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男孩子(二)

  “护国法师开道。凡人~退下~”一身极其尖锐的,说不清打哪来的声音腾空而起。

  门外的对骂声戛然而止。

  巧子染从梳妆台上跳下,一个踉跄后,跑出了大门,跟着人们一齐跪在地上,俯下身。这是规矩,像巧子染这种着麻衣,耕农地的人家是一定要下跪的,俯身俯得越低越好,要是护国法师看你跪得不好,是要挨打的,往重了说,那就是要掉脑袋的事。所以,不少妇人都强压着孩子的脑袋往地上磕。

  “哒哒哒”巧子染所能看到的只有白色的衣摆,上面还精心绣着丹顶鹤色图案,这是护国法师的家族的标志。

  这时,也是阴差阳错,从小就倒霉催的巧子染又遇上了难得一遇的奇事。

  护国法师开道不为别的就为了东到皇城,在城中走一圈以示招风洗尘,祈求一路平安。然而近日皇城动乱,朝中人心惶惶,更是有心机深重之人。开道对列便出奇的拿了剑。要知道护国法师是以静为主,也就是练练丹药,画画符,摆摆阵祈求什么国泰民安罢了。拿剑只是为了在气势上压倒心思有异的人。

  门生门仿佛没有习惯有剑在手的感觉,也不知是哪个粗心的门生,将剑穗从巧子染手背上略过。偏偏这剑穗又不是普通的棉绳做成的。是难得一见的“仙绳”。此仙绳,遇鬼便发热发烫,红的像火一样。遇仙便会自动脱离剑体,缠自仙人手指间。世人百家常笑谈其为“墙头草”。

  毫无征兆的,仙绳“啪”一声断了。从门生的剑柄上飘然然的落在了巧子染的手边,仿佛是为了回应那一根仙绳,所有门生的仙绳都断了!“啊啊啊?”“法师这?”“这批仙绳是谁进的货?”门生们的声音从巧子染的头顶传来。

  巧子染被铺天盖地的声音所惊到了,使劲看着地上的仙绳,听茶楼里说书的说仙绳长相非凡,似有灵性,像游鱼像细蛇,会表达情感。而这地上的,确是和普通的棉绳一般无二,而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白到最后几乎成了透明。

  “这怎么回事!”“几百年来从未听闻有此等事!”“这仙绳是在告诉我们什么?”...

  巧子染也懵了,这时一只冰冷的手挑起他的下巴。巧子染一抬头,大惊不妙,是护国法师!那顶乌丝礼帽,与众不同的金色衣绸和每家每户墙头贴的法师画像一般无二,眉眼间的衡气,逼得巧子染眯起了眼...

  “睁开!”巧子染一哆嗦,颤巍巍得睁开了眼。

  法师明显是震惊了,眉头一禁,忍不住放大了瞳孔,而众门生也是叭叭叭叭叭叭得讨论了起来。说的术语,巧子染一个也听不懂。但是其中还有一个门生念得一句“啊弥陀佛”差点逗得巧子染笑起来。

  放在巧子染下巴的那只手,使的劲有些大了,疼的巧子染忍不住列起了嘴。

  “你看,你看”“这是...”“祥瑞?祸国?”法师的手一松,巧子染一抬头,白昼这时早已变成了黑夜,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黑,而是,而是那几十根的仙绳一起齐齐向天御去!那刚才是透明的小小的仙绳一下子变得巨黑巨大,硬是把太阳光给挡住了!

  而在巧子染身边的法师,身行一颤,低头抓起腿软的巧子染,道:“嗯...谢谢上帝,这不是个男孩...”

  

男孩子(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