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起杀心

  “不孝女……”顾鄞臣脸上青白交错,他抬手,拿起桌上的茶杯朝着顾长宁狠狠砸去。

  茶杯被掷在她肩上又砸到地上,碎成了三两瓣。淡黄的水渍顺着她嫩绿的衣裙,晕开一大片。

  守在门外的苏嬷嬷一惊,对着不远处一干好奇心过了头的小丫鬟们使了个警告的眼色。

  大厅内,顾长宁面不改色,直视气头上的顾鄞臣:“父亲口口声声说我不孝,那我请问父亲,我五岁之前,您因着我是早产出生,怀疑我非顾家女,哪怕滴血验亲过后,您还是对我和母亲不闻不问;母亲去世时,您明知她一尸两命,明知她死得蹊跷,可您视而不见,概不追究;长安差点断气,您明知秋姨娘心存不轨,还是默认她请奶娘照顾;八岁那年,您明知我被二姐姐推下池塘,可您远远的看见了,却转头就走;我被人设计远走他乡,您明知真相,却暗中助力,让我奄奄一息地被送往青州;如今,皇帝一个暗示,你就急匆匆把我往永安王府塞,明知我到那儿生不如死,你还是做了……你不曾将我的命放在眼里,那我又何必把你当做父亲?”

  “你……”顾鄞臣盯着眼前五年未见的女儿,却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一般:“你忤逆生父,不得好死。”

  要是早知道这个女儿如今会成这样,当初他就应该借秋姨娘的手杀了她一了百了。

  顾长宁轻轻掸了掸身上的细碎茶叶:“难为你还记得自己是个父亲。不过父亲放心,我已是死过一次的人,不怕死的。”

  这下,算是真的撕破脸了。她抬头看去,老夫人眼底的杀意渐明显起来,此刻,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宋函漳教出来的妹妹,果然还是和他一样狠毒。

  “如此顽固不化,心狠手辣,我顾家岂容得下你。”老夫人冷冷开口,那双含毒的眼睛竟带了一丝怜悯。

  “此处无旁人,祖母就不必演戏了。”顾长宁讥笑:“我知道祖母不喜欢我,长宁此次回来,也不奢求您对我怜悯几分。我们之间,井水不犯河水就好了。”

  老夫人怨毒的盯着她看:“你以为,今日你说了这些混账话,我还会饶你吗?”

  “那祖母待如何?”她此刻倒像个虚心求教的少女,那眼底的笑意,明明是天真得不染分毫的。

  “我若想要你的命,轻而易举。”老夫人恨恨道。

  “是吗?”顾长宁嘴角微扬:“是祖母对自己太自信,还是觉得我这个孙女是个逆来顺受的蠢货?以为我这次回来,还是让你们信手拿捏的?”

  “你凭的不过是肃王的庇护,可今时不同往日,肃王远在京师鞭长莫及,我能让你死得无声无息。”顾鄞臣是恨尹明溯的,当年肃王功勋盖世,他得罪不起,白白受了那许多侮辱;如今,皇帝对肃王的打击已经上升到明面上来了,朝中谁人不知,肃王府已经撑不了多久了。此刻的他,才有那么一点点自信,能在提及那人时稍微抬起头来。

  “那祖母和父亲最好祈求我死得无声无息了,要不然,有哪个丫头一不小心说出去了,那些言官的弹劾,也够父亲喝一壶了吧?或许大哥也会受牵连呢。”她说到这里就忽然掩了掩嘴:“大哥的婚事也说不定不成了。”

  “你要是敢打随儿的主意,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老大人一掌拍在桌上,气得直喘粗气。顾长随是顾家嫡长子,是顾家这一代年轻人中的佼佼者,在顾老夫人的眼中,十个顾长逸和顾长安都比不过一个顾长随。她不允许顾长随有任何的意外。

  这样的顾老夫人,才有几分为人长者的仁慈来,可惜这仁慈不是给她,也不是给长安。顾长宁突然失了与她周旋的耐心:“祖母放心,长安在顾府平安一日,我就息事宁人一日,大哥也仕途无虞一日。”

  说到底,顾家人负她良多,可也有人无辜,她不奢求别人雪中送炭,只要别对她心口插刀,她都不计较。

  这一场剑拔弩张的对话到这里,也算可以落幕了。

  她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停下来:“对了,我饭菜里掺着的七花散,还劳烦父亲去与秋姨娘说一声,还是停了吧,没得白白浪费我的解药。”

  身后再无声响,她起步出门。

  

起杀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