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对不起。我来晚了。

  晚上十点,青桐市机场。

  林梓夕拖着简单的行李,与楚俊并肩站在候机厅的一角。下午她火急火燎地赶回局里开会,被告知代号Q的犯罪嫌疑人在启南市被当地公安机关控制,而交接工作则由楚俊跟她一同完成,她知道这是在给她机会历练,心里又紧张又兴奋。

  此时的楚俊,一身黑色风衣,单肩背着旅行包,正慵懒地靠在护栏上,别致的蓝牙耳机不知道正放着怎样的音乐,眼眸微闭,神情悠然。

  而林梓夕却在一旁止不住地打哈欠,眼泪汪汪地看着身旁悠闲的楚俊,心里直纳闷,都说公安事业催人老,自己才干了不到半年,就深有体会,他都摸爬滚打五六年了,怎么还能保持着活力和热情呢,光这一点,自己就不得不服。

  感受到她的目光,楚俊抬眸,站在几步之外,看着她泛红的双眼,笑而不语。片刻后,他摘下耳机走上前,温柔地给她带好,又拍了拍她的脑袋,随后又恢复了先前慵懒的姿态。

  悠扬的大提琴声萦绕在耳畔,像习习凉风拂过燥热的心,像汩汩清泉润过干裂的地,困意被一点点驱散。

  之后的三天,一切照计划顺利进行。调查取证,摸排走访。在双方警察的通力合作下,案件漂亮告破。

  合上案卷,林梓夕揉了揉布满红血丝的眼睛,又用力舒展了一下酸痛的腰背,“终于结束了!”

  “小夕,收拾一下,晚上聚餐。”愉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林梓夕抬头,看着对面笑脸盈盈的女孩儿。

  启南市局的同事李可儿,林梓夕刚结识的好友。惩治犯罪的“统一战线”让她们的革命友谊在几天之内火速升温。其实,不仅仅是李可儿,这里的很多同事都和这对师徒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尽管不喜欢觥筹交错的聚会场面,但今天这种情况下,林梓夕没有拒绝。

  晚上九点,饭店门口,楚俊和另外三个还算清醒的同事把一群东倒西歪的“酒鬼”分别送上出租车,又送走几位顾家的女同志后,剩下了几个年纪相仿的单身男女。不知是谁提议去KTV唱歌,大家伙纷纷表示赞同,林梓夕也不愿扫兴,就跟着一同过去。

  包间里绚烂的灯光令人眼花缭乱,节奏明快的歌声从四面八方倾泻而出。林梓夕端着酒杯,看着眼前对唱的李可儿和程宸,嘴角上扬。而她不知道,此时的楚俊也在应付别人的同时,假装不经意地瞧她。墨绿色格子衬衫搭配牛仔裤,原本再简单不过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却给人很舒服的感觉,栗色的中长发随意地扎成一束马尾,两鬓松松的碎发衬得白皙娇小的脸蛋更加可人,许是饮了酒的缘故,她两颊微微泛红,纤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撩人心弦。

  “我们来玩游戏把。”一个被叫做老马的人口齿不清地说道。

  “好啊,玩什么?”

  “掼蛋啊。”

  “得了吧,你看的清这是几吗?”李可儿竖起三根手指在老马眼前晃了晃,“就你现在这智商,跟你玩,我怕别人说我欺负你。”

  大家一阵哄笑。

  最后不知谁提出玩“真心话大冒险”,大家笑着说幼稚,却也没有反对。

  啤酒瓶转啊转,不疾不徐地停在李可儿的面前。

  “哦~”大家纷纷起哄,看着身穿红色连衣裙,一头乌黑大波浪的李可儿,彼此交换着眼神,最终把提问的机会让给了程宸,“谈过几次恋爱?哪一段记忆最深?”

  林梓夕看着一脸坏笑的男孩,却在他眼中读出了七八分的认真,似乎还有一点紧张。

  “四次。当然是初恋印象最深啊,不是都说十七八岁时候爱上的人这辈子都忘不掉吗。”李可儿说得很是轻巧,看不出丝毫异样的情绪,好像说的是别人的事一样。

  说者也许无心,听者却是有意。还在打量程宸的林梓夕微微一愣,“十七八岁时爱上的人这辈子都忘不掉吗?”

  正出神呢,又是一阵起哄,林梓夕好奇地抬眸,就看到大家投来了危险的目光。再看,那酒瓶正稳稳地指着她。

  老马抓住机会,刚要起身,就被一旁的楚俊给拉住了,“那个人是谁?”憋了好久的问题终于脱口而出。

  大家都是一脸蒙圈的表情,很快反应过来,纷纷抱着看戏的心态,齐刷刷地望向林梓夕。

  “咦,我嗅到了八卦的气息哦,”李可儿不怀好意地戳了戳林梓夕,一脸奸笑,“说吧,哪个男人啊?”

  林梓夕强装镇定地说道:“我前男友,叶潼。”

  在这个时代有三五个前任不足为奇,所以大伙根本不满足于她的回答,继续抓着她刨根问底。

  “分手多久了,你们又见面了?是要复合的节奏吗?”

  “在一起多久了?为什么分手?”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叽叽喳喳吵开了,唯独楚俊安静地坐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一脸为难的林梓夕。

  纵使她脾气好,也经不起这轮番轰炸,赶紧自罚一杯,这才逃过一劫。放下酒杯还不忘向罪魁祸首楚俊投去警告的一瞥,而后者却是一脸天真无害的微笑。

  游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所幸后来大家都集中精力撮合李可儿和程宸俩人,被彻底忽视的林梓夕坐在一旁看戏,也是乐得自在。

  第二天,尽管不舍,林梓夕与楚俊还是赶早回到了青桐市。

  一直忙到晚上八点多,林梓夕才结束了手头的工作。一心只想着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然后美美地睡一觉,于是她拒绝了楚俊的晚饭邀约,一个人打车回到住处。

  小区门口,一辆不起眼的小轿车停在路灯下,已经连续四天了。车内的男子有节奏地敲击着方向盘,眼睛却始终盯着小区大门的方向,深邃的眼眸如夜般漆黑,不放过任何一个进出小区的身影。

  终于,期待的人从出租车上下来,旋即又消失在伸缩门后面。他立即打开了车门。

  凭着警察的直觉和敏锐性,林梓夕知道自己被盯上了,快走几步,身后的脚步声也随即加快,放缓脚步,那声音也同样减弱。

  她心里清楚,虽然读了几年警校,但就她那点皮毛,唬唬人还行,真要遇到亡命之徒,她也只能三十六计跑为上了。

  转角之际,还没等到她想出摆脱“尾巴”的对策,身后的脚步声骤然加快,下一秒,一个黑影闪到她面前。

  似乎料到她会尖叫,一只大手迅速捂住她的嘴巴,另一只手则紧紧抓住她的胳膊,防止她逃跑。

  片刻的惊惧之后,她看清了眼前“绑架”她的人,深色的西装隐藏在黑夜中,白色衬衫尤为突显,头发有些许凌乱,气息因为奔跑的缘故而变得急促。此人不是叶潼还能是谁。待她冷静下来,他移开了双手,又恢复成冰冷的样子。

  “这几天你去哪儿了?”

  “出差”的话刚到嘴边,林梓夕突然想到什么,冷冷地笑道:“你连我家在哪儿都能打听到,,还能不知道我的动向吗?”

  的确,在托朋友打探她的消息时,就已经获悉她去启南市出差了,可就是想听她亲口说出来。

  “你非要这么说话吗?”眉头微蹙,忧郁的眼神紧紧地锁住她,似要把她看穿。

  “不舒服你可以走啊,就像三年前一样。”心中的怒火瞬间被点燃,积累已久的委屈快要决堤。

  沉默,世界静得只听见彼此的喘息。

  那段过往是两个人的禁忌,谁都不能轻易提起。但同时这又是无法跨越的坎,做不到视而不见。故事在三年前戛然而止,有太多的问题要问,有太多的抱怨要讲,可是三年过去了,我们都学会了沉默,那些当初没有说出口的话,只怕再也没有机会向彼此诉说了。

  看着她委屈又倔强的模样,叶潼心如刀绞却又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该如何让你知道,三年前的离开于我也只是换个地方疗伤而已,在那个不成熟的年纪,面对你的冷漠,我只能选择逃避。

  定定地看着她良久,叶潼薄唇轻启,“对不起,”一字一句说得那么用力,好像三个响亮的耳光,抽在心上,生疼。“我回来了。”不敢乞求原谅,只是想告诉你,我回来了,这一次我不会放手。

  林梓夕强忍着泪水,怎么能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呢。“为什么要回来,我好不容易走出你的阴影,同样的错误我不会犯第二次了。”说完转身,在眼泪掉下来之前,落荒而逃。

  寂静的小区里只剩下他一个孤独的身影。不知又站了多久,他才终于拾起悲伤的情绪往回走。

  林梓夕仓皇地跑回家,身后的门“砰”的一声合上,世界安静下来。她再也支撑不住垮掉的身躯,浑身像被抽走了精气,靠着门慢慢下沉,膝盖弯曲,双臂紧紧环抱,蜷缩在角落里。她把头埋在臂弯里,好像这样就没有人能看到自己的脆弱。其实哪有人会注意,世界这么大,大到我们只能顾影自怜。噩梦般的记忆再次席卷而来......

  手术室冰冷的灯光有些刺眼,空旷的病房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电话里一遍遍地传来客服委婉的提示音。原来被世界遗弃是这样无助......滚烫的眼泪无声地划过脸颊,渐渐地,哽咽、抽泣,最后是抑制不住地放声痛哭。怎么办,叶潼,我好害怕。

  而此时城市的另一栋公寓内,叶潼站在落地窗前,面无表情地望着远处流动的灯光。没有开灯的室内甚至比外面还要漆黑。烟头在指缝间忽明忽暗,散落的烟蒂在洁净的地板上尤其扎眼。孤独的身影,瘦削得让人心疼,他单手插在裤兜里摩挲着那枚简单的银戒,迷离的眼神看不清现实与过往。

  “叶潼,你看。”女孩摊开手,露出一枚小巧的戒指,得意地看着他,笑得天真烂漫。

  “你要向我求婚吗?”没有太多的吃惊,他只是宠溺地微笑,无奈于女孩大得出奇的脑洞。她总能冒出各种新奇的想法,纵然有时候不切实际,却也叫人想要努力为她实现,即使拼尽全力。

  看着她一脸娇羞的模样,叶潼忍不住调戏道:“这么急着要嫁给我啊?”

  “才不是呢,这是我给你的信物,”女孩儿晃了晃另一只手上戴着的戒指说道,“三年后,我要你拿钻戒来换。”她说得那么肯定,就像在陈述一个事实。

  看着她沉浸在美好的畅想之中,明亮的眼睛跳动着喜悦,扬起脑袋像只乖巧的猫咪,叶潼情不自禁地覆手盖上那只托着银戒的手,又摸了摸她细软的头发,认真地应了声“好。”转而十指相扣,将戒指包在两个人的掌心。

  得到了自己期待已久的答复,林梓夕欢喜得一头扑进他的怀中,熟悉的味道包裹全身,她舒服得眯起了眼。

  那一刻,阳光正好,温暖和煦;那一刻,时光正好,不疾不徐。

  下巴轻轻地抵在她的头上,怀中柔软的存在让人无比心安,叶潼贪婪地享受着那一刻的幸福......

  不知道过了多久,指缝间的烟头早已熄灭。他回过神,感觉到握着戒指的手潮潮的,这才慢慢移动发麻的腿,向浴室走去。

  想起当初在接过戒指的时候心里并不笃定,叶潼不禁从心底生出一丝懊恼,恼自己不够勇敢,恼自己爱得不够坚定。

第二章 对不起。我来晚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