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同事关系1

  真应了秦淑女士的话,一切进展都很顺利,两个胚胎全部成活。待两个月后,胎心稳健,方圆没有任何不适反应,经过多次争取,方圆两人终于返回了深圳,林老夫人的本意是让方圆直接回鼓浪屿待足十个月,直至顺利分娩。对于这个提议,方圆坚决不答应,她放心不下自己刚刚展开的事业,在几次沟通后,老夫人和她各退一步,商定在方圆6个月前可以适量工作,若中间有不适出现,就必须马上放下工作修养。考虑到双胎后期的危险较大,方圆同意6个月后彻底休假。

  为了照顾方圆,林老夫人特地把离平安大厦近的一套物业送给了她来住,还配备了一个保姆负责她日常的饮食起居,母凭子贵,方圆真切地感受了一把。自己东西本来就不多,把贴身衣物一收拾,回深第一天,方圆就搬了家,秦助理安排好她后,便急急地赶回了林老夫人那里。

  “方小姐,这是您的便当,中午的时候吃。”下车的时候,驾驶位上的宋妈递给方圆一个手袋,里边是精心为她准备的午饭。据秦助理介绍,宋妈年轻的时候照顾过自己名义上的公爹陈平世,后来听林老夫人说起方圆,便主动提出过来陪着。她现在已近70来岁,开起车来却四平八稳,为了避免过早引起非议,方圆便在离平安大厦2个路口的地方下了车,目送着方圆悠然过了马路,她才静悄悄地离开。

  看着熟悉的物、事、人逐渐出现在眼前,方圆突然有了一丝不一样的感触,这种感觉以前从未有过。记得每次的离开,回归时莫不是诚惶诚恐,哪有这般的兴奋和期待,也许这就是肚里有货胆气壮吧,心里想着,方圆不禁轻抚了一下小腹,宝宝们正在茁壮成长。自从测出妊娠起,自己除了头一个月里晨起胃里起腻外,没有任何的晕吐、头晕、嗜睡等常规症状,相反却胃口大开,饭量陡增,尤其喜吃牛羊肉。听说自己这样,宋妈分外开心,她说宝宝们肯定贴心又健壮。

  刚泡好一杯蜂蜜柚子茶,还没喝上一口,松雪绒就迫不及待地赶了过来。神神秘秘关上门后,就开始仔细打量起方圆来,把方圆盯着浑身不自在,本能地摸了下肚子,那里还是很平的。

  “怎么,不认识我了,看什么看?!”方圆毕竟有些心虚,回避般地喝了口茶。

  “放下,放下,我看看,果茶啊,方大姐,您惯常都是喝咖啡的,今天,嗯,注意养生了?!”

  “美容养颜不行啊!”方圆也不特意辩驳,免得说的越多错的越多。

  “不对,看你唇红齿白、红光满面、眉目光彩的样子,不会是……”

  方圆怕她再说出什么来,拿出一盒燕窝递了过去:“看很多人都买,我也买了几盒,尝着不错,你回去也熬粥试试,据说美容养颜的。“

  “我说你气色好了呢,原来吃它了啊。“松雪绒也不客气,坦然接手。

  “哪有那么神奇,吃几次就大变样的。不过是春日里,皮肤舒展开的缘故,我今天在楼里一瞅,发现很多女孩子都变漂亮了。”方圆自然地把功劳推给了春天。

  “可不,都发春呢……”见方圆不懂,松雪绒往前凑了凑,故作神秘地说:“太子爷空降,平安大厦的女孩们可不都思春了。”

  太子爷?江长坤!方圆想起了秦淑的话,脸上却是一副不解的样子。

  “陈董家的大公子江长坤来了,负责主持9楼世安财富投资的工作,你走后不久他来的。真真的高富帅,美男在侧,哪个少女不怀春啊,况且身份在那放着。”一向眼高的松雪绒说起江长坤来都目露欣赏,可见眼下江大公子是本大楼内多少女士的梦中情人了。

  “跟你们家高远比呢?”方圆故意逗她。

  “云泥之别,怎么比?!”松雪绒有些悻悻然。

  “谁是云,谁是泥啊?”

  看松雪绒有些着火了,方圆忙忙地递上自己未曾喝上的茶宽心。很多事情真的没法说,有些人的起点往往是另一些人努力一生都难以碰触的终点。比如江长坤和高远,江大少甫一入职便是把控一方,更别说今后很大几率的江氏接班人;而高远已工作5年多,在世安也有三年了,现在也不过是世安的一个高级经理人,算是中层,相比与其他同事算是能力不错了。

  方圆突然有些吃惊于自己的想法, 2012年底的年会上,自己还曾眼红于高远的升迁,今天不过才三个多月,自己竟然会居高临下地审视点评于他,看来身份地位的变化真的能很大的改变一个人的眼界。

  “这么长时间,你到底干嘛了,陈董说你去调理身体了?”松雪绒狐疑地看着方圆,又喝了口她的茶:“味道太淡了,没你以前的咖啡好喝。”

  方圆对陈心念的说辞一阵紧张,她知道这是在提前做铺垫,索性自己也露露风吧:“是啊,我这身体过劳了,例假老是不规律,中医说怕伤了血分,影响以后生育,所以我就告了个大假,旅游放松顺便调理了一下。”

  松雪绒了然地又喝了一口茶,皱皱眉,便放下了。

  “工厂那边……”两人异口同声地提到了工厂,方圆住嘴,示意松雪绒继续。

  “李冰波刚开始老实了几天,不到一个月就犯了旧病,工人告状的条子我都攒一摞了,而且他私下还跟李真友联络呢,可能准备找个后路。”

  “李真友去哪了?”方圆倒是忘了这个旧敌。

  “星光,好像是个新建的,他那品行,也就这些需要他带的新厂子要他。”

  “王浩然呢?老实吗?”

  “他倒是殷勤得很,早来晚退的,铸模不合适了,自有他去跟李冰波交涉,倒省了我不少事。不过话说回来,这人本事不差,版起的干净形正……”

  方圆手一伸,松雪绒递过来一个文件袋:“李冰波的贪墨和失误,足够开除条件了,还有高远替你收集的金银交易资料。对了,换戴活动进展很好,大批存货都出库了,具体数据也在这里。”

  “松雪绒,能干啊!以后福生就放给你管了。”方圆半似玩笑半似认真地说。

  “行,等着你让贤呢。”

  两人玩笑半天,方圆突然觉得有必要提醒下松雪绒:“雪绒,我虽然以前觉得高远有些配不上你,但现在来看的话,周围还就他更合适些。这个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也别让他心里有疙瘩啊,他那个人其实挺敏感的……”一番欲说还休的话,方圆还真没这么兜圈过,说得自己都抓不住重点,但又怕话说开了不好。

  显然松雪绒明白了她的意思,白眼一翻地怼道:“我有那么眼皮子浅吗,况且人都结婚了,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说的我都明白。”

  有些话适可而止就好,方圆心里偷偷嘀咕他不仅结婚,还有俩老婆呢。想到自己的身份,方圆竟有些不自在,像是在跟好朋友耍心眼般的难受。松雪绒的为人她知道,虽然懒散矫情些,却是难得的光明磊落,决不会做出什么鬼祟事来。

  松雪绒倒是没觉得怎样,又絮絮叨叨地跟她说了很多事,直到桌上的电话响起,她才出去并邀她中午一起午饭。

  陈董的电话,方圆清了下嗓子,有些忐忑地接起:“陈董好,我今天刚来公司,还没来得及跟你沟通呢。”

  “跟我客气什么,我待会要出去趟,你下午上班后过我这一趟,咱们聊聊。”陈心念的电话亲近了很多,方圆赶忙答应了,寒暄几句才挂下电话。

  中午,带上宋妈准备的便当,方圆没事人一样跟着松雪绒去了六楼。走到两人惯常坐的桌位前竟然早就被占了,两人只好在靠窗处另找了个位子。“奇怪,”方圆呢诺着,却一时不知道怪在哪里。

  “这怪什么,一回才叫精彩。”一副你等着的表情,并不时地看着2号电梯门。

  “来了,”松雪绒一声提醒,刚才还有窃窃语声的餐厅顿时又安静了几分,还有个别女孩子惯性地理了理发型。

  “我明白了,怪在这里,我就说怎么今天餐厅有些不一样,感情说话的少了。”

  松雪绒白了眼方圆,不以为然她的迟钝,轻轻地说了声:“来了”

  方圆随着她的眼光看过去,迎面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孔——江长坤,白皙的面庞,利落的寸头,笔直的鼻梁很像他的母亲陈心念,上眼皮有些内双,把眼睛压着更加狭长。这是方圆第一次这么正式地打量他,作为自己肚子里孩子的生物学父亲,她不得不承认,皮相还是很不错的。

  再看他的身后,跟着几个管理人员,方圆只认识其中的一个高远。

  “怎么高远跟他处得不错?!”

  “怎么样不错吧?!”

  方圆跟松雪绒又是同时开口,说出的话却不是一回事。

  “姑奶奶,您好歹也是雌性生物,就不能反应正常点!”松雪绒对她的不解风情很是无语,不由埋怨。

  “条顺盘正,又是高富帅……”方圆想着组织语言夸夸娃他爹。

  “知道他是谁?”松雪绒想着自己还没介绍呢。

  “你今天早上就跟我提了,不是江大少是谁,况且那么多花痴,”方圆回答的理所当然。

  见方圆手里有饭盒,松雪绒很惊讶,方圆笑笑解释:“医嘱,合理膳食。”

  松雪绒业并没有起身打饭的准备,她就晓得高远同志24孝男友的口碑没变,果然,方圆看到高远先是给江长坤放下一份餐食,便笑呵呵地朝她们走了过来。

  “几天不见,高帅哥更显风神俊逸啊。”方圆跟他开着玩笑。

  给女友精心布好饭,高远调侃她:“什么几天,都几十天了,花都歇了几期了,看把我们绒儿累的,改天找你算账。”

  三人说笑了一番,方圆感觉到远处投来一道目光,一瞥间遇到江长坤有些烦闷的眼神,跟她一碰,便匆匆低下了头。

第十三章 同事关系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