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准备物资2

  就在下午,秦海棠就开着他们公司的货车,卸下来了30包大米又急冲冲要回公司。按他说的,这些是菜农家今年的新米,价格也不贵,他见到了,就立马收了回来。

  秦佩赞扬地拍了拍他的脑袋,有种吾家有弟已长成的感觉。就在秦海棠嫌弃的眼光下,她没有再感叹下去,她看着没人,都给收进了空间。

  看着她伸手摸了下东西就不见了,旁边站着的李兰和秦海棠还是有点目瞪口呆,心里总是感叹这种神奇的能力。

  虽说,秦海棠过去是懒散不靠谱的,但是现在确实行动力一流了,到了晚上,他又带着100多箱矿泉水回来。换他的话说的,他还有两个那么小的儿子,他不紧张吗!

  本地矿泉水厂的生意一直都是帮其他品牌代加工,自己本地品牌市场小,所以价格一直非常低廉,库存也多,秦海棠去拿货简直没有什么压力,但是考虑到资金要均匀使用,不敢一下子拿太多。

  李兰也在空地上放了几个大的塑料桶,就像小泳池那特大号那种,正在往里面装水清洗,想着过些天可以装些生活水在里面。

  因为他们盖的房子本就在H市郊区,周围还有挺多的农田,这种塑料农具店很多。秦佩也买了很多这种塑料收纳盒,准备放空间备用。

  她在网上订了一套太阳能发电设备,家用300W的,她和秦海棠都不是电修专业的,这段时间内,他们必须恶补,学习怎么使用并会维修太阳能设备。她还看了水质过滤设备,也就两天内能邮寄过来,等熟悉了再订几台。

  本来要做木房子的,可是秦海棠老丈人本就做装修公司的,他虽然不知道这家人还要做两个小房子干嘛,但还是建议用了彩钢板,因为隔热、防腐效果比较好,价格也相对便宜很多。于是秦海棠只说是朋友农庄想做成家庭式度假宾馆,需要现做两个样板,他老丈人了然。于是姐弟俩将一个两室一厅,带厨房卫生间,大概只有60来平米的手稿图发给他。但是因为这个要求多,做好起码都要20天。

  姐弟俩也觉得可以接受,反正在月底前交付就好。这时候的他们可根本想过时间管理这个问题,一切都只是想到只要在30号那天离开这个地方就好,至于在这之前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他们根本没有细想,也是因为他们这个失误差点让一家人后悔,当然这是后话。

  到了晚上,李兰和秦佩开始逛商场,虽然决定要顺些东西,可是当秦佩手上拿着一袋方便面时,忐忑地四周乱望,搞得周围买东西的顾客都带着怀疑的目光看着她,她才发现小偷这职业不是谁都能做的。

  李兰一巴掌拍在她脑门上,笑着骂了一句:“没出息。”

  秦佩无奈得摸着后脑勺,低声说:“我姐弟俩就是这样给你打笨的。”她瞟了一眼鄙视她的李兰说:“再说,我又没干过这事,不敢不是对的吗?”

  李兰也没好气地笑着说:“是谁说要’旁门左道‘的?”

  秦佩咬咬牙,在货架最里层,装模作样地翻找东西,实质上她将手中的一包泡面收进了空间。收完后,满脸开始发红,细细的薄汗浮在额头。

  李兰也不自觉地看了下周围,她轻轻地松了口气,小声地说:“小心点。”

  偷东西,是不好的行为,可是此一时彼一时,超市那么多东西,过些天都会压在废墟下面,与其变成垃圾,不如给他们,让他们有活下去的希望。

  两人调整好心态,又悄悄地拿了好几次,因为第一次,也不敢多拿,自己的购物车上也放了点东西,直到她们回到家,才相视傻笑了一下,开心地将顺回来的东西重新打包整理,因为空间面积有限,很多东西都要有效整理,才能放更多的东西。

  第二天,在曾小桃疑惑的目光下,秦佩将一袋面粉收进了空间,她张着圆圆的嘴型,颤抖着说:“真……真的?!”

  秦海棠嫌弃地骂了一句:“猪。”

  这话一说,立马遭到秦佩一巴掌打在他的手臂上。他立刻怨念地上班去了,他今天还要去拉些水和面粉回来,还约了种地瓜的农户。

  曾小桃根本没将他的话听进去,她还沉浸在震惊中,她因为在自己舅舅公司上班,平时特别清闲,无聊的时候就会看小说,什么穿越、空间、修仙小说都是她的挚爱。

  这……真的是传说中的空间吗?她条件反射地用手摸了下秦佩四周,很是神奇地有点呆傻。她想起昨晚秦海棠跟她说的话,说地球月底将会发生巨变,世界末日就要来了!

  虽说她震惊真有空间,可是要她相信世界末日,她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她昨晚在各个官方网站上查询,根本没有任何大灾难的任何消息,难道专业的科学仪器一点征兆都发现不了吗?

  所以,她现在只是很好奇那个空间而已。

  秦佩也没过多解释空间的特殊,只是说目前只知道可以放东西,而且面积不大。

  就这么过了两天,他们收到了太阳能发电机,秦海棠特地请了一天假,跑去和老丈人研究这台仪器,虽然是便宜货,但是原理是一样的。

  她又打电话给了何浩源,因为何浩源家族本就经营专业户外用品,而他自己又在个国企药厂里挂了职,但是因为秦佩的原因,硬是通过关系进入她工作的公司任职。给他打电话主要是想到他们专业户外衣服和药品,看能不能从一些源头采购,便宜、方便。

  何浩源今年43岁,比秦佩整整大了10岁。他们原本是邻居,在秦佩一家没有盖小楼时在同一个小区,同一层楼。做为邻居,何浩源表现是很热情的,他早年离异,前妻和女儿住一起,他一个人住他们这个小区。

  一开始,秦佩看他经常来蹭熟悉感,以为他对自己那风韵犹存的老妈感兴趣,于是经常还有意无意地想撮合他们,虽然是姐弟恋,但是两人在一起也挺般配,再加上何浩源表现得也挺有男子气概,而他们这家里一直都挺缺乏这种阳刚之气。

  哪知道乌龙的是人家压根从开始的目标就是她自己,他以为秦佩也是离异独自带着孩子在娘家过,长得又有气质,而且待人接物大方得体,谈吐深浅得当,想着这样的女人一直是自己想找的对象的标准,喜欢的紧。于是毫不吝啬地释放自己能力,平日里对这家子老小要多照顾就多照顾。

  当秦佩得知后囧的她几天不敢见人,从此基本上绕着他走,谁知道后面他竟然也跑到她上班的公司来上班,只因为公司老板正是他哥们。

  她找他谈过,说自己家庭幸福,老公也在单位上班。但是对于何浩源来说,他觉得秦佩和老公一直分居两地,一定是有原因的,这样的婚姻也是不长久的,所以他愿意等。

  秦佩一股老血差点喷他脸上,能说他想多了吗?能将杯子里的水泼他吗?之后秦佩就不太理他了,而何浩源照样该关心就关心,该表现就表现。后面她们搬离了小区,也就只是在公司里碰碰面,其他交集就少了。

  现在何浩源一听秦佩找他帮忙,立马来劲。

  秦佩没有过多废话,就问他们家有没要清的库存,一般专业品牌户外用品,每年都有库存要清货的活动,有些还是几年前的款式,因为有了新一代功能或是材质的产品,就会淘汰这些旧的库存。他们一般会便宜打折处理了。

  何浩源没有给她失望的答案,他们有很多旧款的冲锋衣和租赁过的帐篷、还有一些旧款的鞋子今年都要处理。

  秦佩大喜,每个有的尺码款式都定了十几套,大人小孩都有。

  何浩源也开心,还自己作主送了她很多东西。之后,秦佩又跟他要他们药厂生产的药品原膏,就是没有经过稀兑制成药丸、药片的原膏。按秦佩的了解,何浩源挂职的药厂效益一直都很好,因为市面有几个很出名的抗感药品、抗生药品都是这个厂里出来的。她要些原膏,一来体积不大,而且效果更好,只是在使用时要非常注意用量,毕竟都是浓缩的。

  何浩源答应,说要一个多礼拜才行,但是他很好奇,秦佩为什么要这些东西,她又不卖药,买那么多干嘛。

  秦佩只是告诉他说,做准备的,并有意无意地说起,听到消息说,30号晚上会有大地震。

  他好笑地说她道听途说,如果真有什么大地震,他们早就收到通知了,他们药厂本就是半国企公司,而且他们家好几亲戚都在B市机关工作,如果有什么消息,他不早比她知道?

  秦佩也好笑地说信好过不信,也随意地他说,还是小心点好。之后约好送货时间,在他想叫她出去吃饭的请求前,她挂了电话。

  秦佩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也不是势利的人。何浩源家里条件是挺好的,对她也百般的好,她可以想象如果他俩在一起,对方估计会把她当女儿来疼。可是,她不喜欢,她也绝对不会喜欢。

  她已经有杨大侠了。

第八章:准备物资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