面后,他踩下油门,就离开了。

第六十章 冬天的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