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各自肚肠

  陈氏庄园外5公里处,前后飞驰着两辆劳斯莱斯。

  吴驭离、熊飞、聂禽三人坐在后一辆上,三个人正聚精会神地看着车载电视,屏幕正并列放着两个画面。

  “停!”三人齐声,左屏幕定格在了一个男人托物转身的瞬间,右屏幕则是一个面具人在旋转踢踹。

  “慢镜头,对,慢~慢~”熊飞一边定格着画面,一边拿着一个键盘样的控制器一通忙按,然后屏幕出现一系列画面细节和数据展示。

  “看看看,老大,禽兽,咱们找的就是他,这个阿力,毫无意外,他就是上次在安卡拉阻击截和的那个头。”

  “大熊,废话少说,干货。”另两人也深以为然。

  “三个关键,旋转时腰部技巧,用力角度,还有出手时的重心位移。不用看脸,只要这三点对上了,就是出自同一人,除了同一个人,是不可能如此精确重合的,肌肉的记忆,是种潜意识,大脑乔装掩盖不了。”熊飞简短解释。

  “嗯,就是他。”一直没有存在感的司机左狼恨恨地道。他现是吴驭离的亲侍,在堡门已超20载,内外门均出过值,从未失过手。没成想阴沟里翻船,本来简简单单的族人交接,武力值可说是外门任务里的最低档,却被来历不明的一帮人搅了局。

  “你确定?!”熊飞习惯性确认。

  “确定!!我是粗人,不看数据,只认打,他那几下架子,肯定是一个人。自从上次给外门丢了人,我就发誓,一定宰了那崽子,现下找到人了,离少,您发话,我左狼绝对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不急,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但我可以答应你,早晚交给你处置。从他出手特点来看,他应该是美洲禅修派训练出来的,左狼,盯死他。”

  “嘟嘟~嘟嘟~”电视屏幕下的一个红色按钮不断闪动。三人交换下眼神,吴驭离沉着地示意熊飞接受。

  “说吧,小家伙们,该配合的我也配合了,结果呢?”屏幕上的穆野夫人依旧气定神闲,隔着晶体元件都能感觉到那股春风拂面,虽然她本尊目前是在前面车上。

  “呃,三年前我们外门向内门交接江小姐的时候,先于内门出现的搅局者,现在可以确定就是今天跟在张启明身边捧佛的那个大力。”熊飞向夫人汇报结果。

  “果真是他们那边的?!证据留好”穆野夫人一顿,“那个聂禽,在陈家我好像没见到你吧!老实交代,藏哪去了?”

  “我这不是领您跟家主命令,全方位侦查吗。您、离少、大熊在明,我不就得在暗。那个,你们在明处查探张启明的时候,我在陈总制绣楼里的排气管道里监视一个神秘人呢。具体情况我还没跟离少汇报,现在就一并看看吧。”

  如此这般,聂禽细无巨细、图文并茂地介绍了自己的见闻,尤其在说到自己猜测神秘人出身堡门时,他明显看到了穆野夫人的疑虑加深,而离少则是锁眉深思。

  “山雨欲来风满楼”穆野夫人叹气:“聂禽,那个人接到消息大约是什么时间?“

  “22点29分”聂禽有精确的时间标记。

  猛然间吴驭离和熊飞想到,那个时间段,因为要给聂禽争取时间,夫人正好由陈知慧陪着。

  “恐怕这几年,华族不会太平了。你们思虑很周到谨慎,没受我跟宗主影响,看来,陈知慧这边也不是全然无辜,她在那个点正好出去了一趟,不过也不能就此咬定跟她有关。”

  “都先到这,记住,事关华族族训,不可轻言隐私,今天所有的消息,非正经得来,决无可能程控。刘毅仁那小子,少联系,别落了有心人的口实,江平萍跟他在一块,目前来看可能最安全稳妥。”

  想了想,穆野夫人对上吴驭离迟疑的眼神:“你们也别灯下黑,堡门里面,多留心。比起家门,堡门更容不得异心人。”

  四人沉默,都感觉到了危险的靠近。

  “那个,聂禽,我把你研制的武器运用的效果还不错吧。”开车的左狼率先打破气氛,想到张启明的狼狈和那个该死大力的吃瘪,他心里舒服很多,脸上微有些嘚瑟,等待着其他三人的夸赞。然而事与愿违,另外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皆是一脸茫然。

  “砰……”对于三人的迟钝,左狼翻了个白眼,嘴里发出单个提示音。

  “大叔,原来是你做的手脚啊,我还以为是天助呢。你把破坏弹放到了红酒里,又设法背后,嗯~”做了个轻推的动作,熊飞立刻明白过来,快速建立事物联系是他的专长,。

  接下来是聂禽,因为出发的时候,左狼找他要过破坏弹,自觉没什么杀伤性,且用后不留痕,就顺手给了几个,没想到还真派上了大用场,间接暴露真凶。

  “让他姓张的狂,敢拿我们堡门玩笑,不灭了你,是我左狼懂规矩。这个浑人,哪天跟大力,一块收拾了。”

  吴驭离低头闷笑,他猛然发现,一直严肃不苟的狼叔有被他们三个带偏的迹象。

  此时,他们身后2.5公里处,一辆加长林肯不紧不慢地行进着,不理会旁边呼啸而过的各样豪车。车内宛若一个小型会议室,大力从酒柜的冰桶里拿出一瓶香槟,趁着醒酒的功夫,仔细端详着酒身。

  “再看也看不出花来,你即使现在凑齐碎掉的酒瓶渣,也看不出问题来,爆的那瓶酒应该是被吴家人动了手脚。”

  说话的是个50出头的男士,白净长方面,利落的寸头,一身简单的西装得体低调,跟旁边隆重华丽的张启明相得益彰。

  大力笑而不语,轻轻摇着酒杯,看着琥珀色的液体在光滑修长的杯体上如舞裙般拂过,然后静落,鼻尖马上闻到果酒本真的香醇。

  “李董也发现了,只可惜我还是晚了一步,没有救下观音像。”大力恭敬地把第一杯酒递给这个李董,然后才轮到张启明。显然新晋张总制没有异议,偷瞄向他的眼里,有那么一丝惶恐。

  “没救下正好,没听见穆野夫人的话吗?!那是个‘不吉之物’。”说到“不吉”二字,李董着重强调,眼睛似有所指的瞄向身旁。本就忐忑的张启明早已额头冒汗,心头砰砰,眼皮也跟着一跳一跳,喉咙更是发紧发干。

  “不是,不是,那个,荣少,我就是觉得宗门太抬举他们陈家了,还一而再地打压咱们李家,启明就想着要来给他们添些乱,事前也没来得及……”

  张启明边觑着李董的脸色,边捏汗谄笑,他很清楚眼前的男子李正荣是个什么角色,身为李大当家李立光的接班人,喜怒不形于色,明里越是云淡风轻,暗处愈是狠辣凌厉,外人都不会料到这个外表绅士谦和的洋派人物,动起手来比最粗鄙的打手还要暴虐。随着狮城的立国自强,李家在华族的地位便也跟着水涨船高,很快就与罗、江、陈家并立。李家与他们三家不同,身上少了许多宗亲江湖味,为人处事也更为西方制式,华族间的人情走动向来寡淡,自己就是笃定这点,才自作主张地单以自己总制之名出来走动,不成想出了这个乱子,只是不知道今天这位辣手荣少会怎么处置自己。

  一阵沉默,李正荣只是紧紧地盯着手里的酒杯,似乎完全没在听张启明的辩解,直到眼前人汗流浃背了,他才轻描淡写地安慰:“我还什么都没苛责你呢,启明不必这样。你现在是家门的总制,大可多出来走动,也好拉拢人脉。”停顿了一下,他接过大力正好递过来的新酒,继续道:“当然,你也别怪大力私下告诉我你的行踪,他也是怕事情不好收拾。毕竟你在华族根基尚浅,又居此高位,嫉妒打压你的人多的是,他找我来就是以防万一。”

  听到荣少提到自己,大力心头一颤,面上却是波澜不惊,自顾自地递给张启明酒。果真就对上了上司杀人的眼神,大力一阵苦笑,你我都是别人掌中物,何必相煎太急呢?!荣少简单的权术制衡,明眼人都能看穿,可就偏偏自己这个名义上的上司,号称是数学天才、金融才俊的张启明不明就里,见套就钻。想你张启明都把事情做的这么惊世骇俗了,我能不赶紧报告荣少吗,你以为全场就只有我这个明面上的眼线吗?!

  看到两人的反应,李正荣安抚道:“大力早就跟我建议过,让你这个张总制多私下活动,好堵了族内众人的嘴,为你以后登顶家主之位多些助力。”满意地看到张启明眼里的欣喜,他继续许诺:“我们是一个团队,只要李家势力大成,大家都会各得其所皆大欢喜。”

  “可是,明显,宗主是支持陈知慧的,我还能争过她!您是没见,那么一个碧翠的翡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给了她,这不是暗示嘛,族中人会怎么想?!”张启明刚起的希望不免被现实浇灭了几分。

  “翡翠是镶在她的徽章上吗?不是,只要还不是,你就有希望。谁说翡翠是家主专用的?!穆野夫人不也说了吗,只要不在徽章上,谁都可以用。你不还送白玉和墨玉了吗!也没见谁要惩处吧?!”

  “不过,要说我生气的话,我还是气你今天送什么带墨玉的像,要送就送个全白的。墨玉,吴家的人少惹!没了吴家,宗主就是没牙的老虎了,我们还怕他什么?!你们都记住,不要轻易惹吴家。”

  淡定的大力悠然开口:“吴家,也没那么可怕,今天来的离少,好像有个特别得宠的后妈和哥哥吧,堡门也不是那样铁板一块。”

第八章 各自肚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