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章 自闭症暴力狂

  “我白天干活儿累,年岁也大了,倒头便睡,只是醒的早,怎么了?吴小姐!”

  “那夜间你有没听见什么奇怪的声响?”

  “你先坐下来用餐罢!我做了几个小菜,味道还不错。”讲完宁嫂便去打扫卫生了,仿佛计划对我隐瞒什么,我也只可以作罢!

  回房间,在网上搜了点如何驱鬼降魔的方法,说法纷纭不一,挑了几个比较好的试试。

  “宁嫂,家中有黄色的纸么?”

  “仿佛没!”

  “那有红色的画笔么?”

  “仿佛也没,吴小姐,你想干嘛呀?”

  “驱鬼!”

  “吴小姐,你……”

  “昨夜你没听见公馆中,环绕着小孩的啼哭么?这公馆有鬼!我在网上查了些非常管用的方法,宁嫂,怎样?”

  “吴小姐,既然你都听见了,我也便不瞒你了,你过来,我讲给你听!”

  宁嫂拉着我坐到沙发上,泰然自若地说,“少爷,是老爷的私生子,自小便被单独送到美国,少爷太孤单,夫人便给少爷买了好多小动物,自那以后少爷非常开心,性子也活泼了!”

  “那他如今跟小时候一点都不同呀!”

  “待我慢说,老爷开罪了点人,他们要绑票少爷,当时我把少爷藏在了地库中,那帮人找不到少爷,便把那些小动物全杀掉,自那以后少爷就得了自闭症!”

  “再给他买一些小动物不就行啦!”

  “夫人也试过,可是买啥少爷便杀什么,夫人买多少,少爷便杀多少!”

  “可是我如今并未觉得他有自闭症呀!”

  “哐当!”

  “宁嫂,你是想要退休么?”

  华禹风倏然出如今门边,眼眸阴沉,望着像要杀人似得,想起方才宁嫂的话,他不会杀掉我罢!

  “你怎么回来了?”

  “这是我的家,莫非我不可以回来么?”

  “抱歉,我先回房了!”

  回想起宁嫂的话,华禹风跟我同样是个可怜的孩子,幸运的是他有个爱他的妈,而我啥都没了!

  电话倏然闪出华禹风妈母亲的号码,还真是白天不可以说人,夜间不可以说鬼!说曹操曹操便到呀!

  “妈!”

  “在哪呢?出来陪我逛逛!”

  想起上回他母亲给我买的那些性gan内衣跟保养品,实在不敢再跟她上街。

  “妈,还是算了罢,哪日有空我登门造访!”

  “这孩子,我们都是一家人了,还什么登门造访呀!啥时候想来便来,妈叫人给你炖老鸭汤喝!”

  我又没病,喝啥老鸭汤呀!这老太太,今天非常奇怪,支支吾吾没挂电话的意思。

  “妈,你是不是还有啥事呀?”

  “我就想问你啥时候给我生大胖孙子?怕你闲我烦!可是我又着急,青晨,你可以理解母亲的心情么?我就是想要临死前瞧瞧孙子!”

  “妈,我可以理解,可是!”

  “可是啥?”

  “上回不是讲了么,我们还年轻!”

  “不行,你们都结婚了,这事必须提上日程!否则妈死不瞑目呀!”

  “妈,要不这问题你还是问禹风去罢!”

  “你的意思是他不想生?”

  “妈,我也不晓得我啥意思,反正你问他罢!”

  他没交待过这类话题应当怎样回应,我又不想伤老人的心,只可以把球踢到华禹风那里。

  “吴小姐,少爷让你换衣裳跟他去见夫人!”

  “呀!”如此快就传到他耳朵里了。

  这回华禹风的妈,确实比上回见面憔悴了几分,大约是被病搓磨的,她应当是个热爱生活的女子,家中养了许多花,不但穿着打扮讲究,妆容也非常精美。

  “禹风,你今天便给我个疼快话儿罢,啥时候给我生大胖孙子?”

  “妈,这我可说不准!”

  “说不准是啥意思?”

  “啥时候可以怀上,我也讲了不算呀?”

  “那你就同意了呗?”

  “太好了,没事了,你们去罢,抓紧呀,快回去罢!”

  从进屋到出来不到5分钟,我一句没说,就赶我们回家生宝宝,还好我没真的嫁给华禹风,否则真就变成母猪,抑或生子机器!看起来华家的老婆也没那么容易当,首先必须是个生宝宝的能手才行!

  “你还是找个人结婚,给老太太生个孙子罢,你瞧她多可怜!”

  “我找个人?你不可以生呀?”

  “我开学才大四,我大好的青春还未开始呢!怎么会生宝宝?”

  “噢,原来大学毕业才是你大好的青春!”

  “对呀,大学毕业我便可以挣钱了,便可以给爸买衣裳、买房子……”不对,我父亲已经过世了,那我如此竭力地活着,是为谁呢?

  “怎不讲了?”

  “我父亲没了,毕业以后可不可以找到工作都是个问题!”如今的我还谈什么青春,活着都是在浪费国家资源。

  “你是学设计的罢?”

  “恩,我自小就喜欢画画,只是没钱考美术院校,只可以考个普通大学的设计专业。”

  “明天去集团设计部报道,跟他们好好锻炼锻炼!”

  “真的么?”

  “你用不着每回都质疑我罢!要不咱俩研究研究如何生宝宝?”

  推开压过来的身子,一溜烟儿跑进我的房间,照镜子,脸已经红的不像样,心噗通噗通,要从嗓子跳出来似得,不知该怎么压抑这类失措的情绪。

  “吴青晨,来我房间!”

  华禹风的声响环绕着整个公馆别墅。寻着声响找到一个房间。门边蹲着一只狗的雕塑,舌头吐出来淌着血,目光绝望,不过做地确实活灵活现。

  “进入!”

  吓的我一哆嗦。险些踢上门边的狗。

  房间的摆设便行像是在宣布:我就是个坏孩子,墙壁上悬挂着各种刀。还有一些仿真枪,房间整体色调都是灰色,有某种压抑的感觉。

  “去洗浴间冲个澡!”

  “你要干嘛?”

  “不想身败名裂就依照我讲的做!”

  想到白天宁嫂讲的话我还真怕他发疯杀掉我。因此简单冲洗一下。裹着浴袍出来。

  “把浴袍脱了,你没反抗的余地!”

  此时我发觉他身侧的桌上多了些水彩粉。

  “过来!”

  一把拉下我身上的浴袍,不着寸缕的我就展如今他跟前。本能用手挡着自个儿的春光,却挡不住颈下的涟漪。

  “身型不错嘛!”

  他拿起笔在我的颈下画了个被刀刺破的心脏,瞧上去非常真实。不否认他的画功非常的好。

  “怎样?”

  “你画的非常好!”

  放下笔他双掌上来抚摸我颈下的心脏,神情却非常煎熬,开始是轻轻的抚摸,后来便是揪心的疼了,他简直太使劲了!

  “呀……你干嘛?”

第18章 自闭症暴力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