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魂记

月阳·冉熙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诡异得工作

  不久前丢了工作,仅靠着我那死了三年的爷爷的遗产艰难度日。最近几天生活艰难的已经连泡面都要分着好几次来吃,以确保不会成为饿死鬼。总的来说呢,我的情况很不好。

  境况介绍完了,接下来就是身份了,我叫尹钰。听我那个爷爷说,是因为我是我们家的一个宝物,尹钰这个名字就这么草率的来了,具体是为什么,爷爷却是闭口不言了。

   也是托我爷爷的福,我被送到警校学习了三年,实习了一年。最后被上级开除了,至于什么原因,有机会再说吧。

  坐上公共汽车,踏上了回老家看爷爷的征途,我的老家叫顾城,那可算是个古色古香的老物件儿了。

  此时正值下午三点,可是此刻的街道,冷清寂寥,仿佛声音仍在梦乡里,来过很多次的我,早已习惯了它的年代感。

  继续向西南面走,就是我祖辈的旧居,黑色的铅云下,屹立着略显老旧的尹氏祖宅。

  那是一栋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期的建筑,复式三层结构,通体用的都是灰色材质的砖石砌成的。

  从紧闭的铁门看进去,宅前是一片破败的蔷薇花园。

  这些蔷薇花,应该是原来就有了,只是久了没人打理,就成了野生野长的样子。

  里面的房间因无人照料,尘诟厚积而变得暗黑,可倒是装饰的五花八门。

  我前往祠堂给老爷子上香,祠堂的墙壁和天花板交接的旮旮旯旯早已是蜘蛛的世界。轻轻走过,一群耗子在地板上四散而逃,慌慌张张地向洞里逃窜。

  霉烂的窗板都关得严严实实,仅有的几缕光线是从顶上圆孔里悄悄钻进来的。使得屋子越发阴郁恐怖,还使屋子里充满了光怪陆离的暗影。

  祠堂之上的排位约有三十多个,颜色最鲜亮的那个写着我爷爷的名字尹秋溟。

  爷爷很少给我讲我们家的故事,就目前我所了解的,只知道我的祖上阔绰了几代人。在这一带很有威望。

  但是你们也看到了,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的祖辈没落了,这一带地区也销声匿迹。爷爷带着我走出了这个古宅,来到了雾都生活,这一住,就住了二十三年。

  给爷爷上完香,我静静的走出了祠堂,来到院内,石头块的路面上厚厚的积着一层泥浆,黑沉沉的浓雾笼罩了天空,又值细雨潇潇,什么东西都叫人觉得冷飕飕,黏糊糊的。

  然而这个时候最适合一些人的外出时间了。

  “跟了我一路,难道不是想谈谈,而是想动动手吗?”我开口道。

  随着我的开口,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容貌普通,身高一米八二左右,体型匀称,穿着黑色风衣,左腿膝盖处应该受过伤。

  男人的眼神再次落到了我的身上,等男人走到距离我一米左右的位置,伸出手,说:“你好,我叫王俭,是直播平台的星探,在你来顾城之前,我就注意到了您,很抱歉尾随了您一路。”

  我静待王俭说完,伸出手回握一下便松开。王俭的表情,神态没有丝毫破绽。

  “尹钰。有事吗?”我淡淡开口

  “我们直播平台想要邀请您做我们的恐怖主播,望您考虑”一边说一边拿出了证件

  我将信息过滤了一遍,以我现在的经济状况确实需要一份工作维持生计,可还是有些游移不定。王俭出现的地点不对,在雾都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我,可是我却是在公交车上的时候才发现了有人跟踪,期间还要转两趟车,等车时间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可是王俭只是远远的注视着我,并没有上前询问的意思,一直等到了现在才选择出现,说明他知道尹家古宅,更深层次的理解,他想要找尹家人。

  可是我并不了解古宅,更加不清楚我祖辈的事情,如果他们是为了我的祖辈而来,那他们还真不能从我的身上知道点什么。

  所以我选择答应王俭。王俭终于在得到我的肯定后,露出了一次喜悦,就好像戴在脸上的面具出现了一丝裂痕,露出一丝不同寻常的诡异。这样的感觉让我有些毛骨悚然,不过我向来不会为做过的决定而后悔。

  “尹先生,方便的话,请留下您的电话,具体事宜会在两天后联系您。”

  我报上了自己的号码,王俭并没有多待,迅速离开了尹宅。

  看着王俭的背影,我总觉得他在转身后绽放出了比之前还要开心的笑容,这样的想法在我的脑中存留半刻,便烟消云散。

  在王俭离开不久,我也离开了尹宅,爷爷规定过,在古宅不能过夜也不准他到其他的房间,所以这么多年来,他的记忆中,他好像只来过祠堂,其他的房间他动都没动过。

  也许是王俭的原因,我只赶上了最后一趟末班车。从前怎么说也不会晚到这个地步,这倒让他小小的惊异了一下。

  末班车里,车灯年久失修变得昏暗,车上零零散散的坐着几个人,我坐到离车门最近的地方,刚好可以观察到车上所有人的动静,末班车一路走走停停,经过了好几个我不知道的停车站,车里多了几个乘客,乘客稀稀散散,分坐在不同的位置,这种地方遇到熟人的几率可不大,所以没有驻足交谈,车内一片死寂,导致了好像车内只有我一个人存在的错觉。

  终于在11点之前结束了在末班车里的旅行,回到了雾都,回到了家。

  我的家可不像我现在的经济状况这么穷酸,二层楼,三居室,卧室在二楼,以前有爷爷在,还不觉得空旷,现在爷爷不在了,整个屋子都萧索下来了。

  以前爷爷也说过这个房子地界好,他死后不准卖掉,而且这毕竟是爷爷留下来的,所以我把这间房子留了下来,而尹宅的所有权并不在我的手里,而是被我爷爷交给了另一个人,至于什么人,爷爷就没提过,但是,我还是可以自由出入尹宅。所以现在看来,我身上最值钱的东西也就这栋房子了。

  走上二楼,来到书房,打开电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有关恐怖直播这一方面的资料。

  许是不爱上网,没有跟上时代的脚步,网上竟然有许多人在进行直播赚钱,卖笑装清纯的,轻松聊天的,跳舞显身材的,巧笑嫣然在唱歌的,当然也有我即将要从事的恐怖直播,这种题材的直播我也看了,不过一眼就能识破,简直漏洞百出。

  不过,还是有很多人观看,不是没有人发现,只是想给自己寻求点刺激。所以下面嘲讽吹嘘的人十分的多,但打赏的人却更多。这让我有些期待。

  两天后,王俭准时来了电话,约我到蓝色星期天(咖啡厅)见面。

  稍稍整理,便动身前往蓝色星期天。我到的时候,王俭已经正襟危坐,完全挑不出一丝一毫的怠慢。

  “尹先生!”王俭首先打了招呼

  “谈谈吧!直播有危险吗?价钱如何?设备自己准备吗?直播地点是自己选择吗?”我开口问出自己的疑问,毕竟这些都很重要。

  “尹先生,第一个问题我不好回答,这个得看您的汽运。第二个问题,我们会根据每次直播的人数,打赏等来确定您的工资。第三个问题,设备是我们平台为您准备,您不用担心。而且这套设备是免费的。第四个问题,直播地点恐怕是我们来替您选择,也有可能是您的观众来帮您选择。”王俭慢条斯理的回答

  后三个问题的回答我还能接受,可是第一个问题让我有些怀疑,什么叫看我的汽运?汽运不好就会有生命危险吗?

  “还有尹先生,在您‘成功’直播之后。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所以,祝您好运!”王俭脸上始终挂着一成不变的笑容,让我无法捕捉到任何其他的信息。

  王俭在说这话的时候,特意加重了‘成功’这两个字,看来,以后有的忙了。

  我笑了笑,王俭看着我说“其实您的皮相真的很不错,让您做恐怖直播实在可惜了!”王俭的这句话里“皮相”这个用词让我有些奇怪。一般人应该不会这么形容人长得好看吧!好吧,我搞错了重点。

  “这让我怎么回答,谦虚啊还是不谦虚”我嘻笑着说。其实王俭不是第一个夸我好看的人,在警校的那几年,他曾一度和警花匹配成一对,当然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他的颜值。

  倒不是他在自吹自擂,他长得是清心寡欲型的,倒不是那种仙气飘飘,而是比较沉稳冷静,曾经也是以警校第一的成绩出来的。

  ……

  曾经的记忆被翻找了出来,让我的情绪有些低落。

  再在王俭这里了解了一些其他规定和第一次直播的时间和地点后,我便迅速回家了。

  我的生计问题暂时有了着落……

第一章诡异得工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