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红土匪 黄鬼子003

  七麻子觉的老歪是个憨熊,憨熊就应该干憨熊的事。七麻子咱是个精明人,精明人咋能干憨熊的活。而且七麻子还要说一句最得意的“操”,所以七麻子自在的很,就像逛窑子不花钱。

  七麻子自在时,就心里泛花,就对九斤说,兄弟,咱自在呢。九斤就哼儿吧唧一声。七麻子就再能豆子的说,兄弟,你想吃嘛,对哥说,哥给你弄。九斤就瞧也不瞧七麻子说,我困觉。七麻子就说,好兄弟,你困吧,等你醒了哥在给你拉呱。七麻子就非常温情、非常有耐性儿,像个娘,心疼的瞄一眼九斤,然后很轻轻碎碎的念一句——操。

  九斤是个柴禾棒子,浑身剔不出二两肉,很被七麻子疼的搁心。九斤爱溜达,七麻子就说,兄弟,小心,别让山上的石蛋伴倒喽。九斤爱闷,七麻子就说,兄弟,要不要个女人。九斤夜里要尿尿,七麻子就叮咛,兄弟披上衣裳,别受凉喽。七麻子真象娘,九斤就烦,说,哥!你别老说,我都知道。七麻子就温顺的应,好,兄弟,哥不说了,你自己小心吧。可过了这茬,七麻子又嘱咐。

  九斤天生脸黄,饭量小,骨架轻,夜里睡不着,白天没火气,整日病恹恹的没有个生气。黄金就露出大黄牙,瞅着九斤的背影说,老七,你兄弟咋是个阉巴鸡呢,掉了头也冒不出血沫子,咋能吃土匪的饭?七麻子就绷拉着脸说,我就这一个兄弟,不能让他喝西北风。黄金说,也不能叫他干熬着呀。七麻子说,他连女人都不会弄,入了道就得被撂倒。黄金说,哪咋弄?七麻子说,咋弄?

  九斤没咋弄,九斤还是老恹巴的样,象个被开火烫掉毛的野猫,没白没黑地逛荡在黑风岭的山林沟涧、凸石凹穴、阴水阳坡、乱堆秃岭之间,黄金的手下兄弟,没有把他当回事的,暗哨明岗从不挡他问他。九斤自由的可怜,一种绝望的孤独暗暗的就生出疼痒来,九斤就觉的他要干一件事,干一件让人都惊心胆颤的事,干一件让男女老少都咋呼议论的大事,九斤的这个欲望,在他干瘦如材的身体内,就深奥的潜伏着、发酵着。可是,在九斤的生理上,他没有能力能将这种欲望挖出来赋予实施,在心理上,他也同样没有本领让这种欲望泛出一丝火星,这种欲望只能化作一种疾病表现出来。于是,九斤的整个形象便成了他欲望的画皮,他的并不多余的肉体成了他欲望的累赘,灵魂被肉体肢解。于是,便从灵魂中不断的崩出空空洞洞的东西——烦!烦!烦!

  那时候,九斤就在一个很烦很烦的日子里,再次遛到了黑风塘。黑风塘位于黑风庙的西北角,有一眼旺盛的泉水从山腰哗哗流进塘内,塘内的水,一年四季保持着一个样,只有在雨季下雷电暴雨时,才略涨些头,但用不了几天,又会回到原来的样子。当年,黄金拉竿子时,没有选地势险要的黄风岭做大寨,却选了地势缓平的黑风岭做根据地,皆因为黄风岭缺水,而黑风岭上的这塘水,无论是天灾地旱,却从未断过水。

  黑风塘不算大,两面有徒壁耸起,徒壁上怪石嶙峋,壁缝里冒出大小不一的杂树,另两面地形平坦,有杂石铺垫,塘水清嶙如镜。土匪们在这儿洗澡刷马,香香在这儿洗衣涮脚,老歪在这儿揭肠洗肉,但无论怎样的扑腾蹂躏,第二天清晨,塘水又恢复的一片清亮干净。

  那时候,七月的老天爷,象个火罐子似的焖着烧,土匪们就常在塘边脱得精光,大大咧咧的扑进塘中,扑腾扑腾的肆意洗澡,全无害羞的感觉,象世界上没有女人。九斤对男人的光腚,烦的冒烟,他宁愿瞅屎坑里的蛆,也不愿瞅男人的光腚。那时候,九斤就沉沉阴阴、飘飘渺渺的游浮于天地的空白之间,当九斤鬼魅般飘浮到黑风塘时,就正好瞅见了七麻子与香香。

  九斤有好几次在黑风塘东北角的那两块大石头中间,瞅见香香洗衣裳。香香的白白小腿赤裸,圆润润的腚帮子挑起,一撅一拱的搓衣裳。九斤就躲在阴处,两眼直瞅香香的腚帮子,瞅两股腚帮子之间的沟,有时香香要尿尿,四周霎一眼,没人,脱下裤子就尿。那时候,九斤就能真真地瞅清香香那个白花花、肉嘟嘟的腚及那道白里透红的腚沟沟。

  九斤瞅见七麻子的光腚时,太阳正在空中热烈的瞪着红眼,连一丝遮阴的云也不给它送去,好似比九斤还烦的冒烟。那时,九斤正要感受一股偶来的凉风,眼光就对着黑风塘一瞄,那时,七麻子的斑斓裸体,就跪在香香的煞白双腿跟前,九斤就瞅到,香香那双肉肠子似的手搓弄着七麻子的大头,并把那刚生了寸发的硬头,慢慢地拽向自己的大腿根子。七麻子的灿烂脊背,烁烁生亮,宽厚的双肩,被阳光涂的油晃晃的。那时,香香就张口翘鼻、闭目仰额的弄出风骚的样子,一只手就从七麻子的头顶移开,去解自己的绿大襟褂子。而那时,七麻子却从香香的腿裆处站了起来,瞅着香香的脸,咕噜了一句,咕噜完那句后,七麻子就转身走开。那时候,香香就母狼一样的嗥了句,七麻子就本能的回了一下头,香香就上去抡起巴掌,左右煽了七麻子的麻脸。九斤就瞅见七麻子憨熊一样的愣了,香香就提上裤子,脸象放完血的死猪,拎上篮子里的衣裳,迈着狠步就离开了水塘。

  那时九斤就象坐在煎饼鏖子上难受,心口窝里就像被蝎子蛰了一下,疼的扎心火燎,嗓子眼里就蚊子似的顶出痛苦哽咽,不觉眼角就溢出潮润来。九斤那时侯,那个潜伏的亢奋就激起九斤的手,抓起了一块石头,猛的就砸了出去。石头在附近什么地方溅出声响,九斤没听见,九斤的头在那块巨石上染出血来,九斤也没觉到疼。

红土匪 黄鬼子00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