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秦佩是在一阵集合哨中惊醒的,她噌地坐起身,看到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脑袋一瞬间的懵圈,然后想到他们已经到了杨宸这里,才松了一口气。

  身边还有余温,但是却不见杨宸,她拿起床头的腕表,一看居然是第二天的早上六点多了!这一觉睡得有点久了!

  她快速起来洗漱穿衣,然后去了隔壁公公婆婆那里。

  杨伯明看见秦佩过来,笑着对秦佩说:“小佩,过来吃早餐!”

  “好的,爸爸。”她看了看没见到杨铭的身影,刚想问起,杨伯明就有点不高兴地对着她说:“铭铭不肯跟我们睡,昨晚死活要跟你们挤,宸子不肯,他哭闹了好久后跟他哥哥挤去了。”

  秦佩听了后有点不好意思,杨铭是有点恋母的,时刻都像粘在自己身边。但是她也没有办法,谁叫他爸平常不在身边,小孩本来就挺没安全感!再说这爷爷奶奶一年才见一次,不亲密也有点情有可原。

  但是作为儿媳,孩子这样的表现仿佛就是她有亲疏有别的教导!

  “这铭铭都不肯下来吃饭,说什么要吃外婆做的饭才好吃!”还没有见到人,就听见杨思琴的声音穿进来。

  这会杨伯明的表情更不好了,因为家里一直都是他做饭,杨思琴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有点少奶奶的生活,洗衣做饭都是杨伯明的工作。这会听到说他做的饭不好吃,脸色即刻就不好看了。

  秦佩在旁边也微微皱起眉头,杨铭是有点牛脾气的人,但是他同时也是专情的人。他从出生到现在都是和外婆他们住在一起,每天也是吃李兰做的饭菜,如果说讨论分辨谁做的饭菜好吃倒不至于,但是说到习惯,那肯定是外婆更加知道。

  而且,杨铭本来就跟爷爷奶奶还有些生疏,妈妈又不在,选择在外婆家吃饭也可以理解!

  虽然如此,但是眼前两老好像并不是这么想的。

  “他外婆做的好吃,我做的不好吃吗?他是北方人,要习惯我们的饮食!”杨伯明将手中的菜碗有点重地放在桌子上。

  杨思琴看见秦佩站在客厅里,话锋一转:“你起来了?洗漱没有,赶紧吃早餐。”

  “妈妈。”秦佩有点尴尬地唤了一声,为什么她觉得自己面对野狼大虫时候都没有那么大的心理压力?现在面对着这两老人,自己小心翼翼地样子有点心累?

  “外婆做什么早餐我们也会做,为什么要在别人那里吃?”杨伯明没有理会杨思琴的颜色声音有点高。

  “什么别人!爸你注意你的言辞。”门口传来杨宸低沉的声音。

  秦佩松了一口气,在这个家里,杨宸和秦佩是配合默契的。不能说杨伯明和杨思琴小气不通人情,他们是50年代、60年代的人,而且一直都是勤勤恳恳的老实本分的人,如果不是因为杨宸娶了外省媳妇,他们要见外孙,他们连火车都不知道要怎么坐!这样的父母本就比较守旧,但是心眼是单纯的。

  所以做为儿子的杨宸在父母面前,他都是向着自己媳妇,因为秦佩是个很懂事的人。而秦佩则会向着他父母!

  这样就让两个老人总感觉秦佩才是自己闺女的感觉!

  这种方式无形地就化解了很多的生活上的矛盾,因为本来南北生活习惯就不同。

  杨伯明被自己儿子这么呵斥了一下,气势也就没有了,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就是觉得铭铭跟我不亲。”

  “昨天才到亲什么亲,过多两天不就亲了?”杨思琴在旁边瞪了老头一眼。

  “我去叫他下来,这家伙估计是在发脾气。”说完便楼上,走在楼梯上她突然想起,这楼怎么还能住人?!

  再看了下周围的楼房,那些独栋老旧点的房子都倒塌了,这一排的四层高的楼房倒是安然无恙。

  她决定一会问问杨宸。

  到了李兰这里,见到满眼通红的杨铭独自坐在客厅了,自己在那擦眼泪,那样子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看见她进来他立刻就哭了!他已经一个晚上没有见到妈妈了,他怕妈妈给怪兽吃掉!

  “宝贝,你答应妈妈不随便哭鼻子的呀!”秦佩摸了摸他的头顶。

  杨铭点点头,可是还是不断地抽泣。

  “你儿子就是离不开你,昨晚好不容易睡着了,今天那么早起来就坐在这里发呆。他奶奶来接他,他都不肯去。”李兰在旁边说。

  秦佩头疼,回头得跟杨宸想想办法怎么解决儿子粘人的习惯。

  两人一起回到了杨伯明那里吃早餐,这个不愉快的早晨并没有妨碍杨家一家团圆的早餐气氛。杨伯明刚才虽然生气,可是看见杨铭那乖巧叫着爷爷奶奶的样子,心又酥到不行,又亲又抱直喊:小祖宗。

  秦佩满头大,儿子可从没有这么溺爱过,真养成祖宗了那可不翻天!

  杨宸大手捏了捏她的收,眼神示意她别那么在意。

  “对了,这里怎么楼房怎么还能住人?”秦佩问到。

  “这里看上去不是新楼,但是一开始矿务局建造的时候就用足了料,去年我们翻新营房的时候这栋楼就归我们了,我们也顺便翻新维护了,地震后浅龙潭的房屋破损不是很厉害。”杨宸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四中队那边是老营房,当时四中队长就受伤了。”

  “你们不是收到通知了吗,他们怎么还会在建筑体里。”

  “我们收到通知要警惕预备,做好防护措施,但是谁也不知道四队长怎么会在营房。”

  饭后安抚了杨铭后,杨宸带着秦佩来到整理好的办公室里,肖山也正好在那里坐着,似乎在等她。

  “小秦。”肖山笑着和秦佩打了声招呼。

  “指导员好。”秦佩也礼貌地回应。

  “我们想再详细点了解那个怪物的资料。”肖山收起嬉笑的脸孔,认真地说。

  秦佩也点点头,这本来也是她内心里最担忧的事情,早上起来到现在,她都忍着没有问杨宸对待这个问题该怎么办。

  “我知道的也不多,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攻击力很高,对了!昨天我忘记说了,这个虫子的尾部可以发射炮弹一样的东西,昨天在它烧伤以后,它就用那尾部一开始喷出碗口大小的光球,那球打在地上东西都没有了!发射了几个后就是很多小小个的,不过小个的光球好像攻击力就弱很多。然后那虫子就死了。”

  杨宸和肖山对视了一眼,这么重要的细节昨天秦海棠并没有说,如果说秦佩忘记了,那怎么秦海棠也会忘记!

  “你能将那虫子的图案画一下吗?”肖山说到。

  秦佩点点头,她边画边解释说:“它的眼睛会360转动,它的颈部有很多腮一样的东西,平时看不见,但是它们的声音都是从这些腮片一样的东西震动发出来的。”她在自己不是特别标准的画技里描述着。

  “我怀疑他们交流的方式也是通过这个声音的频率来表达。”她抬起头看着聚精会神的两人,见他们点头,她在大虫腮部下面两寸的地方画了个很淡的颜色说:“这个地方是它身体最柔软的的地方,我们在它死后发现的,不然它的全身都是坚硬无比!”

  “那么坚硬,你们怎么烧伤的?”肖山不解地问。

  “我们在发现狼群的时候,就用几个瓶子做了个燃烧弹,以前杨宸教过我。”

  杨宸眼神闪烁了一下,他仔细观察自己媳妇的表情。如果肖山没有发现媳妇言辞中的一些漏洞,那么他是发现的。

  在大山里,他们怎么来的玻璃瓶?哪里来的汽油?

  肖山关注的重心确实不再这里,他听到说杨宸教自己媳妇做燃烧弹就有点怪异地看着他。但是他很快给秦佩的话吸引过去。

  “燃烧弹在它背部燃烧好一会才能对它有伤害,一开始它好像只是在保护自己翅膀,可是时间一过它就很暴躁。”

  肖山将一只收放在下巴开始思考着,杨宸再次看了看自家媳妇,眼神里赤裸裸的探究。

  秦佩悻悻地挑了挑左边的眉毛,杨宸嘴角微微勾起。

  也许媳妇还不知道自己强装镇定的时候的表情有多么心虚。

  “我看我们安排的巡逻队还是再考虑一下,如果这山上真的有这么危险的物种,战士们上去也很危险,不能就这么送人头上去。”

  秦佩听后吃了一惊,她赶紧在纸上画了个简单的山体形状。然后指着上山时遇到大洞的大概位置,说:“这里是那个虫子出来的洞口,它们应该在地下很长时间了。”

  “这个怪物我根本就没听说过,如果说是地下冒出来的,那它们什么时候在下面的呢?”肖山疑惑的问。

  当然谁也解答不了这个问题。

第四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