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0章 我的幸福年

  瞧他像一个丢了娃娃又找回来的小孩似得,在我身上摩挲着,我的大礼服被他强力撕碎,揪扯中我再无力气抵抗,任由他恣意妄为。

  船舱里微微有些夜光,热浪海啸般翻涌着,一波又一波,在黑暗中无尽蔓延,我的唇几近被他吻破了皮,口中一股血腥味道,时间过的非常漫长,不知多长时间他终究停止了发泄。

  他紧紧地捉住我的臂膀道:“你再敢做这么危险的事,我就完全废了你!”

  方才还打的火热,如今这混蛋就冲我大吼大叫。

  “你方才计划游去哪儿里?是想要逃距我么?”

  “我没,我仅是怕上船了,你会窘迫!”

  “你是傻么?你当是你可以游到岸上么?”

  “我也不晓得,总觉得自己可以!”

  “以后不准离开我超过10米,记住没?”

  “恩,记住啦!”

  瞧他神情认真,我只可以乖巧点头。没待我回过神来,他借着余温,再一回冲进了我的柔嫩,双掌把着我纤细的腰,一回又一回的冲撞,我几近快要昏厥,可是他坚实的胸膛,却是如此吸引着我,伴随着他最后一回宣泄,终究停了下!

  “你在这洗个温水澡,我出去处置点事!”

  “你不会走远罢?”

  “安心,我不会丢下你不管啦!”

  “噢,那你去罢!”

  被他如此一折腾,泡个热水澡,简直太舒适了,整个人心情都好起,果真没多长时间他便回出啦。

  “身上哪儿不舒适么?要不要我找医生给你检查检查?”

  “我没事!”

  他上来径直脱下我刚穿好的浴袍,目光迅疾扫视我全身,一只大掌又抚上。

  “恩,外表看起来果真没伤,有没内伤我得好端端检查检查。”

  他又想上来亲我,我灵机一动。

  “我饿了,方才用尽力气了,如今肚子都抗议啦!”

  “噢!穿衣裳,我带你出去用餐!”

  他扫兴地拿下双掌,扭身也去换了身衣裳,眼眸依旧没离开我的身子,我换好了衣裳,一路从船舱走过来,不时会有人用奇怪的眼光望过来,还有些人悄声嘀咕什么,我听不清,但仿佛是在说周思绵。

  “吃牛排可以么?”

  “好!你点罢,我随意!”

  他还点了瓶波尔多酒,配着粉嫩的牛排,决对称得上人间美味,也可能方才运动量过大,简直太饿了,我又吃了两块黑森林蛋糕。

  “吃饱啦!”拍拍肚皮,衣裳都快爆开啦!

  夜晚回至船舱为避免被他蹂躏,我决定穿好动物睡衣,这是由于每回只须我穿好动物睡衣,他都只是会抱着我睡觉,而没兽性大发时,因此我也可以睡个安稳的觉。

  翌日一早,他已不见踪影,助理跟我说他去参与要紧会议了,安排助理送我回去。

  “我自个儿可以做飞机回去的!”

  “这是少爷安排的,我们不敢违抗!”

  “那也没必要跟如此多人罢!”

  “为你的安全,请不要在乎!”

  我怎可以不在乎呢!一个20多岁的女生,后边跟着7、8个彪形大汉,出如今任何场合,大家都会觉得奇怪,除却那周思绵不喜欢我,我觉得我还是比较人见人爱的,怎会有人伤害我呢!

  终究到了可以上班的生活,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都不可以阐明我开心的心情。白天终究可以逃脱华家的抑制。呼息自由的空气。对于一人而言,原来这么要紧。

  “艾琳姐,新娘快乐!”

  “新年快乐!”

  整个集团都沉浸在新年的欢乐之中,每个人仿佛也都友善了些。

  “青晨。你这身衣裳可真好看!是什么牌子的?”

  “我不懂呀!”

  “莫非你不是自己买衣裳么?”

  “噢!都是我表姨给我买的!牌子啥的,我都不懂。穿着合身便行啦!”

  “青晨呀!你表姨铁定是个大人物罢!这衣裳都是今年最新款呀!”

  “有点钱罢了,并不是什么大人物!”

  “那你来集团也是表姨安排的罢?”

  “是年级主任引荐的,我不认识什么人!”

  “算了罢!我们集团就你一个是大学没毕业的。不走后门。怎可以进得来呢!”

  “我真没!”

  女人堆中,除却讨论衣裳牌子,就是家长里短。我当是大集团的白领,平日讨论的事会高档一些,没料想到跟街边妇女也没差多少。真不明白他们的高素质,都体如今哪儿!

  因为华禹风规定,下班必须回家,并且我也确实没地方去,只可以径直回家用餐,并且宁嫂的手艺真的非常赞,比那些快餐好吃不知多少倍!

  “宁嫂,我以前那包衣裳都哪去了?”

  “我打扫时扔了,反正你也非常久不穿啦!”

  “宁嫂,扔哪儿了?”

  “就后院的垃圾箱!”

  我急速跑出去,傻眼了,望着一堆堆垃圾,我只可以一件件地翻,这是由于那些衣裳都是爸给我买的,他除却债务就留给我那么几件衣裳,倘若那仅有的几件衣裳都没,我真的觉得这世界跟自己没啥关系了。

  天逐渐地黑下,仍旧一无所获,宁嫂也焦急帮我找着,倏然一个声响:“你们在干嘛?”

  我听出了是华禹风,不过没抬眸瞧他,继续翻找着杂物。

  “我把吴小姐的衣裳丢了。”此时的宁嫂也不再叫我青晨了,大约是知晓这衣裳对我至关要紧,有些对不住我。

  “几件破衣裳罢了,我给你买的还不够多么?”

  “你买的跟我父亲买的能比么?”

  我扬起她挑衅地瞧瞧他,他气的扭身便走了,并且重重地关上了门,还扔下一句:“谁也不准帮她找!”

  命运就是这样搓磨人,包裹应当是早已遭人拣走,余下的都是些不可以用的垃圾,搞的全身臭味,我回了房间,一人坐在浴缸中。

  水流“哗、哗!”淌着,东西丢了是不是爸要我不要想他,是否预示着他要我从新开始,可是我心中老是觉得亏欠了他,他就那么走了。

  “青晨,用餐啦!”听见宁嫂敲门喊我用餐,穿了件单薄的睡衣便去了餐厅,等坐稳了才发觉华禹风盯着我的颈下一直在看,我垂头才发觉是睡衣领子太低了,仿佛若隐若现的看见了我雪白的丰腴。

第40章 我的幸福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