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血洒群英会

  群英会一连三日,顾长宁偶尔会从榆儿的口中知道些趣事,都是哪家少爷得了赛马的头名,哪家姑娘又获了诗会的魁首,顾长宁也只是闻之一笑,并不放在心上。

  然而这一次的群英会,出了血案。

  顾长宁听着榆儿来回话的时候,着实惊了惊。世家少爷小姐云集的盛宴,作为刺史的顾郢臣几乎把大半的兵力都用在治安维护上了,还能出事儿,那贼人还真是胆大包天。

  等顾长宁知道那个最后一天把沧州群英会搞得天翻地覆的贼人的时候,手一抖,那幅刚画好的冬梅图上瞬时黑了一片。

  尹明澈,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原以为他乔装打扮来沧州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没想到,才过这几天他就闹出这件事来。

  当日,她便知道尹明澈连过年都不留在京城的原因了:大将军靳宏偷了大内传国玉玺,一路逃到了沧州。

  于是群英会过后,全沧州的豪绅权富都知道,永安王来沧州了。

  顾府,顾郢臣满脸堆笑的安置好了尹明澈,打发掉那些携儿带女上门拜访的人,立马转身把顾长歌顾长曦并邱如心送到了别院,却是千防万防的不让尹明澈有接近她们的机会。

  这消息传来的时候,顾长宁正在宜宁轩和一直服侍在顾长安身边的小柒说话。

  “小姐的婚事是秋姨娘的主意,皇帝在远臣家眷中为永安王挑选侍妾侧妃,摆明了就是不给永安王壮大的机会。秋姨娘怕这事儿轮到二小姐头上,又觊觎小姐的嫁妆,才会挑动大人将小姐的名字报了上去。”小柒为她添茶:“小姐,您看,如何是好。”

  “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能如何!”顾长宁轻轻叹了口气,似是有种无能为力的颓然。可小柒知道,她微微弯起的眉眼,有着对这种观念无尽的嘲讽:“在奴婢的心里,小姐是不一样的。只要小姐想做的事情,谁都改变不了;小姐不想做的事情,谁都勉强不了。”

  顾长宁嗔笑:“你呀,小小年纪,却是一副老古董的做派,告诉你多少次了,没有旁人的时候,不用自称奴婢。”小柒是李嬷嬷的侄女,在顾府的时候就开始服侍她,刚去青州别庄那一年,她险些丧命,也是小柒没日没夜的照顾着,才堪堪逃过一劫。这个与她同龄的少女,与她亲近得不是一点半点。后来她担心长安在顾府不安全,才设计把有武艺傍身的小柒调回沧州,安排在长安身边。

  小柒微微一笑,仍旧是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府里多是好事小人,巴不得揪小姐的错处。奴婢知道小姐心里对我的好就足够了,至于什么奴婢不奴婢的称呼,小柒不在意。”

  “这些年在顾家,苦了你了。”

  “奴婢不苦,老夫人把小少爷放在身边教养,手下人也不敢害了少爷去。”比起顾长宁,顾长安确实是幸运的。他没有让顾郢臣介意的长相,没有年幼丧母的惨痛记忆,没有为了幼弟苟且偷生的屈辱,没有阴谋诡计面前无路可走的无奈……

血洒群英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