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章 吃什么吃,他被奚惜小气都气饱了。

  正剥着虾的女人蹙起两道柳叶眉看着他。

  她好歹现在还是苏园的半个主人,不至于连个使唤佣人先吃饭后吃饭的资格都没有。

  且,他又没有提前说今天要回来得这么早。

  “哦,抱歉,我以为你和慕怀还在约会呢。”奚惜小不以为然道,将剥好的虾放进手边的小蝶里,又拿起另外一只。

  “没有人教过你说话不看着对方很不礼貌?”

  奚惜小手一顿,将虾放下,慢腾腾取下手套,掖起耳畔的碎发,抬眸看着男人深邃似谭的墨眸。

  “那又是谁教的楚先生,用杀人的眼光看着对方说话就叫礼貌呢?”

  这男人现在看她的目光,十分危险,活像要把她用眼神给凌迟了一样,不就是没等他一起吃晚饭,用得着这么大的煞气?

  “先生你先坐下吧,我去给你打饭。”

  看两人间气氛不对,毛阿姨忙上前试着打破僵局。

  “不用了。”男人喉腔一声冷哼,“我不吃了。”

  吃什么吃,他被奚惜小气都气饱了。

  “诶,先生………太太你看这……你劝劝先生吧,这晚上不吃怎么行。”

  “你没看见他看都不想看我啊,他自己不吃的,又不是别人逼着不许他吃的,毛姨你别管着他,饿死他算了!”奚惜小将一只虾塞入口中,恶狠狠地用力嚼。

  “还有,毛姨你以后不用叫我太太,还是像以前那么叫,叫奚丫头或者小小都行,反正别叫太太了。”

  毕竟都已经当不到几天了,而且到时候叫习惯了,人家慕大小姐来了,这一时间改不了口可就尴尬了。

  看她多体贴,都在为渣男贱女的后来着想了。

  “太太……你是不是和现在吵架了啊?”毛姨也不傻,奚惜小对楚斯墨的态度和以前太不相同,任谁都能看得出来。

  “没有。”奚惜小毫不犹豫地摇头,又漫不经心地添了一句:“我们根本就没好过。”

  当晚,许是因为将男人气到的原因,奚惜小心情大好,早早地就躺在大床上睡着了觉。

  从书房忙完走进卧室的男人进来就看见睡着的女人,被子被她掀开,睡着的小脸恬静柔美,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奚惜小含糊不清地梦呓着。

  雪腻的脸蛋埋在一头长发中,男人抬起骨节分明的手掌抚上她的脸颊,拨开几缕贴在她脸上的发丝。

  看见女人睡着的乖顺模样,楚斯墨不由得皱起了两道俊眉,他甚至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这女人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讨厌自己的。

  如果是从新婚那晚他拒绝了她开始,那他后来试着去接近她时——奚惜小表现出来的抗拒也是意料之外的大。

  是装的……还是你真的在讨厌我?

  看了她的睡颜半响,拉过一旁的被子替女人盖上,撵好被角,起身走进了浴室。

  两天后,奚惜小去了一趟聿迟浔的私人事务所,拿到了拜托他拟好的离婚协议。

  “你看一下里面有没有需要修改的,话说你真的选择近身出户?”

第16章 吃什么吃,他被奚惜小气都气饱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