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3章 除了我谁还要你

  “青晨,Kurt被调走了你怎么办?”

  “调走?为啥?”

  “他铁定是开罪哪个领导了。调去市场中心了。你还不清晰么?”

  莫非是早晨的原因,Kurt才被调走的,华禹风想干嘛?

  “你为什么调Kurt去市场中心?”

  “我的集团想调谁还须要跟你汇报么?”

  下班后在他的车中,计划跟他理论一番。不可以让Kurt蒙冤。

  “他可是个设计师,在市场中心他可以干嘛?”

  “我自有安排。你这是在逼问我?莫非他是你心爱的人?”

  “当然不是,可是你不应当如此对他!”

  “既然不是你心爱的人,你为什么惶张?”

  “你无理取闹!”

  忿怒的我推门下了他的车。倏然发觉自己居然没任何一个地方可以去。学校还有几日才开学,自己以前的家早已被银行机构没收转卖,如此大的城市居然没我的安身之处。

  “叮!”

  “妈,有事么?”

  “怎不开心呢?快回家罢,饭都做好啦!”

  我的眼眶刹那间湿润了,给我温暖的这人,却跟我没任何血缘关系,我哽咽着道:“妈,我过会儿再回去!”

  “禹风欺负你了?”

  “没,嗓子不舒适!”

  “感冒了罢,快些回来罢!”

  扣掉电话泪水便夺眶而出,我是多么渴望她便是我的母亲,我如今多么期望她可以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跟我说:累了就啥都不要做,乖巧睡一会!

  不知不觉便走至了华禹风公馆门边,这家我居然走的愈来愈顺路,习惯真的非常可怖!

  “妈,我回来啦!”

  “下班疯哪儿去了?害我担忧你!”

  华禹风居然先我一步到家,并且讲了句这么反胃的话。

  “外边堵车啦!”

  “禹风,往后你负责接送青晨,听见没?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行,晓得啦!”

  晚餐过后,这是由于不知该回哪个房间,因此我一人在客厅看了会电视剧,华太太在厨房叮叮当当搞个不停,还不令任何人插手。

  “青晨,来喝汤,喝完了便回房间中睡觉去呀!”

  “噢!”

  我顺从的喝下了汤,被她撵到华禹风房间,没过多长时间便觉得全身滚烫,头晕目眩,索性躺在他床上歇会,睡着了觉得自己愈来愈热。

  “我热的难受!”

  “那你在我的卧室这样,你想要我怎样?”

  “抱歉,我回去好啦!”

  “这样就想走?”

  “不要!”

  早晨醒来,我的头埋在他颈下,结实的胸肌顶着我,我的全身像被推土机碾压过似得,煎熬难忍,俩人便如此躺着,我望着他超凡脱俗的脸,却清晰的记得,昨天我并未反抗,莫非我是自愿的?不可能,这一定有蹊跷。

  “你看够了没?”

  “呀!对不起!”

  我失措的垂下头,抱歉地把自个儿裹起来!

  “你是在说昨夜的事么?”

  “是你先摁在我身上的!”

  “是你先脱衣裳勾惹我的!”

  “是我喝了你母亲的汤太热了,不脱衣裳受不啦!”

  “我母亲的汤?噢,我明白啦!”

  “明白什么了?”

  “真笨,汤有问题呀!”

  “呀?你母亲给咱俩下药了?”

  “否则我会上你?你瞧瞧你的身型,我眼还不瞎!”

  “华禹风!”

  我掀开薄被瞧瞧,确实跟他电脑上的那女人无法比,并且身上瘦的也没几斤肉。想到昨夜的事,泪水刹那间划过脸庞!

  “你哭啥?又不是第一次了。”然后眉头猝然一皱,“我是不是你第一个男人?”

  “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

  几个月前,他在山上的车里强行占有了我,那一抹嫣红,难道他视而不见?

  还有,我哭,是因为上次发生关系,是他强迫我的。

  而这次,却有我自愿的成分,意义很不一样。

  诶,即使喝了她妈下了药的汤,也不该把持不住自己呀!

  于是,抱着被跑进洗浴间,对着镜子泪水不住的掉,“爸,抱歉,我还未嫁人,便干了两回这样的糊涂事,你期望的可能办不到了,大约没人会要我啦!”

  爸仍旧在冲我笑,仿佛他坚信我会幸福!

  换好衣裳出来发觉华禹风已然不在房间了,失措的床上还留有昨夜暧昧的痕迹,刺疼着我的心。

  “青晨,快来吃早餐呀!”

  华太太在餐厅不住地叫我,我不知该怎么面对她,一个给我下药的人,但她的目的却非常纯良,我想恨她,却恨不起来。

  只可以怪自己不留神,并且华禹风昨夜也被下了药,我们都是被害者!

  “妈,我没胃口,先上班去啦!”

  “禹风,你送她,给她带盒特仑苏!”

  一路上气氛有些窘迫,司机不住地从后视镜瞧我们俩人的神情,并且开的小心谨慎。

  “既然我们昨夜都是被害者,就当啥都没发生行不行?”

  “你是在乞求我么?”

  “我……”

  我居然讲出这类话来,回想起昨夜,好像竟然是我更主动一些,到底是我先脱的衣裳,他也是个正常的男子,压根不可以怪他。

  他刹那间身体贴来,“今天开始,我们不再是单纯是债权关系了!”

  “那我们还有啥关系!”

  “你不是明知故问么?昨天可是你主动勾惹我的,莫非,你是想要做华夫人么?”

  “我没,是你母亲逼的,停车!”

  我的脸涨的非常红,我怕华禹风觉得是我主动在勾惹他,提早下车找了家药店,“给我一盒毓婷!”

  “现在不卖毓婷了,我们有更好更安全的,请问是事前还是事后?”

  “啥叫事前事后?”

  药店服务生噗呲一下乐了,“你多大了?这还不懂,就是做之前还是之后呢!”

  “噢,事后!”

  她交给我一个小盒子,“看清晰了上边怎么说的再吃。”转头对身侧的同事说,“如今的女孩儿呀,简直不要太肤浅,这类事那么随意,往后怎么嫁人呀!”

  是呀,我已经失贞了,还不止一回,除了华禹风,往后谁还要我呢。

  这一整日,在集团都是浑浑噩噩的梦游状态。

  “青晨,我回来啦!”

  “Kurt,太好啦!”

  “要不夜间我请你用餐罢!”

  “好呀!”一整日终究有一件开心的事,跟同事用个餐应当也没啥,刚走至集团门边,只见远处华禹风的车停在那,司机跑过来。

  “吴小姐,我送你回家罢!”

  “可是我约了Kurt用餐!”

  “吴小姐,你还不明白么?今天你要是跟Kurt用餐,他便不是调部门那么简单了,铁定会被辞退的。”

  “好罢!”

  Kurt果真是由于我被发配的,只可以电话拨过去,“Kurt,抱歉,我有事今天便不跟你用餐了。”

第23章 除了我谁还要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