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拖沓

  此时的何浩源居然也笑了起来,不过他的笑声中带着些许的讽刺:“军婚?难道年复一年的两地分居,你心甘情愿?”

  “何总,这是我的事情,关你什么事!”声音带着冷冷的语调。她的性格就是这样,天塌下来的事情,只要好好说,基本不见她带什么脾气,但是如果言语尖锐,她就会像刺猬一样防备别人,捍卫自己。

  何浩源没有因为她的冷漠而放弃游说,他直觉这次他一定要坚持。

  “我是为你好,你不要那么天真以为自己真的什么都能行,你现在才30多岁……”

  “先不说这是我个人问题,我乐意!”她骄傲地抬高下吧。然后接着冷笑到:“难道我身边有了别人的守护,就不会生病?就不会难过?”秦佩站起来,不想再跟他交流下去。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女人照顾着,我的付出你也看得到。这些年我也没有接受其他女人。我欣赏你的能力,所以我选择和你一起工作。我认可你的为人,所以心疼你的付出。可是你还是觉得那远在外省,一年只能见一回的军人好吗?趁这次跟他分开,我照顾你余生。”

  秦佩甩开他的手,有点苦笑不得,她从愤怒到现在的搞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说:“谢谢你这些年对我们的照顾,我想我从很早之前就一直跟你说,过好各自的生活,我没有觉得自己给过你什么希望。所以,我的余生,我会很好地生活下去,再次感谢。”

  她从他身边走过,又说了一句:“余生也许不再相见,保重。”

  秦佩是个骄傲的人,再苦,她可以自己舔伤口。再累,她可以自己躲起来安慰自己。她绝不会将自己狼狈的一面在硬要掰开她伤口的人面前展示,因为这是自己的选择。

  记得在民政局签名之前,杨宸又问了重复几次的问题:“往后的日子里,我不能时刻陪伴,你生病、难过、失落我都可能帮不了你,嫁给我,就是嫁给一个承诺。你还愿意吗?”

  她边走边想起当时的情形,她好想说:就是这个承诺,圈固了她的一生,也让她心甘情愿付出到现在。

  何浩源的话并没有让她感到多少的困扰,因为之后的日子里,他们基本是不会再见面。她快速地回到家里,决定马上启程。

  有些人注定是过客,可是有些人注定了会有纠缠,世上多少人深陷在这个泥泞里出不来,何苦执着。

  看着手机显示来电,秦佩很心情很复杂,因为上面显示:爸爸。

  这是种复杂的心情。她老爸在她和秦海棠很小的时候就出国赚钱去了,而且年轻风流倜傥,没守住几年就和老妈离婚了。之后找了个有钱的女人在外国潇洒了好些年。结果因为和对方的小孩合不来,硬是给赶回家,自然他们那个家也散了。

  所以临老了,孤独一人,钱也没有、人也没有,凄凄惨惨。说实在,秦佩偶尔会心疼他,虽然她和老弟的生活他从没参与,可是毕竟是自己父亲,也看不得他凄凉。

  她接了电话,可是内容却让她有点抓狂。

  秦国栋说要来他们家住几天,他收到秦佩的信息了,想来一家人在一起安全点。

  这么多年了,李兰对他是怨恨的,可是她和老弟是无奈的,一来是自己父亲,二来从小到大内心都很渴望父亲在身边。

  他们没有一家四口一起去公园的回忆;没有父亲严厉教导你做人的记忆;更没有极品亲戚欺负自己时,父亲伟岸的身影能替你遮挡的感动。

  他们也会埋怨秦国栋,可是在内心,他们也许更多的是期待他的回归。

  本来决定要立刻启程的秦佩,回到家里将要等秦国栋的消息告诉大家,立刻引来李兰大声呵斥。

  她并不是骂秦佩,而是在骂秦国栋拖累小孩,一辈子除了给小孩赋予生命外,从来没给小孩付出过,现在这个时候又来拖累他们,她气愤!

  李兰这么骂,是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孩子绝对会等那男人的,从小到大,她又当爹又当妈,但是怎么可能真正替代父亲这个角色?!姐弟两都是很懂事的,在她面前,从来没有问过或者要求过要父亲的任何要求,可是她怎么会不知道他们内心的渴望。

  特别是秦佩,多少次受了委屈,自己躲在浴室里哭着喊:爸爸。每次学校的活动,她都不会告诉自己,因为她没有时间去参加,但是她会BB机留言告诉秦国栋,虽然他也从来没有参加过。没钱交学费的时候,她会偷偷打电话给他,当然也没有找到过,因为她一直都在给过期的号码留言和打电话。

  好不容易,小孩们都长大了,秦国栋对他们的影响淡了很多。偏偏那男人又回来了,说什么一家人!她怎能咽下这口气,她心疼自己的孩子!

  不管怎么样,秦国栋是要等的,因为曾小桃的妹妹也要一起去,曾爸爸不肯走,因为公司走不开,儿子也还在上学,但是答应会注意,虽然回答得很敷衍。

  曾小桃也没有多在意,但是还是强烈要求30号晚上要在空地上外宿,两帐篷都准备好给他们。

  曾小花一家四口,小孩都还很小,但是因为跟姐姐感情比较好的原因,虽然结婚各自成家,但是两家离得也不远,经常焦不离孟。这次听她姐说顺便去自驾游,便也怂恿着老公跟着去了。于是,秦佩一家怎么样都得等到第二天中午才能出发。

  秦佩懊恼的抓了抓头发,她怎么忘记最起码的时间规划!

  明天就是29号!

  这里开车去Y省,起码要28小时,但是他们一家大小,车上孩子多,根本不能开快,所以他们的时间变得非常紧迫!但是现在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祈祷他们能在地震前找到合适的地方避难。

  秦佩又打了电话给杨宸,还是关机状态,她很着急,不知道他在哪里,也不知道公公婆婆到了没有。

  第二天一大早,李兰做了最后一顿热乎乎的早上,一家人开始将家里能用的东西都搬到一楼,搬不动的就秦佩自己动手。

  李兰哭着看着住了两年不到的新房子,用手摩挲着墙壁,她多想连房子也带走啊。

  曾小桃是无语的,难道还真的不再回来了?这里是她的家,怎么可能不回来?

  杨铭看着舅舅将一些吃的东西搬在车上,他刚才还看见自己的房间空空的,那些床都好神奇不见了。心里想着是不是要搬家了。

  他好奇地拉着妈妈的手问:“妈妈,我们搬家吗?”

  秦佩看着他稚嫩的小脸,清澈的双眼里倒影着自己的身影。她心疼地摸了摸他的小脸说:“是的,我们去爸爸那里。”

  “是去很多叔叔那里吗”他兴奋地拍了下手掌。

  秦佩也开心地笑到:“是的,很多武警叔叔那里。”

  杨铭得意地跑到哥哥秦梓乾那里炫耀去了。

  看着几个小孩那欢快的笑闹声,她有种风雨欲来无人知的悲凉感。明天之后,还有多少孩子能这样开心地玩闹。

第十五章:拖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