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陈丞不见了

  齐阳回到休息室,打开门发现本来睡着的陈丞不见了,他冷声唤出了隐藏在暗处的两名保镖“夫人呢?”

  “齐少,我们一直盯着门外,夫人进去过就没再出来,房间没有任何人靠近,里面也没传出任何动静”其中一个皮肤偏黑的保镖面无表情的汇报事情。

  “夫人不见了,房间里到处都没见到人,你们把整个酒店都找一遍,不要声张”齐阳蹙着眉头,眼神冰冷可怕。

  两名保镖领命之后就迅速消失了,齐阳回到休息室拿出自己的手机很快就潜入酒店的监控终端,他浏览了所有的监控都没发现任何异常,录像也没被动过任何手脚。

  “M的”齐阳气得狠踹了面前的桌子一脚,眼睛里只差没喷火了。

  他继续用手机,给还原组织发送了只有他们组织成员才看得懂的消息,内容是让他们查看这家酒店附近所有大小监控,甚至复制天眼所录到的所有画面。三天之内的都不要错过,然后发了一张陈丞的照片,让他们人脸对比出来。

  齐阳又给季飞打了电话“飞,陈丞凭空消失了,你让大头他们来的时候多带些人,我现在酒店里找人,这件事不能让外人知道”

  “啥?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灵异事件吗?谁他M这么有能耐?你等着我马上回来。”季飞噼里啪啦的说一大堆,语气又急又气。

  “飞,你不要过来了,安排人就好,你那边还是按计划进行,这边我能搞定”齐阳冷静下来了,他现在不能慌,不能急,冷静才能有清晰的头脑,所有的担心只能放在肚子里!

  ————————————————————

  一间豪华的房间里,

  宽大的床上,微微拱起,柔软洁白的被子下露出一张美丽动人的脸庞。这就是消失的陈丞,她此刻正安稳的睡着了,一点也不知道因为她酒店里的人急得焦头烂额。

  轻微的脚步声从门外由远而近,听得出这脚步的主人是故意放轻了步子。一双男士皮鞋出现在床边,往上是一双修长的腿包裹在西装裤下,在往上看,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高瘦男人手上正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一张邪魅漂亮的脸上带着温柔如水的笑意,一双单眼皮的桃花眼泛滥着浓烈的爱意正凝视着床上的人

  这个男人长得很美,一股阴柔之气,邪魅而不女气。简单的说就是一个男人长了一张似女人的美丽脸,但是又不会让人误会他是个女人。这样的长相确实很矛盾,男人好看又不能称之为帅。

  他将牛奶放置在床头柜上,轻轻坐在了床边,一只手轻轻的描绘着陈丞的脸部轮廓,嘴里深情的吐出喃喃细语“丞丞,你为什么还是嫁给了他,为什么连一点机会也不给我,我比他更爱你,你知道吗?是不是只有他死了你才会看我一眼?”男人的眼神慢慢的从温柔变成了狠厉,这样的眼神出现在这张漂亮的脸上有说不出的怪异。

  床上的陈丞睫毛轻抖,她慢慢转醒。睁开眼就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只是这张脸上的笑容让她陌生和害怕得全身起鸡皮疙瘩,她戒备的起身,尽量往身后的床头靠去,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曾许琛?学长,你怎么在这里,不是,我怎么在这里?这,这里是哪?我不是在婚礼......我,齐阳呢,我老公呢?”

  陈丞打量了周围的环境,感觉到了不对劲,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吓得眼泪水在眼里悠悠打转,看上去就像一只迷路的慌乱无措小羔羊,加上她身上的衣服也不是最后那件旗袍,现在穿着丝质的睡裙,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内心惶恐不安,眼前的人她很熟悉,只是为什么此刻会和她在一起?到底发生了什么?齐阳呢?

  “呵呵,你老公?这会儿估计满世界的找你呢,你怕我吗?我可记得你曾经都甜甜的叫我阿琛的!”曾许琛扬起邪魅的笑容,眼神里的光彩就像捕捉到猎物般兴奋。

  “阿琛,你,能不能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不习惯,你把我弄来这里是要干嘛?还有我的衣服......”陈丞小心翼翼,她意识到了危险的气息。

  “没错,你的衣服是我换的。你全身,该看,不该看的我都看过了,该摸,不该摸的我也、都摸过了!也许一会我高兴了,还会和你做点别的,呵呵,比如你和齐阳做过的……”曾许琛一字一句残忍的说出真相,眼睛一分也没放过陈丞的表情。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陈丞泪眼婆沙,声音哽咽,不断地摇着头,一副崩溃的样子。她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她明明才变成齐阳的妻子,她不久前还幸福的晕头转向,为什么睡一觉醒来就变成了这样?他和她已经有2年没联系过了,为什么一出现就莫名其妙变成这样?

  曾许琛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可是他的心也在疼,看她哭他的心也在滴血。他爱她爱得快发疯了,他也想给她最好的生活,给她所谓的幸福。他拼命的打江山就是为了能配得上她,可是当他拥有了金钱地位,她却要嫁给齐阳,他心里能不嫉妒恨吗?

  爱情就是一把双刃剑,伤害别人的同时,自己也受着同样的伤。爱情就是有魔力让人自虐,曾许琛也一样逃不开这样的魔咒,明明心里心疼得要死,他还是忍不住要说出伤害她的话“呵,怎么?才这样说一说就受不了了?若果我把你真睡了,你是不是要死要活啊?”

  “你?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曾经那个善解人意的阿琛学长哪去了?我们不是好朋友吗?现在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如果你只是和我开玩笑,那么你赢了,成功吓到我了。”陈丞流着泪紧紧的抓着被子,内心弥漫着极大的恐惧,她不确定眼前的人还是曾经那个对她照顾有加的学长。

  “曾经?是啊!曾经你把我当成哥哥,无忧无虑的享受着我对你的宠爱,对你的关心。可是我却把你当成我的女人来疼爱,对你的好也是因为爱你,不然你觉得一个男人真的会不求回报的对一个女人那么好吗?你太天真了吧?我以为只要我比齐阳对你好我就有机会,可你眼里只有齐阳,他对你的一丁点好你就开心得像捡到宝一样,而我对你的好你就像看不见一样,你可曾在乎过我的感受,啊?”曾许琛越说越激动,最后将她一把按在了床上,用一双痛苦又带着怒火的眼睛盯着她,两个人的鼻尖碰在一起,只要他稍稍再往下压就能吻住那张诱人的红唇。

  “啊!学长你放开我,我不知道,这些我都不知道,如果你生气,我跟你道歉,对不起!但是求你先放开我,学长你放开我,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陈丞挣扎着尖叫着,带着哭腔语无伦次,刚才还以为他只是吓唬她,现在她真的不确定了,她紧绷的神经也崩溃了!

  曾许琛懊恼自己的行为,他是不是太过分了?他只是想吓吓她,并不打算真的做什么,她的衣服也是他让佣人换的,刚才那样说只是为了发泄自己的情绪罢了!看到陈丞崩溃成这样,他心软了。

  曾许琛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迅速起身,轻声说了句“丞丞,对不起!吓到你了,你把牛奶喝了吧,我送你回酒店”

  陈丞听到他的话,愣住了,不确定的开口“你,说真的?真的送我回去吗?”

  “把牛奶喝完就送你回去,不听话就在这别走了”

  “好好好,我喝”陈丞顾不得想那么多,她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一口气喝完牛奶后睁着两只无辜的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曾许琛“我们可以走了吧?”

  “换件衣服吧,衣柜里的衣服都是新的”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出门前还把门带上。

  陈丞马上跑过去反锁,然后打开衣柜,打开那一瞬间她傻眼了,这些衣服和她穿过的都一摸一样,码子也一样,如果不是吊牌还在,她真的怀疑这就是自己衣柜里的衣服被搬过来了。

  她咬着唇回头看了一眼房间门,心里的歉意油然而生,眼神复杂的变换,最后叹口气嘴唇轻启“学长,对不起!”

  她随便拿了一件穿上,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打开房门,发现曾许琛就靠在门边一脸惆怅。

  “学长,我好了,我们可以走了”陈丞绞着手指,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

  曾许琛没有回答她,只是转身先走了,她赶紧跟上。

  在车上静谧的空间里,只有两人的呼吸声。曾许琛一脸冷漠的开着车,陈丞在心里只担心一会去了酒店要怎么跟齐阳解释。

  “丞丞”曾许琛突然开口了,语气就像从前他们在国外学校相处一样!

  陈丞扭头看着他,没有吭声。

  “对不起,就是太想你了,看见你们结婚我心里难受,所以恶作剧的把你带走了,我不是故意伤害你的,你别生学长的气好吗”他脸上带着悔意,带着深情。

  “学长,我不知道你的感情,如果早一点知道我还是会拒绝你,因为这辈子我只想跟齐阳在一起,我不想骗你,如果你还要我这朋友的话那这件事我们就当没发生过,如果你放不下,那我们就只能当陌生人,你……”

  “吱”“啊”

  陈丞话还没说完就被突如其来的急刹吓得不轻。

  曾许琛,趴在方向盘上,眼神冰冷,手筋突起,他隐忍着怒意“丞丞,一定要这么绝情吗?一点念想都不能留给我?你以为爱这种事能说放就放吗?让你不要爱齐阳,你能做到吗?”

  “学长,不管怎样我都是齐阳的妻子了,你对我的感情注定要被辜负,我不想给你不切实际的希望,更不愿意发生让大家为难的事!放下一段感情确实很难,既然放不下就不要再见面,可以选择遗忘”陈丞虽然害怕他发怒,但是她不想身边有一个暧昧不清的异性,这样对大家都不好。

  “呵呵,果然,跟着齐阳那家伙久了,你也变成了冷漠无情”

  曾许琛再次启动车子,他把车当飞机一样的开,吓坏了陈丞,也吓坏了路人。

  —————————

  陈丞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晚上9点了,她整整消失了3个小时,这三个小时她不知道齐阳是怎么过的,她连自己是怎么过的都不是完全清楚。

  她下车前问过曾许琛换衣服的事,他一口咬定是他换的,可是她不相信曾经那个对她照顾有加的学长真的会做出那么龌蹉的事,她眼神毫不怀疑的看着他说了三个字,然后就先开门下车了。

  “我不信……”三个字就像魔咒一样,在曾许琛脑子里重复,片刻他露出会心的笑容,随后跟着下车。

  陈丞踉跄的跑进酒店,在休息室里看见了脸色铁青,眉头紧蹙的齐阳。

  “阳”她一头扑进了齐阳的怀里,短短的分离就像过了一个世界那么久,她紧紧的搂着他,将所有的委屈都悄悄的咽进肚子里,她不能让齐阳担心,也不想让他和曾许琛产生矛盾。

  齐阳抱着她,眼睛带着寒霜死死的盯着门口那个邪魅的男人,

  曾许琛,就是他查到的那个假还原的最大幕后,也是他和陈丞在国外读书的时候认识的学长。在国内曾是季飞家的邻居,所以大家都很熟悉。

  曾许琛会以对立的身份出现确实让他们都很惊讶,他们从来没有过节,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他悄无声息带走陈丞又是何意?

陈丞不见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