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西楚年,天皇朝,七月十八,林依彤的生辰,又刚好是瓛姨娘的生辰。

  林府乃金洛城最富贵之人家。林家世代都是朝中重臣,深得皇上的信任。林家老爷年轻时以自己的才貌名噪一方,当时他才十七岁就在金洛城做起了生意,为家里赚了一大桶金。

  林严先的爹在他十八岁时得了重病,尚年四十九岁。林严先是他爹的第四个儿子,又英俊又有智慧,还会为家族争光,自然是林家继承人的首选。而且,林严先的爹——林严雨也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于是就提前把位置给了林严先,并向皇上举荐了他的儿子。因此,林严先成为了当朝最年轻的臣子,也是金洛城最年轻的老爷。

  据说在他十九岁的时候,遇到了人生知己,大張旗鼓地娶回家,當時在場的人都目睹過那位娘子的美麗臉頰和妖嬈的身姿,可不知道為何,在一次出遊,那名女子消失了。在那之后不久,林严先又娶了一位金家千金:金舞蒺,现长夫人。一年后,生下了一对龙凤胎:林严也和林依心。林严先大喜,因为林严也可以继承他的大业,也是林家第一位公子。再后来,他为了扩大家族事业又先后娶了几批女人,其中就有五姨娘和瓛姨娘。林严先对那位女子的承诺——一生只爱她一人,这句话早就灰飞烟灭了。

  今日是瓛姨娘的生辰,所以林严先命令将林府打扫干净,今晚在后院设一个家庭宴会,为瓛姨娘庆生。林严先之所以那么重视瓛姨娘的生辰,只因为瓛姨娘也为他生下了一位公子,名林严明。林严明自幼聪慧,深得林严先的欢心,可他毕竟比林严也小两岁,还要看他自己的造化才知道他有没有能力继承林家的事业。所以,瓛姨娘是长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长夫人一直害怕林严明抢了自己儿子的位置,于是她三番五次地骚扰瓛姨娘,今日是瓛夫人的生辰,她要不闹点事,那才叫奇怪。

  林严先今日命令清扫林府,林依彤自然也不会闲着,要知道,林依彤从小就被林府的人视为仆,因此,她每天有大量的活要做,便使她从小就有虚病,这也是她为何那么瘦的原因。

  “依彤!”林依心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道,“依彤,快别扫了,爹已经准了!”

  “什么事准了?”

  “你上次不是说要做桂花糕送给瓛姨娘吗?爹准许你不干活去做桂花糕了!”

  “真的?”

  “我何时骗过你啊?”

  “太好了!”林依彤欢呼。

  要是别人的生辰,林依彤大概不会那么精心准备。不过,这是瓛姨娘的生辰。

  瓛姨娘嫁到林府的第一天林依彤就关注到她了:因为只有她一人,没有穿戴任何金银首饰,她的头上只有一只木钗,身上穿了一件棕色长裙,闻上去还有桂花和木头的香味。从那一天起,林依彤也就喜欢上的桂花,后来,瓛姨娘对林依彤颇有好感,一开始是因为她那一头淡蓝色的头发,后面,发现林依彤也是个十分聪慧的丫头,便打心底喜欢她。林依彤也常常向瓛姨娘请教,瓛姨娘也把自己的毕生所学:琴棋书画,教给林依彤。可以说,瓛姨娘是林依彤的恩师。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