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陈让的心事!1

  酒足饭饱后,刘玉书开始着手把空盘子都撤下,现在天冷这碗里的油堆起来可就不好收拾了。张老舍不得自个的老婆受累,于是往厨房喊道:“老婆,你把碗搁着,等会我来收拾啊!!”他可不是那种大男子主义的男人,自己家的婆娘一向是心疼的很...忙碌了一下午,自然是到了他发挥余热的时候了。

  而陈爸爸已是见怪不怪,要知道他朋友里头论最宠妻的就属面前的张老了。那顶顶大名经常会让那些做妻子人物的拿来鞭策自家屋里的男人,俨然是“别人的老公总是最优秀!”的广告式人物了,“对了?”张老夹起自家老婆炸的花生米,随口问道:“上次你说.......你那收得文彪的搪瓷盘子齐了吗?”

  没料突然问到自己,端起地杯子一顿,陈让叹了口气,说:“差不多了,再盘看一圈有没有落下的!也能勉强是一套了!”这么快?.....张国记得半年前还聊到这个,本想圈子里头收东西本来就是随缘得很,这遇见了就遇见了,背后那是遇见了却买不到的事儿多得很呢!这家伙冷不丁的居然已经快齐全了....倒还是小瞧了他。“是吗!!那感情好。不打算出手???”陈让沉吟了一会,继拿起酒杯小酌了一口,才说:“哎,张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没收齐全的时候吧!我零零散散想着有人要也就卖了!如今倒是凑成了,反倒还有些舍不得了!”

  就知道他是这么个德行,收来收去的肯定要留出感情,这个舍不得那个舍不得.........他们这行其实本来就像那股市一般,价钱什么的瞬息变化。有些东西的确是越收越有价值,其他的嘛......还真是看运气了。张老又抬眼看了看好友那磨得发白的衬衣领,哎!!这家伙只怕是圈子里头混的最惨的了。一年到头就没见他生活有什么改善,住得也是那小巷子里年年都说要拆迁却一直没消息的危楼,穿的更不用说!就没见他买过新衣服,不过这件事他一个做朋友的也不好多说,“那你倒是说说有多少了?”他想来想去,还是稍微提点一下吧!

  这厢陈爸爸老老实实回到:“前几天细数了一下,三四十个也是有了!”张老筷子一顿,张老扬起眉毛,这么多了?那如果一块出手,价钱什么的可是比单个要好说的多了!“嗯.......你若要有念头出,我倒是能帮你找个好下家。”

  “哦!”听他这么一说,陈让还真有些意外了。毕竟帮人找下家这事可不怎么讨好,一没把握住,两边都能得罪,比如张老这种级别的人精更加不会做这样的事。只见他放下筷子,压低了声音。“你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起过韶山的朱大富?老朱!”陈爸爸稍微一想,好像有些印象。答道:“记得!就是没见过面。怎么?他.....”

  即开始谈了,张老一五一十地与陈让说起,“是这么回事,最近我得知他对于文革时期的物件好像十分感兴趣,你那一套,好好谈谈希望十分大!”手指也开始下意思地一点一点落在桌面上,陈让很是了解这乃张老脑筋转动的表现。瞧着好友认真的模样,自个却有些踌躇了,“怎劳烦你.....”

  毕竟如果这事要是成了,那可是大人情!正所谓借钱易还,人情难还啊!陈让这样最害怕麻烦的独行侠,还真有些难以承受。若是不成也倒是罢了,不过说起来他还真有些动心。打今天来了张老这里,他突然发现这乡下的生活十分安逸。如果把东西出了,在这地也弄上这么一栋小宅子养老,种种菜养养花什么的也不枉自己幸苦了这大半辈子。

  这不是小事,张老也明白,自是不催他,“你莫给我说这么没用的!文革这段故事你我也明白好东西的确不多,但是难得你那边齐全。你屯手头上,以后怎么样难免讲不好。不过,我也只是这样一说,决定在你!不必要太为难。”这样一说,陈让更加难以决策了!“这.....”

  张老笑了笑,终归是不忍心,他太明白好不容易收齐的物件一下全给出去一般人也的确难爽快,抬起手又夹起了花生米扔嘴里,边嚼边说:“我可不是求你出手,这对我来说没半点好处。看你自个....我只是说给你一声。”陈让手一抬,连忙说道:“我是那种不知道好歹的人吗!哎!!!”张老白了他一眼,“你瞧你....活着什么劲儿!!来来喝酒......”端起酒杯,要与陈爸爸碰杯。

  陈让应邀干了杯中的酒,随着酒液划入胃中才似乎下了决心,嘴里慢慢说到:“要不.....还是劳烦你帮我探探??”哈哈哈哈,瞧他的样子张老反倒大声笑了,一边笑还一边拿手指他,最后无可奈何说道:“你呀!!!!”..........

陈让的心事!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