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70章 睡了楚斯墨,楚太太就是她了(2)

  “这一条走廊全是楚家嫡系子孙的房间,你房间又不在这边,你端着鸡汤往这边跑做什么?还慌慌张张的。”慕怀眸中噙着淡淡的寒意,质问她,“你是不是想去找斯墨哥?”

  “我……”

  楚妙言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想起母亲和自己说过的话,抬头正视慕怀。

  “我给大哥送碗宵夜过去,有问题吗?”

  她是楚家的人,何必怕一个外人。

  抬手碰了一下鸡汤,还是热乎的,楚妙言开口叫慕怀让开:“再等一会儿鸡汤就要冷了,麻烦慕小姐让我一下,谢谢。”

  她不卑不亢,和慕怀说话全然没有白日在楚斯墨面前的慌张无措。

  慕怀勾了一下唇。

  果然,这个女人,是喜欢斯墨哥的。

  想也不用多想,慕怀抬手就要抢过她手里的鸡汤,“不用麻烦你了,我帮你送过去,会特意告诉斯墨哥这是你送的。”

  楚妙言哪里会同意,这个时候让慕怀去,岂不是让她白捡一个大便宜,想得美。

  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她必须把握住。

  “不用,我们楚家人,我们楚家人关心就好。”

  楚妙言的指节因紧扣着托盘而泛白,脸上没有半分让步的表情。

  同样地,慕怀也抓着托盘半分不让。

  两人僵持着,谁也不让谁。

  不行,再这么耽误下去可不行。

  楚妙言咬了一下唇,大着胆子往慕怀穿着拖鞋的脚背上用力踩上一脚。

  得罪就得罪吧,等她把大哥成功睡到之后,她就是想报仇也不敢。

  “啊——”

  脚被踩痛,条件反射地缩回了手,慕怀狼狈地蹲下身捂住脚趾头,疼得呲牙咧嘴。

  她回头一定要让父亲把这女人削了才解气!!

  身后,楚妙言讪讪一笑,端着盘子从她身后离开。

  算计了她,还想跑?

  忍住脚上的痛,慕怀站起身快步上前,对着楚妙言的后背狠狠一撞。

  鸡汤全部洒在了地上,还溅了楚妙言一裤脚。

  气愤地转头瞪着慕怀,等她当上楚太太了,第一个收拾的一定就是这个姓慕的。

  白瞎了那么和善的一张脸。

  汤已经全洒了,重新再打一碗也来不及了。

  她现在回房间换条裤子的话,房间里熏香的药效应该能够敌过这鸡汤里的药效了。

  想着,楚妙言一根筋地往跑回自己的房间里换衣服,遗忘了身后泼洒在一地的鸡汤以及正眼神诡谲看着她的慕怀。

  收回视线,慕怀又虚眼看了眼幽长的走廊。

  有蹊跷。

  一旁走过下人,她吩咐下人收拾好地上的残局,动了动疼痛的脚趾头,迈腿往斯墨哥房间的方向走去。

  停在门口,抬手敲了下门,里面没人应。

  她刚才看到奚惜小还在下面打麻将,现在房间里应该只有斯墨哥一个人,壮着胆又敲了两下。

  依旧什么动静都没有。

  疑惑,慕怀将耳朵贴到门上打算听一听里面什么情况。

  刚贴上,门措不及防地开了。

  一只遒劲有力的大手将她拽入了一片漆黑的房间中,她张口想叫,被身前男人肆冷的唇以吻封缄。

  夜色中的黑色瞳仁骤然一缩,这个气息……

  

第170章 睡了楚斯墨,楚太太就是她了(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