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与君陌路人

  车轮咕噜噜的驶出好远,才有重业骑着马追上来:“爷,您走了片刻,肃王就吐了血,险些晕过去。”

  “砰!”桌上的茶杯被他一袖子甩出车外,惊得旁人连连避让。“派人去沧州。”

  …………

  两日后,才有日夜兼程的侍卫来报:“王爷,慈恩寺没有谢小姐的消息。顾府也探过了,那顾三回府之后大病一场,我们暗中观察过了,那顾三也不知道谢小姐的消息。”

  尹明澈看着底下跪着的人,眉头皱了又皱,问进来的重业:“隐龙卫那边,有消息了吗?”

  重业摇头。

  底下跪着的侍卫却是一惊,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谢小姐,竟然让主子出动了隐龙卫去打探消息。

  “出去!”桌上的茶杯,被他再次扫落在地。这两天,永安王府,陷入了一片冰天雪地之中。一向对府中众人和颜悦色的王爷,连着打杀了好几个争风吃醋的侍妾。

  有眼力见的都等着去沧州的人带个好消息回来,只是如今,是天不如人愿。

  “禀王爷……”有小厮在门口战战兢兢禀报:“门口……门口,肃王府侍卫单秦求见。”

  “让他滚。”

  “王爷……”重业抬头:“谢姑娘用计,原是为了肃王。”

  她很可能就是肃王的人,永安王府找不到她的行踪,不代表肃王不知道。可若为了一个谢婉求到尹明溯面前,尹明澈便多了一个软肋。重业知道现在说这话,不是在为尹明澈大业着想,但……那谢小姐,若是真的死于闻人醉,或许,又是尹明澈一生的死结。

  尹明澈捏了捏额头:“让他进来。”

  房中众侍卫退下,厅内便只有尹明澈和重业。

  片刻之后,单秦进来了。“肃王府单秦,见过永安王爷。”

  厅内一时安静,尹明澈坐在位上一言不发,单秦拱手弯腰的姿势不卑不亢的保持着,不动声色。

  良久,这样的局面才被打破:“你主子派你来,是让你当个哑巴吗?”尹明澈看着他,语气里不见刚才的半分急切。

  单秦这才直起身来,语气恭敬:“王爷派人前往沧州,可是为了慈恩寺闻人醉一事?”

  尹明澈脸上多了几分讽刺:“是又如何?我若愿意,便救;我若不愿意了,便杀。”

  他的话没有一分迟疑,那股狠辣劲,充满着战场之人的杀伐果断。他从来都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就连当年的傅琬,他的未婚妻,在他面前万箭穿心,也不曾见他眨过一下眼睛。

  因为那个人背叛了他,欺骗了他,利用了他。

  道不同不相为谋,原说不上谁对谁错。只是尹明澈更狠心,所以傅琬输了。

  今时今日,小姐与他,未尝不是当年的情形。单秦低头,至怀中取出一封信:“单秦今日前来,是替人给王爷带一样东西。”

  尹明澈盯着信,却迟迟不接,单秦将信放至桌上:“王爷,单秦告退。”

  这一夜的永安王府,沉浸在一片风雨欲来的可怖寂静中,就连重业,也在这样的沉默里不声不响的退了下去。

  尹明澈攥着手中薄薄的一张信纸,一张脸彻底阴沉了下去。

  沧州景如旧,与君陌路人。

  妾知负君意,不敢多言语。

  此别殊途去,来世报君恩。

  能对她说出这样的话,看来她是活得好好的。尹明澈将手中的信撕得粉碎,抛向空中。

  他派人千里迢迢寻她,为她担惊受怕两日,就只等到她这短短三句话。句句有情,句句剜心。

  他一片赤诚对她,她却一言一行都步步算计着,谢婉,你可真是好样的!我尹明澈,被你当傻子一样耍着玩。

  

与君陌路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