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4章 做朋友可以吗

  “可不可以帮我重重地收拾一下他们?真是太气人啦!”

  “否则,你觉得我会放过他们么?”

  “恩,我相信你!”

  “啥都相信?”

  “恩,啥都相信!”

  “那么你会倏然消失么?”

  “当然不会,我没亲人,我会去哪儿中,长如此大我都没离开过这城市!”

  此时的我还不明白华禹风的意思,他是畏怕我像某人似得倏然消失,可这句话却变成我们日后最大的隐患。

  “倘若你相信的话,往后遇见这类事,第一时间要跟我说,而不是自己去为朋友出头,你是个小丫头,到头来吃亏的还不是你!”

  “晓得啦!”

  我冲他吐了吐舌头,而他用手划了下我的鼻尖,这些动作看起来都暧昧极了,我也是沉浸在幸福里无法自拔。

  “送我回学校罢!”

  “不陪我么?”

  “我得回去瞧瞧老三怎样了?”

  “行,正义的使者!”

  “改日陪你,今天谢谢你!”

  我非常感谢华禹风的善解人意,爸过世后他就似一个正义的化身在我身侧一直保护着我,每回危机关头他都会出现,离开前我深深地吻了他一回。

  我主动的,这吻包含了我的感谢跟爱慕,不晓得他是否能感受的到,害羞的我迅疾跑下他的车,没敢回头。

  用手摸了摸唇,依旧有他淡淡地香味儿,保全冷酷的目光打破了我的思绪,这保全已然不是一回两回看见我从华禹风车中下来,此时他脑子中应当是认定了,我在做有钱的情妇,眼眸里充满了轻鄙跟对富人的某种艳羡,非常复杂。

  “青晨,你是如何回来的?没事罢?有没受伤?”

  寝室里所有人都围着我转。左翻翻右瞧瞧。就似检查包裹一样认真。

  “老三呢?”

  “要我们哄睡着了,吓的都不行啦!”

  “她没事便行!”

  “还未事便行,你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就带她去评理。多危险呀?你怎么逃出来的?听老三说当时状况挺危险的呀!”

  “我是谁呀,跑呗!我跑的多快。那群瘫子,被我拉开300多米呢!最后都快累死在道上了。”

  “不要扯淡,快些说!他们有没为难你?他们敢把你怎样。我们就打110!”

  “真没。跟你们说实话罢!一个好心人救了我!”

  “真的么?帅不帅?是我们学校的还是哪儿的?”

  “我哪知,在街边遇上的,他看几个男人想欺负我。就一人把他们全打趴下啦!”

  “哇塞!这么英勇呀!一定非常帅罢!”

  “恩!真的非常帅!”

  “电话留了没?”

  “没呀!”

  “你傻呀!太可惜啦!你再给我们详细讲讲!”

  “呵呵呵!”

  他们听的兴致勃勃,学生的思维真是单纯,我轻描淡写地讲着。他们居然全部相信了,还用崇拜的目光望着我,我如今都佩服自己编瞎话的能耐,简直是逼真。

  翌日中午,年级主任叫我去办公间,这回我多了个心眼儿,带个同学。

  “青晨,进入罢!”

  他以为唯有我自个儿,发觉并不是神情略显窘迫。

  “其它同学都把大四实习抑或读研的报告给我了,你啥意思呀?”

  “我还未找到实习单位呢!”

  “那你是不想毕业了?所有人都得有就业方向,你不清晰么?”

  声响愈发严厉了些,我也不敢惹他,只可以连声应允!到底上回我撞的他鼻口窜血,他这类小人,一定得报复我!

  “要不我给你引荐个单位,怎样呀?”

  “不会罢?倘若可以,那当然求之不得!”

  我不可以再躲在华禹风背后,我得靠自个儿的实力,在一个集团站稳脚跟,后来我才知道他讲的集团,实际上是甄治良拜托他的,否则他怎会好心为我安排,也不晓得甄治良给了他多少益处,这类人居然还可以当老师,真应当拉出去游街,砸他一身臭鹅蛋,才可以解恨。

  “你好,吴青晨,请跟我来!”

  年级主任引荐的集团,一个行事典雅的女生,带我进了一间小型会议厅,里边坐着个中年妇女,看穿着应当是主管抑或部门经理。

  “你好,我叫吴青晨。”

  “坐下罢!我是你的部门经理,艾琳,往后可以叫我艾琳姐!”

  “行,艾琳姐。”

  “我瞧过你的设计图,感觉还不错!”

  她从哪儿看过我的设计图呢?我没交过这类文件,看起来年级主任工作做的还真挺足的,连我的作业都给集团交了,因此我没反驳她的话。

  “这是你的入职手续,薪资待遇都在上边清晰写着,同意就签字罢!”

  “同意!”

  能有集团接收我,我当然不会反对,并且还是个不大不小的集团,用华禹风讥笑我的话就是,我这类九流大学出来的学生,能找到工作就已是天大的恩惠了,还挑什么工资。

  因此我便有了人生中第一分真正的工作,第一时间想告诉一人:爸爸。

  自那家集团出来,我去了父亲的墓地,擦了擦灰尘,给他放了瓶酒,生前他最爱喝这牌子,今天我才知道,是由于这酒非常便宜,他当时为省下钱,给我买吃的,供我读书。

  “爸,我找到工作了,虽然是年级主任引荐的,可是人家说看过我的设计图,大约也是对我认可的,你听见了么?我过的非常开心,你在那边过的好么?”

  细细碎碎讲了点近来发生的事,望着爸石碑上的相片,我便有了勇气,“爸,我离幸福愈来愈近了,我自个儿会走好,请你安心。”

  “铃!”

  “喂?”

  “青晨,我是甄治良!”

  “有事么?”

  “听你年级主任说,今天你找到工作了?恭贺你!我们用个餐罢。”

  “我如今去不了?”

  “声响不对呀?你在哪儿?”

  “我父亲的墓地!”

  “我来接你!”

  说完他就扣掉了电话,有些话还未跟爸说,可是又不晓得他啥时候可以来,便走出了陵园,站立在门边等他,约20分钟他驾车出啦。

  “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找到工作跟爸分享一下!”

  “以后跟我一块分享行不行?”

  “甄治良,我们做朋友可以么?”

第34章 做朋友可以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