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章 是怕我做什么,还是怕你对我做什么?

    走了几步折了回来,红着脸说道:“斯墨哥,有空一起吃个饭吧,好几年没见了,有空你带我到申城逛逛呗。”

  奚惜小眼角扬了扬,明目张胆地勾搭她的丈夫,当她这个明媒正娶的楚太太是空气么。

  “有空再说。”男人吐出简单的几个字,慕怀垂下眸子,眼底划过一丝失望。

  “那好吧…”

  楚斯墨侧过头看向奚惜小,妖媚多姿的女人坐在椅子上事不关己地拨弄着指甲,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对他们的谈话不敢丝毫兴趣。

  感觉到有一道幽幽的视线擒着自己,奚惜小转过头果然就看见男人正定定地瞅着自己,目光深邃得像要把她吸入瞳孔。

  站起身往楚斯墨走去,望了望门外,“已经走了啊。”

  笑着看了一眼男人,莞尔道:“你不留一下人家?”

  男人眉心一蹙,葳蕤的狭眸生出不解,攫着女人精致的小脸:“我为什么要留?”

  “装,继续装。”

  奚惜小冷笑了两声,抬起葱白的素手抓了抓头发,转身往秦梅婉的方向走去,过不了多少时日她就不是她的儿媳妇儿,她得珍惜这最后的婆媳时光。

  一个小时之后,男人不耐烦了,置言自己明早上还有应酬,她要留在这就自己留在这,他先回苏园了,说完拨开遒劲有力的长腿就走出了大厅。

  奚惜小正想在这歇一晚呢,她是不想回去和楚斯墨唇枪舌战。

  “哎,你这臭小子!”

  奚惜小被自己的好婆婆拉着往外拽,走到门口,直接把她往前一推,奚惜小不偏不倚地栽到了男人的怀里,被男人的手臂揽住了纤柔的腰肢。

  “自己的媳妇儿,自己带走。”

  秦梅婉哼了一声,转身进了屋。

  奚惜小:……

  挣扎了一下要从男人怀里退出去,楚斯墨手臂一紧,箍紧了女人柔软的细腰,奚惜小被男人像提着个桶一样带上了车。

  那男人还绷着一张俊脸满不乐意的模样,分明她才是最不愿意的那一个好伐。

  ……夜晚十点,苏园。

  站在房间门口的奚惜小不知道是否该进去,昨晚她先霸占了床位,男人应该一晚上都睡的沙发。

  今晚若又让楚斯墨睡沙发,似乎不怎么合适,可让她去睡沙发,她也不愿意。

  犹豫时,楼下的男人已经走了上来,低头看着她脑袋上的发旋:“怎么不进去?”

  奚惜小转过身,目光看向一旁,开口道:“楚斯墨,我们分房睡吧,我睡另外一间主卧,这间留给你一个人睡。”

  “奚惜小,装得适可而止就行了,欲擒故纵这套对我没用,懂?”

  奚惜小:???

  哦,他以为她对他这态度突然的转变是欲擒故纵,自恋恐怕真的是一种病。

  奚惜小淡雅一笑,风轻云淡道:“是不是欲擒故纵,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去找管家拿钥匙。”奚惜小道。

  撤身要走,被男人扣住手臂,墨停在她波澜不惊的脸蛋上,冷笑:“你是怕我做什么,还是怕你对我做什么?”

  

第11章 是怕我做什么,还是怕你对我做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