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0章 狼与白兔的故事(1)

  “啊,”奚惜小小声地惊呼一声,“我知道你的,我弟弟很喜欢你,他对服装设计这一方面很有兴趣,不知道褚先生能不能……”

  她眉眼弯弯地一笑。

  褚应黎会意一笑,抬手抖了抖烟头的烟灰,从胸前的口袋里抽出一张黑色烫金的名片,站起身弯腰递给奚惜小,“上面是我的联系方式,嫂子弟弟想要联系我的话,随时欢迎。”

  “谢谢褚先生。”

  “不客气。”他绅士一笑。

  奚惜小身上穿的是裙子,没有放东西的兜,拿着手里的名片斟酌了片刻,决定揣到楚斯墨的裤兜里,塞了半天,没有找到兜的入口。

  男人黑着脸低眸看下来,“你在摸什么?”

  楚斯墨说得不大声不小声,桌上的人刚好都听到,奚惜小害臊地尬了个大红脸,小声地唇瓣嚅嗫:“我没摸你,我没有兜,想让你给我揣一下。”

  她握起粉拳往楚斯墨大腿上砸了一拳。

  他压低嗓音,勾着唇畔哑声:“那你跟我说就是了,在我腿上摸来摸去做什么,想揩油?”

  奚惜小生气地瞪了他一眼。

  这男人现在说话真是越发地厚颜无耻了。

  “行了,你俩别打情骂俏了,让我们今天的主人公多难堪啊。”一个年轻的男子端起手里的酒低声笑道。

  “我无所谓啊,别扫了楚少撩妹的兴致呀,我还没看够呢。”唐晚晚笑着,一点没有分手之后的哀伤难过,反倒像是心情格外明媚的样子。

  话落音,就被楚斯墨冷眸斜了一眼。

  哇,这也太记仇了吧。

  她不就是上次在奚惜小面前说错了一句话,到现在竟然都不肯给她好脸色。

  不亏是好兄弟,和单池那家伙果然半斤八两。

  “你俩这次又准备闹多久?”褚应黎黏灭手里的烟,把烟头丢到了烟灰缸中,漫不经心的冲着唐晚晚开口。

  显然,对于唐晚晚和单池的事情,几人已经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

  唐晚晚一个冷眼丢过去,“你能不能别一副看小孩子过家家的样子,这次是真的,而且……还是他甩了我呢。”

  她幽怨地叹了声气,纤白的手托起面前的红酒嘬了一小口,眉眼间的神情依旧淡淡的,透着冰山美人专有的清冷疏离感。

  奚惜小对两个人的故事颇好奇,但今天这个以分手为主题的宴会问这个显而易见是不大合适的。

  她忍住没有问。

  从几人的谈话间,大致了解到分手对是这两人的家常便饭,两个人是青梅竹马的恋人,高中的时候就在一起了。

  说实话,奚惜小还挺羡慕这种一路走来的爱情,整个人生都有对方的足迹,想起来都觉得很美好。

  饭间,几个人你一句祝福我一句祝福分手,把唐晚晚成功灌倒后,给单池打了电话告诉了地址让他过来把人接走。

  奚惜小也跟着楚斯墨回了苏园,回去的途中,向他询问起唐晚晚和单医生的爱情故事来。

  “他们俩没什么感人淋漓的故事,就是两个人都作。”

  “……”背着别人这样说人家真的好么。

  “你要想听故事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讲一个。”

  楚斯墨打着方向盘,轻佻地看了奚惜小一眼。

第250章 狼与白兔的故事(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