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6章 挠她的掌心

  谁说得准呢,像楚斯墨这种表里两套的人。

  “反正这合同爸你就别签了,之后若是还有和慕瀚海有关的合作,你甭管其他的,去都别去。”

  “这是自然。”奚汶枭将面前的文件整理好,奚惜小帮着收拾。

  离开书房前,再一次被父亲大人强调别总是去猜忌楚斯墨。

  奚惜小听是听见去了,践不践行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楼下,几人讨论的话题全都在绕着奚惜小,奚惜小从楼梯上挽着奚汶枭的手臂走下来的时候,刚好就听到徐樱在说自己脾气差爱耍小性子让楚斯墨多包容包容她。

  红唇不乐意地往外一撅,这一家子人怎么都向着楚斯墨呢。

  “我脾气好得很好不好,妈你老是在背后造我谣。”奚惜小不高兴地走过来,小脸上的小情绪恰好暴露了她脾气的确是不怎么好这一点。

  茶几左边的沙发坐着母亲和弟弟,上方有一个单人沙发,是当家做主的父亲的,她能坐的就只有奚季有对面的楚斯墨旁边的位置。

  心间不怎么乐意,行动却很诚实地走了过去。

  刚坐下,还没来得及拉开和男人的距离,白嫩的手就被楚斯墨一把握住了。

  她偏头,星翰的眸子不明觉厉看了楚斯墨一眼。

  他敛眉一笑,从奚惜小的角度能清楚地看到男人浓密的睫毛,他垂眸的同时,眼皮往下一搭,带着睫毛都变得温柔了两分。

  指节,被他稍有力道地捏起来。

  落在其余人眼里,无疑是表明两个人关系亲昵。

  男人玩女人的手,在奚惜小看来,是种很晦涩的暧.昧。

  两抹红云从耳尖悄无声息冒出来,她想要抽回手,楚斯墨没给她这个机会,奚惜小鼓着腮帮子往男人熨烫得没有皱褶的黑裤上轻轻踢了一脚。

  奚汶枭轻咳一声,“还有小孩在呢,你们两个注意点。”

  奚惜小、奚季有:?

  怪她咯?

  他是小孩?

  楚斯墨淡漠地松开一只手,改换成了单手扣着她的手背将她的手纳在掌心,笑道:

  “爸说的是。”

  曲在女人柔软掌心中的手指,使坏地挠了挠,奚惜小感到痒意,细白的指尖微微一蜷,凛着明眸瞪向楚斯墨。

  楚斯墨哪里会怕她这点小脾气。

  徐樱叫张姨去张罗午餐,留两人在这吃饭,自己也去了厨房。

  聊天的主将离开,大厅一下变得安静,奚惜小如坐针毡,主动挑起了话题。

  “爸,公司里缺不缺实习生啊?”

  “怎么,你想来?”

  “嗯嗯,我现在除了每天几节课就没什么事做,又不喜欢去参加社团,闲得慌。”

  倒也不是闲,只是那些东西她都学过了一遍,比起再学一次,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她去做。

  “不如去斯墨的公司,来我这别人还说我给你开后门。”

  “我到他公司不一样是开后门啊,财务部有没有什么空闲一点的职位啊,你帮我安排一个。”她挑眉,毫无芥蒂地道明想法。

  这才是她的最终目的。

  —

  我今天提前一分钟更新了,夸我。

第106章 挠她的掌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