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揽月待君归

告情韶光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再遇不知归期

  “据说途山倾城妖离成仙了,还真有这么邪乎。百年来,还头一次听说真的妖成仙。”

  “确是怪哉,这城内几年来日日不得太平。现在倒也安宁了许多。”

  “城南的晦物都也不来作怪了。平时这晦物都吃活人心。可怕得很喏!”

  “以前陈家的公子就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

  “胡说八道!尔等若在胡言乱语,我便杀了你们。”面容清秀,身着一袭白衣,腰间一玉佩。手握长剑,剑气凌人。一股不羁从骨子里传来。

  陈家二少爷?

  话说陈家二少爷可是出了名的知礼亲民。如今,怎么如此鲁莽?

  个个也都识相的闭了嘴,也还是有不服之意。一个白眼瞪到陈家二少身上。便转身向小巷走去。

  “听说,陈家挺富啊!哥几个,走起!”

  “好!今晚可要大干一场!”三两个壮汉的声音从小巷传来。巷外的倾城妖离可是听的一清二楚。

  “呵,胆子不小。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看来,这世道,还是有很多人不知天高地厚。陈家也敢去冒犯。”

  忽的想起前世自己的罪孽,下定了决心转身离去,没有一丝感情。

  恨!恨吗?

  爱!爱吗?那日她烈火焚心之时他怎么不想到会有今天。

  现在的她已经不信爱了,因为被伤害过。背影让人心疼。

  翩翩公子跟随在后,手中一扇,名为随念。

  随着念想,跟着思念。却也是妖离丢弃之物。

  “这个扇子,你还要吗?”

  “不要,从此我与他再无缘分,无瓜葛。”一转念想,回过神来。便跟丢了。

  失望转身离开,看见一熟悉之人

  “你跟着我干什么?师傅允许你下山了吗?”

  “我……我……”

  “那个……我……”憋了好久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倾城妖离也没了耐心“有话快说。不必紧张。”

  深吸口气,开口道“师姐,师傅说这次游历任务你不用执行了。命我来带你回去。”

  “为何如此?此次游历任务可增仙阶,为何不执行?”

  “这个……我不知道……”

  “快说,你认为你有什么事可以瞒得了我?”

  从小到大,倾追也是妖离带大的。要不是当时仙阶低下。怕是现在倾追也应该称她一声师傅。

  “师姐,我也是偷听到师傅和月上仙人说的。他们说你近几年有……”

  “倾追。”

  倾城妖离连忙行礼“师傅”

  “师傅”倾追低下头,不去看他。

  “妖离啊!该回去了。此次游历。便到此结束。”

  “师傅,徒儿有疑。”

  “尽数道来。”

  “为何如此。”

  “你在本座座下也两百年有余了。难道还不知什么叫师命不可违。还是到人间历练一番。礼数都不懂了?”

  “并非,徒儿乃知一家贵人将遭血光之灾。欲要化解。还请师傅宽恕。徒儿明日就回。师傅在仙界不过也一会儿而已。”

  “不可!”

  “为何不可?救人乃是我们本就应该所为。难道师傅是见死不救之人?”

  倾追也惊讶了,自从自己来到师傅座下,还未见过师姐如此不听师命。师姐从来都是小仙仙阶最高之人。从未忤逆师傅。待人也十分和善。可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

  “那便如此,师傅。徒儿走了。”

  师姐是师傅最器重的徒儿,平时从来不打不骂。师姐也尊师重道。师姐自小聪慧,才艺过人。也不争不抢,就是生前无父无母。堕入魔道,被万人唾弃。

  而现在却成了一个逍遥小仙。虽说整日背经书,却也实在悠闲。

  几名盗贼翻墙进入陈家,四处分散。每人腰间有一小袋。名为储袋,可容下一座山。却也珍贵。

  “啊!”丫头看见了小偷,惊呼出声。被盗贼所见。扣住喉咙,死了。

  府上的人也醒了一大半,统统出来找寻。什么也没有找到,陈母问之“何事?”

  “无事,就是夜猫叫。没事。”

  “母亲,您身子弱。还是早些休息。免得惹了风寒。”搀扶着陈母走下去。“你们也都回去吧!让我来照顾母亲。”

  “是”仆人接数退下,将母亲被子掖好。坐在床前。月亮照在脸上。就好像一幅画。

  比起先前的陈家二公子也是多了几分成熟,身子骨也硬朗了许多。

  陈母也怀疑,自己的小儿子从小到大都是身子弱,现在竟也可以执剑了?

  “凌儿,你这剑是你大哥的?”

  “嗯……?对”

  “你大哥也失踪十二年了,你也变了不少啊!娘这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怕是不知道哪一天就走了。”

  “娘,你瞎说什么。你身体好着呢。别乱说。”

  “就怕我这儿子照顾不好自己”

  “娘,你这几日怎么变了这么多?”

  “不是娘变了……”陈母看看眼前的陈逍遥。装?她看着他们长大,难道不理解自己的儿子?大儿子生性稳重,自小习武。体魄远远好于二儿子陈松青。二儿子自小体弱,从小到大都在调养身体,一直调理不好。便也性情温和,善读书,喜读书。

  “遥儿,娘知道你二弟已经……娘不会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你必须好好活着。这五年尽量不要与女子接触。”

  “娘……你早就知道了?”

  “怎么不知道,我从小带大的儿子我能不清楚。你二弟也告诉我了。”陈母抹了抹眼角的眼泪,紧紧抓住陈逍遥的手“遥儿,你二弟知道自己身子不好,便用招灵之术引你的魂。”

  “娘,我上辈子欠您和弟弟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还清了。”

  “六年前,我们迟迟找不见你。便请来道士。道士说你已经……

  你二弟当时在门外站着,知道招灵之术可以将你救活。便苦练招灵之术。自从一个月以前,我就知道你二弟已经……”

  在陈逍遥尚在陈母肚中时,便遇见一白眉老人。白发及腰,一身白衣。

  “夫人,您可是无焚山焚主之徒,荟榆”

  “敢问您是”

  “你怀中之子,命有一劫。”白眉老人顿了顿,无奈道“为一人入地狱,终不得好果。余生一人,永不入红尘”

  “你这人怎么这样,一个还没有出生的孩子。你怎么能这么诅咒他”陈晋珉很生气,自己的孩子还未出生就被诅咒。气的当时要不是荟榆制止,恐怕就要抽出仙鞭,教训他一番

  “不可鲁莽”荟榆知道他的意思。毕竟自己也曾是焚主的弟子。话中意思自然懂得。

  丧父,丧母,丧亲人。终孤独终老。不得踏入红尘。

  可是,现在的陈松青并不是陈逍遥,而是外传的无恶不作魔头。

  (本章完)

  

再遇不知归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