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茶楼密语3

  “怎么,真叔,她把持的那一套还挺厉害?!”见真叔思量,李冰波也不明觉厉。

  李真友呲着牙摇了摇头,厉不厉害,现在来判为时尚早。而李冰波却自行脑补为北女那套也就唬唬人,一般般。“阿冰,我走后,福生里边有什么大动作没?!”李真友对这个更感兴趣,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那个方圆新人上位,排挤安插再正常不过,可就在这些小动作里,才最能看出背后的蝇营狗苟。

  “那可不是,动作可大了呢,您老的地盘都被他连锅端了,我直接就靠边了。现在福生就是他们设计部的天下,什么都是他们说了算……”李冰波终于有了倒苦水的机会。

  “那金料库现在谁管?”李真友最关心的就是这个,想他筹谋许久才接管下的肥缺啊!

  “还是厂里这边报备,但由财务和设计部一块审核,一个驳回就弄不成,我这就被你个设计部驳回多次了。”李冰波也很肉疼,活不让停,但金料却管的死死的,他想腾挪也没有空间。

  “工人节省回收的金料呢?”想他就是死在这事上,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怎么拿捏。工人多是靠这个挣工资的,谁手艺好给厂里节省金料,谁就工资高,要想揩油除了进货就在这上了。严控进货,这明眼的事情谁都会做,他刚开始也是这样的,真有本事就得做的账上查不出。那剩下的,只能是加工过程的回收余料了。

  “谁省的算谁的呗!”李冰波想想就丧气,想当初跟着真叔,他也能跟着蹭蹭提成,就算吃不了大头,架不住人多啊,沾点也比现在清水强啊!“奥,那个女人还变了下工资算法,她搞了个中间值,别说,还真挺符合实际操作数的,然后再划分几个区间,每个区间一个工资标准,把工人划分为普工、技工、高级技工的,然后在个区间里加减他们实际的操作盈余。反正厂里那群人都听满意的,干劲还挺足。”

  “什么?!”方圆的操作显然让李真友大吃一惊,她这样一弄,根本就没什么油水可捞,那她拿什么向陈董表忠心,他才不信自己是被一个小北女搞下去的,真正想让他下台的根本就是陈心念自己。

  “你仔细想想,财务啊、设计啊,都有哪些新人进来,他们都是什么背景?”李真友就不信方圆还真是什么大公无私的主了。

  “都是原来的人啊,奥,设计部那个北妹高升后,就让那个松大美人接手管了。其他就是王浩然那个死耗子也跑办公楼里去干活了……”

  隔壁的高远正听着意兴阑珊,突然听见两人提到了他的漂亮女友,便忍不住握了握松雪绒的素柔小手,却不成想女友却是翻着白眼一脸厌弃。他晓得女友有精神洁癖,最受不了一丝丝的轻薄,像隔壁那稍显轻佻的“松大美人”,定会让她腻味半天。

  “你再想想,肯定有漏的”李真友不死心地催促猪头阿冰再使劲想想。

  “人,真没变啊,市场部还是夏阮凌,销售部还是徐茹韵……”

  “吆,徐茹韵还在呢,位置都没变?!”李真友真是大感意外了,想他能多年得利而安然,还幸得此女的助力呢,当然自己也没少帮她给她好处。只是他就更不懂这个方圆了,既然能查到他的头上,怎么会不晓得销售部的事呢?!

  李冰波虽说头脑迟钝,却唯独对这些男男女女的绯闻上心,有时甚至是第六感飞起,就比如现在,仅是从真叔嘴里听到了“徐茹韵”三个字,他就给真叔安排上了红颜暧昧的戏码。

  “嘿嘿……”李冰波大感振奋,“真叔真是人老心不老啊,别说,那个徐部长虽说平时高高在上的,但每次见了您老,还真是娇柔若花啊……”

  听阿冰有的没的说了这番话,李真友晓得这个猪头又误会了,但他却心底有些小得意,也就懒得跟他分辨,只是一径地催他想想还有哪些部门变化。

  “唉,还真有一个”李冰波突然想起了设计部新近接触了一批泰国宝石,除金银货外,福生之前主营的宝石品类是钻石,红蓝宝类的涉及不多,多为私人订制款和收藏款,一般都是从香港、深圳的专业珠宝商那里找货。宝石渠道这块,一是用量小,二是专业性要求高,便一直由设计部自行找货。福生的主要设计师都要求具备相应的珠宝鉴定资质,除方圆外,包括松雪绒在内的四个设计师都有着GIA美国珠宝学院珠宝鉴定师的资质,这个北妹方圆是彻底的土鳖出身,她只有GIC中国地质大学的珠宝鉴定师资格证,而且她还是半路出家,据传说是自学的珠宝设计和鉴定。就凭她这个野路子的出身居然一度掌管设计部,进而还排挤走了自己,他李真友就敢怀疑这个北妹和陈心念之间有交易。

  “泰国的?!”李真友的语气不由兴奋起来,“阿冰,想办法弄清楚这里边的门道,看方圆这个北妹投的是哪路子的神!”

  “也不是她找的吧,好像是陈董的关系,她不过是捡现成的……”

  “阿冰,是陈心念更好,抓的就是她的马脚?!”李真友显然已经认定是陈心念借方圆的手故意除掉自己,好彻底掌控福生为己牟利。

  李冰波被真叔弄得一头雾水,他不明白,怎么转来转去,从搞方圆咋就突然变成搞老板了?!难道真叔怨气太冲,要跟整个福生乃至江氏开战了?!这个,他脖子突感凉飕飕的,大有以卵击石的恐惧。

  说心里话李真友很看不惯这个族侄的没见识和没脑子,比脑子好使,还是王浩然那小子,但那家伙又惯会见风使舵,哎,人无完人,目下也就剩这个猪队友可用了。又想到毕竟小辈在福生根基年岁浅,再加之从他们进来就已经是陈心念当家了,哪里弄得清楚里面的弯弯绕绕,也罢,今天他就给这小子上一课,好让他认清楚谁才是福生乃至江氏的当家人。

  “你以为陈心念就是福生的真老板了?!”看着懵头的李冰波,他叹了口气,重新回忆起了福生的发展史和自己光辉的大半生。“福生原本叫林氏金行,是香港铜锣湾一带众多金铺中的一个,你应该知道江氏的林老夫人吧,想当年就是作为她的陪嫁带到江家的……”

  

第三十一章 茶楼密语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