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6章 画

  这么说来,她一直都误会楚斯墨咯?

  楚斯墨和慕怀之间,是清白的。

  那岂不是说,他们两人之间发生的种种,都是后话。

  是不是……她赶在楚斯墨变心之前让楚斯墨爱上自己的话,她就能转圜故事的结局。

  这个想法一出,奚惜小自己都惊了一跳。

  她怎么可以,去试图和一个害得她家破人亡的家伙在一起。

  细小的情愫像是壁缝之中的藤蔓,夹缝求生,处处攀岩,疯狂地滋生,在悄然之中遍布了心脏的每个角落。

  有些连奚惜小自己都没办法原谅的感情,像冬后的种子,也跟着她,一起重生了。

  大厅里,陈玫英看楚斯墨身边没有其他人,怂恿女儿到他身边去站着,楚妙眼脸皮薄,红着脸直摆头。

  “你这丫头真是……”她怒其不争地皱了一下眉,起身拉着楚妙言往矜冷贵胄的男人走去。

  “大少爷。”单独和楚斯墨说话时,她态度极好,讨好奉承的好,一点没之前在奚惜小面前咄咄逼人的架势。

  楚斯墨掀起眼皮淡淡地扫了二人一眼,没应。

  “这是我女儿,楚妙言,站着干什么,还不过来跟你大哥打声招呼。”

  女孩满面羞粉地走过来,含羞带怯地看了楚斯墨两眼,娇滴滴开口:“大哥。”

  楚妙言生得清秀端庄,脸庞看起来没有什么勾人之处,胜在长得很干净,一眼看去就让人感到舒服。

  身后的母亲抬手猛然推了她一把,楚妙言没有心理准备,直直地往楚斯墨硬朗的胸膛上撞了去。

  楚妙言耳根子都是红的,羞得不敢睁眼,“对不起大哥,我不小心没站稳……”

  深敛的眉目没有多余的波澜,楚斯墨正眼看向她,眼神略带深意,一旁的陈玫英心头窃喜起来。

  半响,男人冷漠地推开她,薄唇轻启。

  “你孩子多大了,怎么没带来?”

  楚妙言变了脸色,唇瓣嚅嗫,表情难堪。

  “大哥,我还没结婚呢……”

  他漫不经心:“哦,年纪看起来不小了。”

  面前女孩的脸,被楚斯墨的话尴尬得满脸通红。

  没有哪个女人被说老会高兴的。

  站在一旁的陈玫英,也不知该说点什么好缓解气氛。

  楚斯墨沉着脸往旁挪开了几步。

  陈玫英扭腰走到老爷子面前,侧眸意味悠长地盯了两眼慕怀,笑道:“老爷,我今天可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你等会儿啊,可别被吓着了。”

  “哦,是吗,什么大礼?”

  她抬手拍了两下巴掌。

  两个身高八尺的大汉小心翼翼地抬着一副画卷走了进来。

  大厅中央的人主动腾出一片空地。

  画卷摊开,九只仙鹤在雾林之中盘旋飞舞,在如烟似雾的画卷上,鲜活灵动,栩栩如生。

  老爷子的喜好她早就摸得清清楚楚,对字画尤其喜爱,这幅画,花了她不少心思。

  老爷子笑得嘴合不拢,站起身要亲自去摸一摸那画卷,慕怀在一旁搀扶住住他。

  “好画啊,好画啊……”

  视线落到落款处,老爷子犀利的双眼闪过精光,指尖因激动颤抖起来,“这是……唐蹇大师的作品!”

第166章 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