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 重生后首次对峙

  他给她挑了一双优雅高贵的黑色高跟鞋,鞋面上嵌着些碎钻,脚踝边有一点金边流苏的挂坠,倒是挺入奚惜小的眼。

  蹬好鞋子,奚惜小站起来,感觉海拔瞬间比刚才高了一截,男人走到她身前,瞥了一下有点高的鞋子,面无表情问道:“能不能走?”

  奚惜小这才发现穿上高跟鞋的自己,竟还是比楚斯墨矮出一个脑袋。

  人比人,气死人。

  “放心,走得了,我没你想象那么娇气。”

  踩着高跟鞋走进一开始的那间更衣室拿出了包和衣物,出来准备付钱男人已经先行付了钱。

  到车上,奚惜小把黑卡抽出来,递到空中。

  “拿去。”

  “自己收着。”

  “你愿意给我还不愿意收呢。”接着,奚惜小报复性地像男人每次给她东西一样丢到了男人的大腿上,随即把目光瞥到了车窗外。

  欢愉地吹了声哨子。

  楚斯墨真想把这女人丢到外面去。

  楚家老宅,大厅里几个人正在一起谈笑,中年男子旁坐着一个安静温婉的女孩,挽着父亲的胳膊乖巧地听着长辈的谈话,时不时应一句。

  慕怀时不时低头看一下腕表,调整了一下呼吸,一颗心早已砰砰砰跳个不停·了,没想到几年没见,他都已经结婚了。

  不过还好,这不才刚结婚嘛,听说斯墨并不喜欢那个女的,这样她就放心了。

  门外,下车的新婚夫妻二人站在大门前拧巴纠结。

  “不是,你有毛病啊,进去就是了,挽什么手臂,装得好像我和你感情很好一样。”奚惜小讽刺道,就是不把手环进男人的胳膊里,他不嫌隔应她都嫌隔应。

  “奚惜小!”

  “我听得见,你走前面,我跟在后面就是了,放心,一会儿进去我不会乱说话的,只不过没进去之前实在就没必要装吧。”

  男人眼底是风雨欲来的风暴,楚斯墨甚至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对这女人的态度太好了点,所以奚惜小觉得他根本不会拿她怎么样。

  见他不走,奚惜小抬脚往大门里走去,走了没两步男人就追上来扣住了她的五指。

  十指相扣,是恋人才会用的那种牵法。

  奚惜小想要抽回,五根纤细的指头被男人攥得更紧,无奈,只能敛去面上的不悦,装出乖巧懂事。

  “老夫人,少爷少夫人来了。”奴仆在门口道。

  “诶了,来了来了。”秦梅婉忙上前迎接。

  虽已经五十多岁,但她保养得极好,脸颊像极了三十多岁的美人儿,穿着一件印花旗袍,风韵犹存。

  门口,牵着手的两个人走了进来,奚惜小看见秦梅婉走过来,眉眼弯弯地一笑,甜美地开口唤了一声“妈”。

  她是很喜欢这个婆婆的。

  在和楚斯墨离婚后,秦梅婉私底下找过她很多次,说楚家对不起她,说自己养了个白眼狼,她入狱后到她面前来哭了一次又一次。

  “诶,快点过来坐,你慕叔叔都等不及想见见你了。”

  秦梅婉拉着她坐下,男人紧扣她的手掌这才松开。

  奚惜小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慕怀,两个人心思细腻的人,竟默契地相视一笑。

第9章 重生后首次对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