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春

    课堂上,大腹便便的老班时不时地敲两下黑板,让刚劳动完累得昏昏欲睡的同学醒醒神……

  可政治课真的好无聊!

  不管老师的眼睛瞟了她这个方向多少次,骆乔羽还是懒洋洋趴在桌子上且明目张胆玩着爬到她课本上的那只倒霉蚂蚁。

  “报告。”

  张露悠背着个书包出现在教室门口。

  老班换了只粉笔:“进来吧。”

  骆乔羽盯着她,两个人眼神传达信息。

  “哪折腾去了?”

  “会惩罚轻点吗?”

  “看情况。”

  “要不,等我准备好再告诉你。”

  “好。那我的条件是,你现在立刻马上必须先告诉欢欢。”

  “这不横竖都是会挂吗?”

  讲台上老班叫画重点知识了。

  她俩收回目光,拿起笔装模作样圈主要原因次要原因。

  这时,一团纸滚落在骆乔羽右脚边,她弯腰捡起摊开——

  “其实我想对你说谎的,因为我不敢说出昨天我真是生病了才没有去东城看了邹哥的处女作电影。”

  “what——?”她惊呼出声。

  她顿时没了困意,却发觉好像?

  似乎?

  真的!

  周围有好多双眼睛看着她,尤其是她抬眼看到的那位,阴森森的眼神盯得人直哆嗦。

  是的,老班彻底“炸”了!

  “骆乔羽,下课到办公室去。”

  她以为还能多活几分钟,谁知老班刚轰完她铃声就响了……

  “你行呀你,坐在第二桌不是眼皮打架就是欺负小生命,甚至噪音污染影响全班。”

  “……”

  “不要狡辩,刚才班长一回来就写纸条关心你上课要好好认真听讲了是不是。”

  “……”

  “你入校的成绩在班上是最高分那个,可你看看这两次月考,都班上吊车尾了!”

  “……”

  “你说话呀!”

  “老班,我知错了。”从她是过来人的经验讲,她的班主任一训人根本停不下来。所以最后她拿出绝招——一副我知错了但下次还会再犯的模样。

  放心,老班会放过她的,因为她训累了。

  这下节课都过去半堂课,骆乔羽只想慢慢地走回教室。

  臭悠二!

  自私鬼!

  她想砍人!

  她要绝交!

  她要打滚,要哭!

  她男神啊——

  直到骆乔羽蹂躏了很多遍某班对出的长廊上的那株含羞草,可怜了这“班草”,敢情她把它当作张露悠了。

  ……

  当她经过高二26班时,这节课是高二年级体育课,不过她倒看到教室里有一个人侧趴着睡觉。

  阳光穿过擦洗过的窗子,轻打在他身上,轮廓堪称完美!直觉又告诉她,骆乔羽敢确定那人不是一般的帅,这时她还怨姓张的干嘛,帅哥最重要啊。

  那学长的脸是侧向她这边,骆然而乔羽微近视看不清,却又很好奇他长什么样。

  早听说二年级有很多帅学长,可她一个都没遇到过。

  她轻轻靠近,有一边的窗帘没拉上,她就心虚的躲在帘子旁清楚地看到了他的模样,睫毛好长,鼻梁好高……

  时间一点点过去,某人意识般摸了摸自己的发热脸蛋,该死的,她又被美色勾了魂。

  不对,今天风向出了点问题,看来这是要迎来老骆的第二春了。(也知道不会有谁关心她的第一春就是周子琰的!)

  沈尉凡察觉到窗边有人,竟有种熟悉的感觉……

  是她?

  “嗬!”

  他一睁开眼吓到骆乔羽了,赶紧把脸缩到窗帘后面。

  果然是黑色星期二啊,今天被抓包两次了。

  沈尉凡记得她。

  他拉开挡住骆乔羽脸的窗帘,骆乔羽一愣住,她耳边一阵乱嗡,就是怎么也听不到高一某个班级传出的读书声了?怎么也想不起来“善解人意的”这个英语单词的拼法了?

  汗湿了手心,她从没这么紧张过……

  他就这么盯着她窘迫地站在那里不动,她是想打个招呼缓解这奇怪的气氛啊,却发现话卡在喉咙里。

  她心虚,她就该让好奇心憋死猫得了。

  “你叫什么?”就在骆乔羽风中凌乱时,学长开口问她。

  “什,什么,啊,哦哦,骆,骆乔羽”

  见鬼!她竟口吃。

  

第二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