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抽血换清

  “跟我走...”面具下的小男孩发出很低很低的声音,声音极其的空灵,也极其的好听,说这话时握住巧子染的手一紧,竟是让巧子染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打心眼里觉得他就是好人。

  巧子染还没有忘记自己“女子”的身份,想着,万一他是想做一会英雄救美,这不刚好便宜了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

  巧子染掐着声音,捋了捋发丝,道“这怎么了?”

  说罢,便抬起头来看面具男孩,眼神在一瞬间对上了,面具男仿佛一震,眼神里衍生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是巧子染所看不懂的,显然,这不是一个孩子该有的神态。

  那一阵一阵萦绕在他身边的香气更是惹得巧子染想贴近他,实在是妖祸至极。

  如果是巧子染是祸国,那么这位白衣飘飘,出尘不染,眼睛好看得让人觉得不用烧符也能看清此处情景的样子,那一颤一颤的睫毛更是惹得人想揪一根下来。巧子染心一明,道怪不得要带个面具,这要是不戴面具,全世界的女人不得疯啊。简直比祸国更为祸。

  听到巧子染细细的声音,面具男孩仿佛是身形一斜,但还是站稳了,把握着巧子染的手放开,侧着脸对巧子染,道:“有邪祟混进来了。”

  “邪祟?”

  “你看到的这些人,都是假的。”

  巧子染心一惊,往旁边看去,震惊!这些“百姓”手垂着,排在了门生和法师后面,而前方的门生和法师都急着画符谁也没注意到后面。巧子染心生一阵恶寒...“都是假的”?陆陵也是?

  “不是...”刚开口,就被面具男一只很暖很香的手堵住了巧子染的唇。

  巧子染瞳孔猛得一缩。

  都变了!都变了!那帮人正在揪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的头旋转了三百六十度。而后“啪”的一声,从颈部断裂,但没有血喷出来,而是一团黑气从身躯里倾出。众门生感觉到了一股杀气,分分回头,拔剑,也就一瞬间那股黑烟窜进了他们的嘴里。只见那些被迫吞进黑烟的人,黑眼珠逐渐翻了上去,翻到整只眼睛只剩眼白。从脖子出爬出了一条又一条的黑线。头皆是一垂。

  而从小就抽血换清的法师自然没受到影响。要知道年纪轻轻就当上法师的千百年来只有他一个,不光如此,他还是千百年来第一个完成抽血换清的人!所谓抽血换清就是指在很小的时候,在妈妈肚里马上要成型时,将他刨出,用几乎想也不敢想的方法,把血抽干,引入百毒不侵,鬼见都得绕着走的神水。而光是这神水就来之不易,神水只是在天河上限流淌着得水,说书常自以为很幽默得比作,七仙女的洗澡水。而那有一灵兽压镇,所有人步入结界就法力,灵力全失。也不知道法师家用了什么方法能从神兽手里夺去仙水。

  抽血换清,最恶心的一点,也是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事后还要把胎儿再放回去,继续养着!简直是想也不敢想!也就是这样,扛着全家人期望的法师就诞生了,传说,当天那是祥云横飞,银雀在法师出生的宫殿绕上了好几绕!传说中仙帝降生也才绕上了三绕,而法师则是绕上了整整一天!大大的祥瑞啊!几乎是用以想也不敢想的速度,飞快的当上了法师!而关于法师的抽血换清随之也像插上了翅膀似的,飞便了整个山安国。引得仙帝亲自出京,来来回回三趟,他才答应做法师,而条件就是,不去仙京,还是在他出生的地方办事。

  好一个少年有为!

  而此时这位少年正两指见加着一张正在燃烧的符,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搭在肩上,火光映衬着那张俊气的脸。而那张脸上分明写满了怒气!

  要知道,哪个不开眼的邪祟敢找上法师啊!

  “昨夜,全村的人都死了。你今天早上看到的只是邪祟假使的躯壳。”面具男孩又是语出惊人。

  难怪!难怪在门前对骂的父亲,母亲骂来嘛去就那几句话!

  难怪...难怪。那也不对!明明之前还看见别的母亲在堵孩子的嘴来着!

  “神识。作为一个母亲的神识...”面具男孩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说道。

  “这么说...那帮孩子也是真心想至我于死地了。”巧子染暗暗叹了口气。

  等等!陆陵绝对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巧子染就算闭着眼听气息都能认出他来!还有法师和众门生也不是的!还有...还有他自己又是怎么回事?

  “嘭”的一声,拉回了巧子染的心绪...

  

抽血换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