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耄耋之寿1

  泰国曼谷,东南亚风情的石刻拱门上爬满了藤蔓月季,被巧手匠人刻意修整着顺延拱门线条而长,在拱顶部位缠成一个浑圆的花球,取双龙戏珠的好兆头。暗金色的门扇洞开,不时有豪车进进出出。

  一个满头白发清瘦修长的老者正满面笑容的接引着客人,细看他的着装,笔挺的西装,胸口别一枚“一字”形胸针,金灿灿的针尾赫然镶着颗豆大的圆滚滚的猫眼,身形移动间,猫眼的光带竟跟金针的光泽神奇地处于一线。只看它便可判定这位老者绝非是陈府寿宴的工作人员,陈家再豪,也不可能给一个管事帮佣配戴如此珍品,更遑论他那一身迥异于工人制服的着装。

  “爷爷?!”看到前来接引人员,一位刚下车贵气逼人的美貌女子分外吃惊,显然她没料到会在这里遇到老者,挽着男伴的手不自觉地发紧,见身旁擦过客人目露探究之色,女子脸色发白,看向男伴的眼睛竟隐隐有了雾气。

  “爷爷,真真许久没见您老了,自是想的紧。”轻拍了下女子的手,男子晴朗的眸子里柔和温暖。

  满意地揪揪孙女脸侧的长卷发,老者看向江长坤的眼睛里满是深意:“丫头还是这么小孩子脾气,长坤你可要多多照拂些她。”

  “阿东,阿东呢?!怎么让山伯帮上忙了,要你们何用”一个身形肥硕的中年男士一叠声地赶了过来,头发梳得一丝不乱,丰润的下巴因着走动而轻颤,紧随他声音而来的管事模样的男人一脸媚笑:“君少爷,您教训的是,刚老爷有要紧事找我,是我疏忽了。”

  “舅舅……”江长坤和陈贞真跟陈心君打着招呼。陈心君是陈心念的胞弟,在陈家的企业里做了个挂名董事,志不在此的他根本不愿理公司庶务,自己成立了一个影视公司,作品没见几部,倒是旗下网络了一批美女,每天穿梭于莺莺燕燕间好不惬意。

  陈老爷子陈重的90大寿,自然是长房陈知文来打理,作为长子嫡孙的陈心君这几日忙里忙外,统领众管事帮佣,自有当家人的威势。此时他拧着眉,端着膀,笑嘻嘻地跟外甥颔了个首,便要把阿东交由山伯处置。

  “无妨无妨,迎来送往本就是我少时做惯了的,今天老爷子大喜的日子,权当我尽份心力了。”山伯面上郑重敛色,看不出悲喜,陈心君一时语塞。

  “家山哥说的哪里话,什么少时老时的,不管什么时候,您都是我的大哥,是老爷子的亲亲义子。”陈知慧适时出现,上前如小妹般挽起了陈家山的胳膊,瞥见一旁的江长坤夫妇,愈加亲热。“长坤和真真,赶快扶着你们爷爷,太爷爷在大书房里等着你们呢,在客人都来前,咱们自家人先陪着老人家吃碗体己的长寿面。”

  簇拥着陈家山走向厅堂,陈知慧回头轻飘飘地嘱咐了侄子一句:“阿东怕是做久了惫懒,明个让你父亲再物色个好的来……”

  陈家老宅有三栋独立别墅呈“品字形”分布于这片背山倚湖的坡地上,前边最大最富丽的主屋由长房住着,后边左侧雅致朴拙的那栋便是陈老爷子陈重的颐养居,右侧一股子简约现代风的栋屋充作了不嫁女陈知慧的绣楼。陈老爷子的另外两个儿子住在别处,逢节庆才会回来聚聚,其他时候自有自己的一堆事物需要打理。今天的生辰宴,主场地设在大房楼里,一些个重要客人关系亲近的人才需到老爷子的居处请安问候。

  老爷子跟自家人吃了寿面,到主屋宴会场地露了下面便回到自己屋里休息了,90岁的人了精神不济,况且小一辈们也有自己的交际,自己在那,都不自在。朦胧间,感觉身上多了件东西,陈老爷子睁眼,看到陈家山恭敬地守在紫檀榻边正给他盖毯子。

  “哎吆,真老了奥,本想着这样歪歪歇会,还真睡着了。”

  “家山打扰义父了,我这就出去,您再养回神,毕竟,还要等宗门礼仪总制前来道贺呢。”

  “哪听来的,宗门里的事,我等可不敢妄议。家事都一团乱,我老头子还敢肖想宗族啊!”示意陈家山扶起自己,陈老爷子一身庄重地坐在了沙发上。

  “我刚才教训了知文,你别往心里去。现下,你也是家门司长了,咱们陈家往后,还得靠着你跟知慧啊,你们要好好扶持。”陈老爷子说得语重心长。

  “家山岂敢,陈家还有知文、知章、知通呢,”

  “他们,但凡有个能堪大任,能振兴陈家的,我何必难为知慧呢。知慧,很苦,家山你可要多多助她啊。”

  “义父放心,我定会全力支持知慧这个财金总制……”

  “那我先谢过家山哥哥了”言笑晏晏间,陈知慧牵着陈贞真的手走了进来。

  “贞真,到太爷爷这来,刚才吃面的时候没仔细看你,我们贞真可长成大美人了。”陈老爷子拉着陈贞真的手一通打量,“知慧,刚才我也没得空跟心念、平盛多聊,告诉他们,我的话,不管他们江家搞几房几祧的,就是不能委屈我们贞真。他们真要出格了,我们陈家可不答应,陈家的孙女,不是任由人欺负的,婆家也不行。”

  听了老爷子一番话,陈贞真原本忧愁的脸上,顿时有了喜色,陈家山的眼中也有了欣慰。

  “贞真,没事了吧,先回前边去。”陈知慧应是有事要说。

  “姑婆,我不去,见到我,他们又要说什么长坤平妻的事情,他们都是故意的。尤其是那些新加坡来的张家的人,还老是嚷嚷着有厚礼要送太爷爷……”

  “张启明也来了?!凡来的都是客,不可怠慢。”

  “嗯,知道了,父亲,刚才已经派人去接穆野夫人了……”

  “义父,夫人既要来了,我就不打扰了,贞真我们先去前边”陈家山很知趣地准备带孙女退下,见孙女还是一脸的不愿,便有些不悦。

  “既然贞真不愿去前边,不妨让她去我那里躲躲吧。”陈知慧大方地让出自己的地盘,陈贞真如蒙大赦地挽着爷爷走了过去。

  看着陈家山祖孙俩离开,陈知慧坐到父亲榻边,脸色没有了刚才的云淡风轻,却上了一层愤愤的薄愠。陈老爷子看着女儿,也不说话,愣怔了一会,陈知慧似乎想起了什么:“家山哥哥,似乎有事情吧?”

  “他啊,怕是担心自个的孙女。他们一家几辈子才熬出来这么个嫁入高门的金凤凰,偏又出了个什么‘平妻’,也不知道这个林澜苍打的是什么主意。”

  “什么主意,不过是跟那起贱人制口气。”

  “真的只是制气?莫非是怕平盛和心念把持了江家……”陈老爷子一辈子的斗争经验告诉他,林澜苍此举没有那么简单。

  “人家江家的事情,我们陈家操哪门子心,她林澜苍怎么调弄,那自是她的本事,就是这下子夺了心念的管理权,难不成陈家就活不下去了?!什么时候陈家男人顶门立户了,不想着从女儿们身上搜刮聚敛了,陈家才算是真站直立正了。何若现在,磨苛着姑娘们,扬陈家的赫赫威名,当别人家都是傻子吗?!”话已说开,陈知慧索性放下了平日的持重,心里的委屈郁结愈发上涌,眼泪如冲破溃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见幺女这样,陈老爷子一时慌了手脚,索性陪着女儿哭了起来:“为父知道委屈了你,耽误了你一辈子的大事,你那三个哥哥,不说他们。其实,归根结底还是父亲的不是,没有教养好他们,致使他们一个一个不堪大任,带累了妹子替他们收拾残局。罢,罢,我陈重真是苟活90岁……”

  想到今天是父亲90大寿,宾客众多,陈知慧连忙止泪,进洗漱室收拾了一下,走出来正看到父亲偷偷打量自己,她心里冷哼了一声,面上却缓和了不少。

  “我刚才吩咐了下去,让大哥明天就把那个阿东和一堆帮佣辞了,家里也用不了这么多人,临时有宴,满可以找酒店。现在都什么年月了,自从60年前华族废止奴籍,父亲看哪个家族跟陈家似的蓄养帮佣的?没得让人觉得骄奢太过!怎么还想再养出个陈家山,陈家山那是祖上几代便是陈家家奴,华族谁不知道,所以他即便是退了奴籍,也改变不了奴才出身的卑下,若要在华族门阀间走动,只得可劲把着陈家。可现在呢,奴籍早就费了这么多年,哪有安心做奴才的人,只怕是养出一批白眼狼,生吃活吞了陈家!”陈知慧说得痛心疾首,她实不明白如此浅显易见的道理,怎么陈家男人还是视而不见。

  “依你,依你,明天就让知文去办。”

  “父亲先别忙,还有大事呢。张启明是什么人,父亲应该很清楚,他也不过是李家的爪牙,李家图的是什么,您也清楚,不外乎是华族家主的位子。现下来看,这家主之位,不过是这几年的事情了,是他还是我,就看父亲您的选择了。”陈知慧语气平缓,却让陈老爷子有了咄咄之感。

  “老家主说过,下任家主当为女子,他是争不过你的。”陈老爷子喃喃自语。

  “所以,父亲就着意培养我,为着就是这个位子,您觉着这样就能振兴陈家了?!恐怕没这么如意。鹿死谁手先不说,您还是劝着您的好儿子们先把平盛从大陆拆借来的救急款还上吧,毕竟,现在产务总制不是我,张启明想下手,随时都可以。”

  说完这些,陈知慧起身往外走去,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再为陈家男人操心了。就算把她压干碾碎挫骨扬灰,也喂不饱这群安享富贵不事生产的二世祖。

第五章 耄耋之寿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