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恩赐的空间

  秦佩看着包扎得像根棒棒糖似的食指,目光再次落在光洁的手腕上。她记得流了很多的血,多到她有刻怀疑自己是不是把手指哪根隐藏的动脉割断了。

  可是此刻,她的手上一丝血渍也没有,就连刚才伤口上也没有潺潺冒血。

  呃……貌似有点怪异!但是她也没有多想,整个晚上,都在收集一些地震时的预防措施,又下载了好几份实景地图,她准备找几个避难的场所,然后大家一起筛选。

  安顿完杨铭睡下,她又坚持了一会,也迷迷糊糊睡着了,没想到她又做起梦。

  水,这次是好多的水!都淹没到脚踝了!周围好多人疯了似的往她身后跑去,又发生什么事?!突然一个男人将她撞到,连头也不回得跑走了,她趴在水里,胸口发疼。

  “妈妈!妈妈!”身旁小车玻璃上一只小手拍打着车窗,是个小女孩,扎着两个小羊角辫,圆圆的小脸此刻正焦急地看着摔倒在地上的她。

  妈妈?她什么时候有女儿的?还来不及细想,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踩在她的脸上,尖细的鞋跟正好踩进她的鼻孔!

  大脑一阵发麻的神经痛,手脚猛地抽搐起来,鼻孔的鲜血随着鞋跟的离开立马喷涌而出。

  耳边传来小女孩的尖叫声,但是更多的是周围人们的惊恐声!她开始找回身体那一丝丝的控制感,想爬起来!

  可是,还没到她使上一丝力气,下一秒,一股强大的压力打在了她的身上,顿时像给五马分尸的感觉,身体似乎被撕裂了!而她的眼睛始终睁开看着周围的一切。

  她看到旁边的小车瞬间扁了,再也看不到小女孩的脑袋,车子像风筝似的漂了起来!是的,周围所有车子、人、桌子等东西,都像纸做的模型一样,在这巨浪下变得脆弱不堪。

  她的视觉似乎到了浪顶,漂得更远了些,在她目视的地方下,犹如:世界末日。

  满目苍痍,一切都如垃圾场一般!她甚至没有看到一个完好的建筑。大地在崩裂,更远处滚滚浓烟……

  秦佩再次猛地睁开眼睛,除了悲伤,此刻的她多了更多的恐惧,她平稳自己的呼吸,努力回忆世界上所有的预言,可是并没有发现有这时候是世界末日的预言,可是梦境又如此真实!她抬手擦掉眼角的泪水,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

  她是生病了?还是真的世界末日就要来了?

  世界末日!地震、海啸、火山、寒冷……她微微发冷,拢了拢身上的被子,想让自己开始发抖的身体镇定下来,奈何她越努力忘记梦里的场景,大脑里就像自动拼图一样,一张张人们绝望的面孔、一幅幅残破的大地图像不断更换着。

  她回头看着儿子安详的睡颜,一股悲凉的情绪让她不禁又想哭。

  儿子怎么办?家人怎么办?他们老的老小的小,难道真的要经历那些绝望的场景吗?

  一定是自己生病了,明天去看医生!

  秦佩又用手按了按此刻有点混乱的大脑。眼光突然落在自己右手腕的镯子上,惊愕地就着床头灯再打量着自己戴了很多年的手镯。

  只见原本朱红发亮的玛瑙手镯此刻正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逐渐褪色,开始泛着银银白光。

  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使劲掐了大腿一下,确认自己没在做梦。

  很快,手镯就变成了灰白色!一点光华也没有了!

  窝草……这手镯还褪色不成,什么情况!她赶紧将它从手上撸下来,可是她看到更惊讶的事情。

  这个手镯本也不是什么名贵珍惜的材料,而是在刚认识杨宸时,他有次去大山拉练,在山上一条小溪里发现的石头。因为颜色鲜红,上面又有淡淡的纹路,看似很漂亮,他就将这块原石送给了她。她拿去品鉴说就是个玛瑙石,但是成色很漂亮,于是她就将带有纹路的那部分做成了一个手镯。

  一戴就是好多年,也一直习惯了它的存在,就像身体一部分一样。

  而此刻,看着自己手腕上那熟悉的纹路,淡淡的朱红色,就像将手镯雕刻在了她手腕的肉里一样。她用左手轻轻地搓了搓微微发热的图形,没有任何异样。她又大力地揉搓了起来,结果是一样的,只是搓过的地方皮肤发红而已。

  什么状况?

  秦佩盯着的手腕一热,她一阵眩晕,眼前闪过一副画面,还没来得急看仔细,她就给食指上的疼痛惊醒。只见食指上的纱布上开始透出隐隐血渍。

  她找回一丝清明,想到白天流了那么多的血,又想到此刻手镯的变化,心里有个大胆的猜测,是不是自己的血让手镯发生的变化呢?

  她将绑在食指上的纱布解开,下午已经没有任何鲜血流出的伤口,此刻开竟然神奇地潺潺出血,虽然量不多,但是看着也惊悚。

  只见细细的血线一条一条地钻进手腕淡淡的纹路里,而那里的纹路却因为血液开始闪着淡淡的红色,看上去有点像什么古老的图腾。就在秦佩想这图腾有什么作用的时候,突然身体一阵失去重心的感觉,眼前景色已经变换。

  秦佩伸手重重地拍了下自己额头,借此让自己脑袋清醒起来。可是显然不是在她梦境了。

  她望着白茫茫的周围,脚下是黑黑的泥土,左手边有条感觉快要干枯的小溪,然后什么都没有了。她好奇地用手触摸白雾,可是她她感觉自己碰到了什么屏障,即使手上再用力,也不能再往前一点。

  目测了一下周围的面积,大概是一个篮球场那么大,周围空无一物。

  这是什么地方呢?

  秦佩想到空间小说,她除了听弟媳说起过,平常都不太热衷这类的小说。空间是干嘛的?修仙?躲猫猫?

  她有点讪讪地抖动了下嘴角,心里想着怎么出去。

  又一阵晕眩,她出现在了自己房间,儿子还在睡觉,周围都还是那么寂静。

  她“呵呵”地在原地转了一圈,有点兴奋地不知所措。于是又在心里想着进刚才那个地方,不出意外的,她又回到了空间了。

  “哈……”,秦佩干笑起来,万般情绪一下子堵住了喉咙。她想兴奋地大声叫这是个神奇的际遇;她想大声哭,这么玄幻的事情她都遇到了,那世界末日的预感大概也会是真的。

  她哭了,在这个没人的地方,她放肆地大哭,哭到有点精疲力尽,就在她有点脱力的时候,她脑袋想到一个可能性,擦着眼泪回到了房间。她拿起儿子养的小乌龟,一眨眼又出现在了空间里。

  看着手里的乌龟似乎没有任何异样,这下她真的大叫了一声,兴奋地在地上跳了起来。空间要是有其他人看到她一会大哭一会疯子一样大笑,估计也将她当成神经病了。

  这个地方可以带其他生命体进来是!也就是说,如果真的是世界末日,她也能保护全家人了!秦佩为自己这个发现有点疯狂地在地上乱跳了几下,就在她有点收不住兴奋的时候,一股力量将她大力的弹了出来。

  瞬间懵逼地在房间里一个踉跄,她……她给弹了出来!空间不能呆太久?她抬手看着自己手腕,只见上面的图腾暗淡无光,只剩一圈淡红色。

  秦佩咬牙,心里默念要进去,此次她没有进去,而手指上的伤口却传来了剧痛,可是并没有再见到鲜血流出来。伤口太小了吗?她懊恼着想要不要将伤口划大点,可是手尖的痛楚钻心难忍,她划拉不下去。

  她忽然想到还有小乌龟在里面,难道因为它体积小的原因?她想着能不能将放进去的东西凭空变出来,可是好像是不行的,她并没有将小乌龟变出来。

  这下,秦佩有点沮丧了。她又试了下把桌子上的化妆水收进去,这下没有让她失望,虽然是要经过自己的触碰才能收进去,但是总能让它进去不是。在她不断的探索中,居然也让她发现,原来没有生命的东西,她都可以通过意念将它们变出来,至于那只小乌龟,到后面都没有出来,她也没有再进去。

  对于空间的发现,就像上天对她秦佩开了天大的恩赐,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个神器,也不知道怎么使用才是对的,但是对于这些天一直沉浸在恐惧和绝望中的她来说,简直是溺水的人遇到救助的大船一样,她想也许是因为她上辈子、上上辈子、几辈子都做了大善人积累了善缘,当这辈子有大灾来临前,上天恩赐了她活下去的希望。

  由于对空间的理解不多,她在度娘上翻阅了很多这方面的科学知识,当然,小说她也会恶补。其实她有股冲动,去敲老妈的门,让她也看到这神奇的一幕,可是她没有,她认真看起了关于空间的解说,她希望通过自己的理解后再将它告诉他们。

第四章:恩赐的空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