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出走

  封云府

  封云欣雪欣喜的拆开了从皇宫发出来的信件,结果里面的内容却是“太子妃选秀大会取消”!

  封云欣雪双眼无神,任由信件从指间滑落。

  客栈

  千华姝灵拿着信件恨得咬牙切齿,一气之下将信件撕成了碎片!“他玄武国这算什么!仗着是第一大国就可以欺负到我朱雀国头上了吗!一会说举办就举办,过会说取消就取消,把我堂堂朱雀国公主放哪了!”

  相府

  北凌歌一看完信件,便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眼泪如掉了线的珍珠噼里啪啦的掉,最后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星辰阁

  封云心月正在收拾包袱,灵儿则跟在她后头,“主人,你真的要走啊?其实嫁给太子没有什么不好啊!他还救过你一命呢!而且人也很温柔啊…”

  封云心月只顾着收拾东西,头也不抬,“他这么好,你嫁给他算了,反正我才不要。”

  灵儿瞬间脸就红了!嘟着嘴回道,“主人!你说什么呀…灵儿只是只精灵,又不是凡人…”

  封云心月背上了包袱就走,灵儿也只好跟上!“主人,那我们去哪啊?”

  “不知道!反正离开皇宫就行。”封云心月推开了门,拉上唠唠叨叨的灵儿一起消失在夜色中……

  而秋悯染这边则气坏了!他刚刚宣布了封云心月和秋悯政的婚讯,伺候封云心月的宫女就传来消息,封云心月不见了!

  书房

  秋悯染拍案而起,“这个封云心月!实在是不叫人省心!不知好歹…政儿,你亲自带人马在玄武国里不动声色的查找封云心月!记住,切不可走漏风声。若是让人知道封云心月居然逃婚…寡人威信何在,玄武颜面何在,还有你这太子…会被说成什么样…”

  “是!父皇。”

  封云府

  秋悯政一进府就看见封云欣雪用鞭子在抽打一名丫鬟!丫鬟遍体鳞伤,趴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而封云忻芸则站在一边看着封云欣雪像疯了似的一下一下抽打丫鬟。

  “贱人!贱人!封云心月你这个贱人!明明是只麻雀,居然敢和我抢太子殿下?”封云欣雪一边抽打还一边骂封云心月。

  “住手!”秋悯政喝止了封云欣雪,封云欣雪一转过头发现是秋悯政,马上将沾血的鞭子藏掖在身后,“太…太子殿下…”

  封云忻芸一看见秋悯政马上行礼,“参见太子殿下。”

  秋悯政过去抢过封云欣雪的鞭子,封云欣雪吓得后退了一步,强颜欢笑道,“太…太子殿下…你怎么来了…”

  秋悯政收起了平时的温柔,面无表情的对封云欣雪说,“麻雀?你封云欣雪就是凤凰吗?”

  “太子殿下…欣雪…不是这个意思…”封云欣雪低下头心虚的说。

  秋悯政一把扔掉鞭子,转向一直跟着他的黄衣男子,“冷宸,把这个丫鬟带走养伤。”

  “是!”安阳冷宸应了一句便过去扶起那个丫鬟。

  “封云小姐,这个丫鬟我要了,这是一千两银票!至于她的卖身契…你撕了吧!告辞。”秋悯政把银票递给封云欣雪。

  “不…不用了…太子殿下,丫鬟送您了。”封云欣雪讨好道。

  秋悯政则拉过封云欣雪的手将银票塞给她,刚转过身又停住了,然后转回来,“对了!我都忘了,我来是问你们二小姐的行踪的,她说要出来游玩,但我父皇现在找她有事,不知她可有来过府上?”

  封云欣雪一双诧异又气愤的眼睛对上了秋悯政,但又意识到对方是秋悯政而低下头,生气的咬着下唇,心里很不是滋味。

  “又是封云心月!又是她!为什么!为什么她可以得到这么多关注!为什么!”封云欣雪在心里怒吼。

  秋悯政见封云欣雪不说话,便看向一旁的封云忻芸,见封云忻芸还保持着行礼的姿势便说道,“免礼。”

  封云忻芸马上站好,“谢殿下!”

  “三小姐可见过心月?”秋悯政转移了目标。

  “回殿下,忻芸并未见二姐回府。”封云忻芸这句二姐叫得倒挺顺口,要是封云心月在恐怕要被恶心死。

  而封云欣雪见秋悯政与封云忻芸说话,又起了嫉恨!一直死瞪着封云忻芸。

  知道了封云心月不在,秋悯政也无心多留了,转身就走。

  而秋悯政一走,封云欣雪则立马过去给了封云忻芸一个耳光!正一脸娇羞的封云忻芸被这突如其来的巴掌打蒙了!一脸无辜的看向封云欣雪。

  封云欣雪又一巴掌过去,直接把封云忻芸打得摔到地上,她收回了被秋悯政扔在地上的鞭子,瞪着倒在地上的封云忻芸起了嫉妒的火焰。

  “小贱蹄子,居然敢勾引太子殿下!是不是想尝尝我的鞭子!”封云欣雪握紧了鞭子咬牙切齿道。

  封云忻芸吓得爬起来跪着,“不是的!大姐,不是的…是太子殿下问姐姐,姐姐没有反应太子殿下才会问忻芸的…忻芸没有勾引太子殿下。”

  “那你的意思是我的不对咯?是我错怪你了?我的错?是吗!你真是胆大包天!敢指责我?”封云欣雪话音未落,鞭子已经落在了封云忻芸身上。

  “我没有!啊!大姐…饶命啊…”可怜的封云忻芸只能无助的承受着以前封云心月承受的痛。

  “小贱人!你是不是想和封云心月那个贱丫头一样和我作对?封云心月不知得了什么人相救,从一个哑巴变成一国公主,现在又抢我太子妃的位置,现在你也想飞了?你也翅膀硬了?你也要抢走太子殿下了!”

  封云欣雪的怒火借鞭子一下一下发泄在了趴在地上的封云忻芸身上。

  “芸儿!”一个身着白纱衣,挽了一个简单发髻,三十岁左右的女子冲了过来,一把抓住封云欣雪拿鞭子的手并跪下,“欣雪!欣雪!不要再打了…你会打坏芸儿的…”

  封云忻芸趴在地上抬眼看了看来人,颤抖着蚊子大的声音道,“娘…”

  封云欣雪一把甩开女人的双手,“滚开!你算什么东西,白婷婷,你不过是我爹的一个小妾罢了!凭什么让我听你的。”

  白婷婷抓住封云欣雪的裙边,哀求道,“欣雪…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四娘啊…芸儿是你的妹妹…再打下去会出事的,当四娘求你了…”

  封云欣雪一脚将白婷婷踹倒在地,“什么四娘五娘的!我只有一个娘!白婷婷,你一个小小的歌伎也想当我娘?我是封云嫡长女,你女儿算什么东西!你又算什么!一个妾一个庶,不过都是下贱玩意。”

  封云欣雪又一鞭一鞭的打在封云忻芸身上,“今天我偏要教训封云忻芸,你又奈我何!”

  白婷婷见女儿挨打,自己又劝说无效,一狠心扑过去抱住封云忻芸,任由鞭子落在自己的身上。

第二十四章:出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