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打听内幕

  由于李兰情绪低落,秦佩就负责起了晚饭工作,其实她也心神不定,自从中午和两人说完后,她内心更是焦躁,恨不得找到个主心骨来一起解决这个问题。

  老妈虽然现在情绪低落,可是做为女汉子活了半辈子,她知道她老妈的韧性和强悍。

  至于秦海棠,别看他极力反驳,那是因为他上心了,嘴里说不相信,可是她可以肯定此时他在二楼肯定在趴网。在证实她刚才所有的信息。

  而现在,他们要做的事情是加固房子还是选择避难?显然避难是必要的,但是去哪里避?怎么避?灾难过后,政府肯定会有救援和安置,那么他们的家用品、物资怎么弄?

  “咝!……”秦佩看着血液从自己食指上疯狂涌出来,可以说是血流如注。她放下手上削到只剩一点的土豆,用水清洗了下伤口,发现食指上少了一小块肉。

  她没有急着去包扎,愣愣地将流血不止的手指放在自己眼前,鲜血顺着手指流到手腕。眼底鲜红的液体变成了黑色,她不知道在梦里的血是她的还是她儿子的,又或者是侄子的?都是这么刺眼,这么令人惊恐。

  她猛然惊醒,手指上传来钻心的疼,触目发现已经满手掌都是鲜血,她赶紧找来急救箱,准备消毒。

  想了想她拿起手机拍了张手指流血的特写,一张发在朋友圈,一张发给了老公杨宸,然后赶紧消毒。

  手机很快响了,收到了一条信息,她以为是杨宸的回信,一看确是同事何浩源发来的。

  “怎么受伤了?严重吗?有处理好吗?”

  字里行间的焦急和关心,看得秦佩叹了口气,她回了两句话说:“谢谢,已处理好了。”心里有小小的失落,因为第一时间发信息的不是杨宸。

  对于何浩源,她是感恩的,但是更多的是无奈!自己也不想过多的接触,因为明白对方过度的热情,所以不能接触。

  手机信息又响起,这会是杨宸发来的,只见这些有点欠扁的语气:“怎么,媳妇,馋肉了?”还带了个贱兮兮的笑脸。

  她回了个鄙视的表情给他,也就不想理他了。

  可是立刻,来电音乐就响了,看了电话号码,标识着‘杨大侠’,她嘴角扬起一个笑容,电话那头传来杨宸低沉的声音。

  “怎么受伤的?”

  “做饭。”她自己都没发现,她的语气带着低低的委屈和撒娇。

  “难得做个饭,就把自己整的像献血似的,以后要是要你天天做饭,那怎么办呀。”杨宸宠溺又好笑地问到。

  “谁说的,我可会做饭了。”声音虽然很小,可是也铿锵有力。

  杨宸又低低地笑了起来,那声音,就像是从他喉咙里发出来似的,很好听。

  “知道怎么处理伤口吧?”语气略带严肃。

  其实秦佩和杨宸是同一年的,两人在兴趣爱好上也有共同语言,平常在一起时也嘻嘻哈哈的,所以秦佩以为自己嫁给了个幽默的老公,但是自从去部队生活后,她就发现她老公是不折不扣的铁脸主官。

  做为中队长,每天都在操练士兵,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每年都有新的兵蛋子进入兵营,做为基层主官,每天都要和新兵斗智斗勇、想着方法操练他们,时间久了,铁脸队长称号就默默传开。

  她看过他训人的样子,并非那种粗暴凶残,而是很冷静、很毒舌,同时也很……狠!

  所以,只要他冷下脸,严肃说话,她打心里就有点害怕。

  此时听出他语气的严肃,秦佩立马将受伤的手放在眼前,只是消毒,还没包扎……她愣了一下。

  “嗯?……”电话那头传来质疑声。

  “处……处理好了。”

  秦佩看着自己干净没有一丝血渍的手腕,她记得她只是消毒,并没有清洗……她有点发懵,可是想到自己最近精神不是很好,可能记性不好,所以也就没有继续纠结,倒是想到一件事情,她突然拔高了音量说:

  “最近你们那里有没有接到什么文件……”

  “打住,要思想教育了?”话都还没说完,就听到杨宸带着笑意的声音打断她。

  秦佩翻了翻白眼,但是还是小心翼翼地说:”我只是想问最近有没有特殊的天气预报什么的,比如台风、地震呀。“

  嫁给军人,第一项守则是保密,只要有关于部队、国家的任何信息一概不能打听、即使知道,不准外泄。不然军事法庭上见。

  “没有,再说我这里的天气跟你们那里有什么关系?相隔十万八千里,即使有地震,传到你们那边也就发个抖而已。”

  呃!她也懵了,杨宸的话让她想到,她梦里的地震是不是局部的呢?也许就在H市周围的范围内呢?

  秦佩应付了两句,匆匆挂断电话。

  杨宸那边没有任何内部信息,也就是官方还没有通知,国家的检测机构没有预测到地震的趋势。

  其实,秦佩也开始有点怀疑自己的预感是不是不准了!

第三章:打听内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