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7章 半夜男人的哭声

  “呵呵呵,原是这原因呀!”

  “你真是恶魔,此时还笑话我!”

  “你求求我,我就跟你说事的实情!”

  “还有啥实情,我都快要被那混蛋强bao了,给我个电话我要打110。”

  “既然你没兴致,那我走了!”

  “你还未跟我说那女人究竟病了没?”

  “求我呀!”

  “看在我可怜的份儿上,跟我说完!求求你了!”

  “听好了呀!你母亲压根没病,住院是被民间高利贷追债没法子了,而求求你去周家,是周思绵给你母亲还赌债的要求,药是你母亲下的,周晋宁是周思绵唆使的,事的经过就是这模样!”

  “她亲手下的药?”

  “除却她还可以有谁?周思绵那臭丫头哪懂如此多。”

  世上可能再没比她更心狠的亲生母亲了,给自己女儿下媚药,她居然为钱,这么糟践自个儿的女儿,再也抑制不住伤心的泪水。

  “啊!”我近乎癫狂的撕扯着被单,拔下手掌的针,想从楼上跳下去。

  “你沉静点!”

  “我这种女人活着还有啥意思?”

  “你说你是哪种女人?”

  “被那令人作呕的男人差点糟蹋了,我还怎么活着?”

  “不令人作呕的人已经糟蹋过你,就可以活着?”

  他笑呵呵地望着我。

  “你有病么?”我倏然伸掌过去想打他,反而一把被他摁在床上,整个人都摁在我身上。

  “他敢强bao你,我便杀掉他!”

  “那他死了么?”

  “吴青晨,你长没长脑子呀?”

  “死了么?”

  我仍旧不惑的追问,他径直堵住我的嘴,接着用舌头撬开我的唇。

  “恶魔,滚开!”

  “昨天你都被旁人亲过了,我为何不行?”

  “你!”这一回吻的更深情一些,日光照耀下他的面庞干净整洁、线条分明,倘若单看外表,他确实长的算超凡脱俗,周思绵喜欢他也正常,不过就性子而言,我想没人会喜欢一个恶魔。

  “唷!小两口儿感情真好呀!”

  一个中年护士推门进入,掌中拿着个小药瓶。

  “针怎么拔了?手还淌着血,你们这些年轻人,为一时开心,啥都不顾,这女孩身体多弱呀!你可要留意点,养不好,往后会留下病根儿的!”边说边帮我处置手掌的血迹,并从新给插上针。

  这是我第一回看见华禹风流露出窘迫的神情,又显得异常诧异!

  “哪儿有那么严重!”

  “你瞧她多瘦,平日铁定不好好用餐,没营养身体不可能好,未来想怀孕都成问题,到时你们就该懊悔了!”

  “阿姨,你搞错了,我不是他老婆!”

  “阿姨还不老,都懂,往后留意呀,小伙儿!”

  “行,我晓得啦。”

  华禹风乖巧地满口应允了,这阿姨居然不晓得他是华禹风本尊,还讲出这类话来,不过瞧他的模样,真是有意思。

  “给我搞点鲍鱼、海参、反正啥有营养用啥炖,粥跟汤都要。”

  “行,华总!”

  “待会儿粥跟汤送来,你都吃了,要不便把相片发你学校去!”

  留下这句狠话便走了,而我却舍不得他离开,背形清晰、高大,我拍了拍头,为何会如此迷恋他的背形,应当是药劲儿还未过去,头不清晰。

  百无聊赖打开电视,这时新闻台的声响吸引了我,“昨日康禾集团总经理周卫东的家,被帮派打砸抢,周氏长子周晋宁被打成重伤扔在协和医院抢救,后续我们会详细报道!”

  这回铁定是华禹风干的,他为我开罪了周家,华家财大气粗大约周家也不敢吱声,华禹风这人我欠了他的钱,如今又欠了他的情,不晓得四年可不可以还的清!

  ……

  “下车!”

  “送我回学校便行了!”

  “快些给我滚下车,少废话!”

  出院后。我被华禹风带回了他的公馆别墅。

  “黛妮小姐。你终究回来了?”

  开门的是个中年妇人,看打扮应当是个女佣,不过黛妮是谁?这是我第二回听见这名字,为什么大家都叫我“黛妮!”

  “你好。我叫吴青晨!”

  她直勾勾盯着我的脸,神情非常诧异。还有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乃至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面上粘了啥东西。

  “从如今开始她便住这儿了。给她收拾个客卧!”

  “是的。少爷!”

  “我回学校便可以,不可以再麻烦你了!”

  “不想你的秘密漫天飞,便给我老实待着。别忘了我们的契约!”

  这公馆依旧阴森寒冷,摆设都是些小动物,但不是可爱的那类。是死的非常惨的模样,吓的我连客卧都不敢出!

  “吴小姐,用餐了!”宁嫂的声响出如今房门外。

  “宁嫂,待我,我跟你一块走!”因为这间房的门边,就搁着一个狮子头,唇角还留着血。

  “吴小姐,不要怕,他们都是死的,你住习惯便不怕了!”

  “家中为何会摆这些东西?”

  “宁嫂,这儿没你的事了!”

  华禹风的声响,不晓得从哪儿发出来,但已经贯穿了整个公馆,还产生了回音!

  用餐时的他特别安谧,不抬眸也不讲话,在家中不穿西服时,他瞧上去像一个奶油小生,线条分明的面上干干净净,欣长的手指头典雅地夹着菜,动作不缓不慢,是典型的绅士,兴许富家子弟这是必修课!

  宁嫂做的菜虽谈不上人间美味,吃起来有某种幸福的感觉,打从爸生病,便再没吃过家中做的饭菜了。

  那一夜,我听见一个男人的哭音,但又似是个小孩,直觉跟我说这公馆闹鬼,使劲儿拽了拽薄被。

  大约10分钟之后没了动静,但早已破了胆的我,不知啥时候才睡着的,再起床已是日上三竿,我警觉地从被窝爬出来,看四周没动静便下了床!

  推开房门,那庞然大物又是吓我一大跳,真想用一块白布把它盖上,令逝者安息!虽然是动物,到底是生命!

  “吴小姐,你醒了?饿了罢?”

  “恩,华禹风呢?”

  “少爷去集团了,想要你多睡会,因此早餐没叫你!”

  “宁嫂,昨夜你睡的好么?”

  我想试探一下,宁嫂是否知道房子闹鬼!

第17章 半夜男人的哭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