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4章 慕家动手了

  她往楚斯墨斜了一眼:她不想。

  “哦。”

  看吧,这男人就是一只擅长伪装的老狐狸,只有她知道那副华丽的皮囊下装着的是一个阎罗的灵魂。

  兴许眼前最大的问题并不是慕怀,而是,眼前这个男人。

  ……奚家大宅。

  奚惜小装样子地挽住男人的手臂做出亲昵,敲响大门,门打开,清俊的少年微微一笑。

  “姐姐姐夫好。”

  十六的少年,已经初现翎羽,奚季有身上的西方特征比奚惜小更明显,鼻梁高挺,双目深邃,俊俏的五官分明,放到人群中就能让人一眼注意到。

  “我们家季有又长高了呢。”奚惜小抬起手拍了拍男孩的肩膀,奚季有已经有一米七七的个头,比奚惜小足足高出大半个脑袋,两人站一起倒像是兄妹。

  弟弟面无表情地拍开她的手,下巴往里昂了昂,示意二人进门。

  进门,奚惜小就松开了环着他的手腕,扑到母亲身上给了一个熊抱。

  徐樱是中西混血,皮肤白皙,头发微卷,东方女人的柔美和西方女人的性感并存,四十多岁的年纪有着四十岁女人该有的专属风韵。

  徐樱差点没兜住她,笑道:“小小是不是长胖了啊,都这么沉了。”说着她的手还在奚惜小腰上捏了一圈,奚惜小痒痒地躲开了。

  “没胖,我身上背着包呢!”奚惜小耸了耸肩膀,后背里是几本沉甸甸的专业书,一会儿用于给老爸讲道理,“爸呢?”

  “在书房呢,张姨,把老头叫下来。”

  “诶,不用不用!我上去找爸就行了。”奚惜小看向身后的男人,快步上前拉住他的手将他拽到沙发上坐下,笑眯眯说道:“老公,你就在这陪妈和弟弟聊会儿天哈,我一会儿就下来。”

  奚惜小娇俏地眨了一下左眼,不等楚斯墨说什么便迈着小腿往楼上跑去。

  走到书房前,抬手敲了几下门。

  “叩叩叩……”

  门打开,奚惜小咧嘴一笑,“爸。”

  “你丫头来这么快啊,进来吧。”

  她抬腿进入书房,奚汶枭将书房的门关上,书桌上,七零八落地摆放拟好的草合同。

  他走到书桌前坐下,拿起金边眼镜戴上,眼睛里闪过一抹暗色的光泽,和对面坐下的女儿沉声道:“我把合同从头到尾读了一遍,里面确实有些我之前没有注意到的问题,你看这一条。”

  父亲削瘦的指尖指到其中的一条。

  “这条上看着没什么问题,但是原料提供分明是由对方检验,在这一条里成了经乙方,也就是我来检验,我以为是无意间弄错了,却发现有其他好几处也是如此。”

  这就让人不得不深思了。

  奚惜小看了看父亲圈注的几个地方,都是出现在让人一眼晃过的条例中,常人根本不会去细看。

  那个慕翰海,心机可不是一般的深重,能相当的,怕是只有其女了。

  “爸,你以前和慕瀚海合作过吗?”

  “这倒没有,只是对方刚好抛出橄榄枝,我就顺手接下了,不过我记得与这位慕先生未曾有过交集,他这样做的目的,我很好奇。”

  他摘下眼镜,拿起一旁干净的眼镜布擦拭镜片,目光深谙莫测。

  

第104章 慕家动手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