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隐瞒身世

  说到灾难这个词的时候,彦一心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谁也没想到啊!就在这欢天喜地的日子里,徐芸儿带着一千多名士兵将整个部落包围了,而且大开杀戒,一向与世无争的两个家族一时间尸横遍野,惨叫连连,狠毒得连嗷嗷待哺的小孩都没放过。杀戮结束后只剩下纯儿一家人,敬然一家人,还有御子书。他们都不明白徐芸儿为什么要这么做,当徐芸儿说出是为了长生不老药的时候,纯儿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她心里自责如果不是她口无遮拦说出自己族人的秘密,如果不是她傻就不会把徐芸儿当姐妹引狼入室,她觉得自己就是千古罪人!看着遍地的尸体,和脚下流淌的鲜红血液,血腥味刺激她的心房和大脑。她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为族人们报仇血恨!”

  “徐芸儿为了得到长生不老药并没有急着离开,她软禁了仅活着的人。即使做了这样伤天害理的事,她还是想得到敬然的爱,居然用纯儿的性命来威胁敬然就范……”

  “铃铃铃…”

  突然的铃声打断了老板的故事,老板示意彦一心先接电话“一心,你先接电话吧!”

  “哦!不好意思!”彦一心拿起手机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她直接拒接。

  但是那个陌生号码不死心又拨过来,彦一心最后不耐烦的接通电话“喂…”

  “彦一心,你是死人吗?干嘛不接电话?”齐阳压抑着怒气。

  “啊?齐、齐少,我不知道是你的号码,不好意思。”彦一心听声音就知道是齐阳,不自觉的有点心虚。

  “哼!你最好给我交代一下,你大半夜的去哪了?”

  “我、我有点事、完了会回去的。”

  “呵!你看看现在什么时间了?要不是保镖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你居然夜不归宿”

  彦一心更心虚,看了一眼时间,凌晨6:15分,她心里一惊,原来不知不觉一整晚都过去了。

  “齐少,我马上就回去了,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嘟嘟……齐阳直接挂了电话。

  彦一心瘪瘪嘴,无奈的收起手机“没礼貌”

  “一心,怎么了?”

  “呃,没事,我老板查岗了,我得回去了,谢谢你给我讲的故事,这件事我不会跟任何人说起,你放心吧。还有就是,不管我是不是古月的和穆叔的女儿,我都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希望你能替我保密!”彦一心很平静地说出这一番话,只是眼底有让人察觉不到的波动。

  老板一脸的不可思议“难道我说的故事你一点感触都没有吗?难道你不想知道全部吗?那是你的祖先,你注定不是普通人。我的故事还没讲完,你不应该听完再做决定吗?你知不知道你还有家族使命啊?一心,不管如何都答应我听完所有的故事好吗?”

  彦一心低头沉默不语,过了两分钟才抬起头,眼睛依然平静“老板,我习惯了一无所有的生活,我也习惯了简单和孤独。你现在告诉我的事情不是我不信,也不是接受不了,而是我不想接受,我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我也不想改变我现在的生活状态,你如果非要讲故事给我听的话我也不介意当听众,只是我现在没时间听了,有缘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再聊!”

  老板无奈摇摇头,仰头叹了一口气

  “可是我时日不多了,120岁已经接近尾声了,我的遗憾是还没找到你母亲,我御家世代负责守护你们家族的人,可是你和你母亲丢了20年我都没找回来,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你,你却拒之千里不肯认祖归宗,这让我死后该如何面对你们墨古其杰家族的列祖列宗啊!”老板说着说着就开始老泪纵横,一脸的自责与失望神情。

  彦一心始终无法将这个看起来像30多岁的人和120岁花甲老人联想到一起。不过善良的她心生不忍,她觉得自己要是连一个老人的乞求都置之不理的话好像太残忍了,不就听个故事嘛,自己干嘛要那么介意?于是乎她鬼使神差的答应了“那你继续说吧,听完我再走!”

  老板欣慰的点点头,开心的又泡了一壶茶,继续讲故事……

  彦一心将手机关机了。

  ——————————

  等到彦一心听完所有一切走出“古奇缘”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拿出手机重新开机,一共有十几个未接电话,还有三条短信,电话和短信都是齐阳的:

  “彦一心你胆子大了,居然敢关机”

  “不要逼我派人去抓你回去”

  “你好样的,我会让你知道不听话的后果”

  看完信息彦一心内心复杂,老板在她临出门说了一句“一心,那个你爱的人他不爱你,你离他远一点吧,不要步你母亲后尘,你母亲到现在都音信全无。”

  其实一整晚彦一心的内心都被那些故事深深触动着,她好像身临其境的看到那些过往,虽然她很好的克制了自己的情绪不外露,但是她内心跟着故事内容高低起伏的各种情绪却是真实的。

  最后老板交给了她一本古旧的书,说是他们墨古其杰家的传世之宝,历代传承守护的东西,只有他们家族的血液沾上去才能看到书籍里的内容。

  彦一心整理好自己的思绪,给齐阳回拨了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了,还未等她开口,那边就传来了齐阳的怒吼,看来他是真的很生气…

  “MD、彦一心你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吗?还是你在质疑我给你的警告?”

  “齐少,你听我解释,我昨天离开是跟古董店的老板聊了一夜,他最后告诉了我一些…古月、的事”彦一心不知道如何撒谎,但是她的身世又要瞒着,她好为难。

  “是嘛?那古董店老板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听穆叔说他什么都不肯相告的!”齐阳的语气明显的不信任。

  “其实,古月当年离开穆叔就回了自己的家乡,那个古董店老板是古月家的亲戚,他知道一些事情,她说古月离开后就失忆了,再后来就了无音信了,他认为古月已经、已经、死了”彦一心咬着自己的唇,为自己的谎言默默的道歉,毕竟古月有可能是她母亲,她这么说好像确实有点过分了。

  “不可能死了,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暂时不要跟穆叔说,你们马上回来,还有你的擅离职守肯定要受处罚,你最好有心理准备”

  “可是…是,知道了”彦一心还想为自己辩驳什么,最终还是选择放弃。

  挂了电话的齐阳非常懊恼,他自昨天知道彦一心单独离开酒店就一直心绪不宁,一肚子火气憋着难受死了,要不是自己还伤着他肯定要去抓人。他更气自己为什么会对彦一心如此情绪化,难道是男人的大男子主义作祟,潜意识将睡过的女人都归纳成自己的女人吗?

  齐阳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烦躁的挠了几下脑袋,气结的将自己的手机扔在了床头柜上。

  彦一心心思重重的回到酒店,将齐阳让他们先回去的话转述给穆叔,她再次见到穆叔那张威严又带着失落情绪的脸,她觉得特别别扭,他真的是自己的父亲吗?有父亲是什么感觉?他会相信自己还有一个女儿吗?他会接受她吗?

  彦一心一个激灵,甩甩头清醒过来,她怎么会想这样的问题!最后她用自己超强的控制力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都消化掉了,很快就恢复了自己惯有的平淡表情。

  “穆叔,齐少让我们先回去,我昨天从老板那得到一些关于古月的事情!回去后我在把详情告诉您”

  穆叔本来失望的脸色立马出现了神采奕奕“一心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现在告诉我好不好,我真的一刻也不想耽搁”

  彦一心觉得如果古月真的死了,那么起码再给穆叔一个希望,她能感受到古月对穆叔的爱,就像他对齐阳的爱一样!有一种爱叫做放手,有一种守护叫做不打扰!

  “穆叔,那个古董店老板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但是您跟古月有一个孩子,是男是女没人知道,当初古月被坏人暗算,孩子刚出生就被抢走了,最后古月回到家乡,由于悲伤加思念过度,她承受不住就失忆了,然后走失了,至今了无音信!”彦一心最后在心里加了一句“对不起”

  穆叔眼睛顿时瞪大,全身颤抖,半晌发不出一个音节,眼里的震惊久久无法平复,泪水伴随着震惊无声而落。

  彦一心见穆叔知道自己有孩子后的反应,她也红了眼眶,原来穆叔会在意,这就够了。

  她轻轻握住穆叔的手安慰道“穆叔,您别再悲伤,您还有孩子等着您找回来,也许古月没有失去记忆,她只是去找孩子了,等找到孩子就会回来找您了”

  穆叔回握着彦一心的手,一个劲的点头示意。他非常感谢彦一心给他带来的这个消息,他原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有自己的后代,他打算余生就只为寻找古月,自己死后将一切都留给齐阳……没想到他居然还有孩子,和他血脉相连的亲人。他开心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感动的一塌糊涂,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又活过来了。

  穆叔带着一行人匆匆赶回了A市,一路上他脸上的笑容都没消失过。

  彦一心的内心也是五味杂陈的,她不知道自己撒的这个谎会有什么后果,但是她不后悔。

  ————————————

  穆叔和彦一心刚下飞机就马不停蹄来到齐阳住院的医院,病房里的齐阳精神好了很多,床边还坐着一脸幸福微笑的陈丞。

  彦一心没有进入病房,穆叔让她在门口等着。

  齐阳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刚刚进入病房的穆叔,也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彦一心“穆叔,回来了!”

  陈丞听见齐阳的话,也回过头打招呼“穆叔”

  “呵呵没打扰到你们两口子秀恩爱吧?阳小子这两天恢复的怎么样?”穆叔心情特别好。

  齐阳白了他一眼,陈丞瞬间脸都红了,那娇羞的小模样更加惹的穆叔哈哈大笑。

  “穆叔您怎么不休息一下再过来,飞那么久应该挺累的!”齐阳没理会穆叔的揶揄,反正他习惯了。

  “不累不累,我有天大的好消息要和你分享!”你是此刻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看来真的是天大的好消息,您都笑开花了……”齐阳也忍不住嘴角上扬。

  “丞丞,你先回家吧,都九点多了,你和宝宝该休息了!”齐阳温柔的说道。

  温柔又性感的声音传人了门口彦一心的耳朵里,她的心还是微微酸涩了一下。

  “好的,那我先回去了,你睡前记得吃药,我明天再来看你!”

  陈丞依依不舍地走了,穆叔见状好笑的摇摇头“阳小子,你真幸福!”

  齐阳也只是一笑而过,并不搭这茬。

隐瞒身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