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9章 睡了楚斯墨,楚太太就是她了(1)

  拿过镯子,秦梅婉握着她纤细的腕子将镯子戴进去,她腕子细,镯子戴上去松松垮垮的,垂在白皙的手背上,很容易让人看到。

  秦梅婉将她揽到怀里抱住,拍拍她的肩膀,认为奚惜小多想是因为先前看到老爷子对慕怀的刻意偏袒。

  有这个原因,不过并非全部。

  “不要想那么多,我看得出来,斯墨对你和对别人不一样,那孩子是真的喜欢你。”

  奚惜小埋在她的肩上点头,有滚烫的泪水顺着鬓角没入发丝。

  入夜,大年三十的整座城市都沉浸在新年的欢呈中,家家户户都是新年的和气欢乐。

  夜晚十点,晚饭之后,奚惜小在楼下楚一一聊了会儿天,困意来袭,起身准备上楼回房间。

  一只手从旁伸来拉住了她的手,奚惜小困倦地转过头,看到陈玫英挂着和蔼伪善笑意的脸。

  “你……干嘛?”

  奚惜小拨开女人的手掌,对她突来的善意怀有警惕心。

  “现在时间还早,你要去哪儿?”

  “我去睡觉啊我去哪,你别拉着我。”

  奚惜小防备地看着她,往后退了两步,陈玫英笑着往前跨来,丝毫不见外地挽过她的胳膊,笑意盈盈开口:

  “才这么早,不急着去歇息,陪我们打会儿麻将吧,我们那儿刚好还缺一个人。”

  只是……打麻将吗?

  侧过头,奚惜小狐疑地看了眼她。

  陈玫英咋舌,做出大度谦和的样子,“你还在想白天的事啊,姑姑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大过年的谁记些仇啊真是。”

  呵呵,不好意思,她奚惜小就是记仇。

  这女人白天讽刺她的话,她可是清清楚楚记着呢。

  女人也不管她冷漠的神色,自顾自拉着她到桌上坐下。

  看了下时间,罢了,奚惜小心想着,大过年的,就多玩一会儿吧。

  找下人要了一杯咖啡,心无顾忌地加入了这场娱乐。

  卧室,皎洁的月光从窗户投入室内,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拉过窗帘,将月光隔绝开。

  洗完澡的楚斯墨笼着黑色的浴袍,清冷如玉,一手拿着毛巾擦拭着湿发,长指划过手机屏幕。

  这么晚了,那女人怎么还没上来?

  他回房间之前还特地叮嘱了奚惜小早点回来,那丫头是不是又把他的话给当耳旁风了。

  幽深的夙眸一暗,将毛巾随手丢进浴室,拿出手机给奚惜小发了条短信。

  回得倒是挺快。

  [我在下面打麻将,已经赢了三万多了!我再玩一会儿,你要想睡的话就先睡吧,我自己会悄悄回房间的。]

  他按了按眉心,奚惜小真是找着法子让他不省心。

  指尖在额上轻轻刮了一下,很热吗……他怎么起汗了。

  手指头温度也高得不像话,奇怪,他也没发烧啊。

  楚斯墨甩了甩头,嗅到空气中一股淡淡的异香。

  另一边,慕怀正徘徊踏步思考着要不要去斯墨哥的房间门口道声晚安,视线不经意地瞟到匆忙从她身后走过的楚妙言。

  她记得这个女人,白日故意往斯墨哥怀里摔去,心机深得很。

  上前挡住她,看了眼她手里端着的鸡汤,又看了眼她准备去的方向。

  冷脸质问:“你端着碗鸡汤是要干什么?”

  “我自己喝啊干什么。”楚妙言避开她的眼神。

  端着托盘要往里面的走廊走去,慕怀杵着身子不让她。

  

第169章 睡了楚斯墨,楚太太就是她了(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