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9章 无法冷静

    “真想现在就要了你。”

  奚惜小听得出他语气里的隐忍,以及,她一直都感受得到的楚大总裁热烈兴奋的某一处,小脸早已涨得通红。

  楚斯墨埋在在她馥郁馨香的颈窝里恋恋不舍地亲了几下,抬起脑袋,不由分说地丢开她身上的毛毯,拿起衣服正儿八经地帮她穿上。

  好在楚斯墨没有要在这里做坏事的打算。

  换上新的礼服,楚斯墨帮她把头发吹干,两个人重新回到大厅,已经不见慕怀的人影。

  溜得倒是挺快。

  身旁,楚斯墨修长的指中托着两杯红酒,一杯往奚惜小递来,用眼神示意她接过。

  奚惜小弯弯的眼眸看了楚斯墨一眼,眼里酿开一记笑。

  有过好几次喝酒误事的前车之鉴,她这回儿可不会再犯蠢了。

  哼,以为她看不出来他心里的那点小九九。

  “我才不喝呢,你就是想把我灌醉。”奚惜小戳破楚斯墨的心思,伸手从桌子上拿起了一杯饮品,笑着晃了晃,“我喝这个。”

  楚斯墨脸色微沉。

  果汁是专业的饮品师做的,甜度刚好,一股浓浓的奶香气息,喝到底还有一层新鲜的芒果丁,一杯喝完,奚惜小没忍住又拿起另外一种口味的尝试起来。

  感觉光喝这些饮品就能饱,等会儿都用不着再吃饭了。

  几杯下肚,想要小便,走到楚斯墨身边小声询问卫生间的方向,楚斯墨给她指完路摸摸她的脑袋让她早点回来。

  一旁,单池挑着眉梢不禁发出揶揄的啧啧声。

  楚斯墨淡淡看了他一眼,开口:“唐家小姐呢,怎么没见她人。”

  脸上戏谑的笑意未落的单池脸色突然一沉,捏住手里的酒杯昂头一饮而尽,不答他的问题。

  楚斯墨扬眉,“又吵架了?”

  “别跟我提她了。”单池置下酒杯,拿起了新的一杯。

  楚斯墨勾勾唇角,不语。

  时间退回到半个小时前。

  慕怀窘迫地从宴会上逃离,在门口等待了一会儿,很快,慕易就开着车来了。

  慕易是孤儿,从小被慕瀚海从孤儿院带回来收养,养在慕怀的身边当她的手下,他是她所有手下中对她最忠心的,也是慕怀最信任和亲近的手下。

  坐上车,车座上放着一套她让慕易备好的干净衣物。

  拿起衣物,慕怀在后座上把湿哒哒的礼服脱下来换上干净衣物,没有避讳坐在前排的男人。

  换好衣服,拿出手机给慕瀚海打了个电话过去。

  “爸,你能不能快点动手,再这么耗下去,斯墨哥肯定会爱上那个女人的!”

  不知道是因为过年在楚家发生的那件事,还是因为奚惜小的原因,总之慕怀能清楚地感受到,斯墨哥现在对她的态度,是越来越冷淡了。

  她现在还要时不时就要看到自己喜欢的男人跟别的女人秀恩爱,这让她怎么能够平静得下来。

  “不是我不想动手,乖女儿,现在不是时候。”

  他没办法跟慕怀说,楚斯墨多半已经猜到当年他父亲的死出自自己的手笔,他前段时间的意外,跟楚斯墨必定脱不了干系。

  他在盯着奚家,楚斯墨必然也在盯着他。

  “那到底是还要等多久啊,要是等到奚惜小怀孕了,我和斯墨哥可真的就完了!”

  

第209章 无法冷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