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花开有情,叶落无声

  一片刻有“why”的绿叶同一件白T恤晾在绳子上,它们在阳光的抚摸下随风嘻嘻呵呵。

  那是一张明信片,它浸染着可融化异届生隔冰的夕阳,任由广播里的音符在自己身上跳动。夏末有些紧张,但是她还是托人将它捎给了隔壁班未曾谋面的学长叶离。

  缘分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尽管有时候是巧合,但是夏末宁愿相信是命中注定。叶离是她在网上随机加的陌生人,未曾料想他是自己隔壁班的学长,但是却符合了她加陌生人的初衷。在情窦初开的青春期里,她从不否认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出于爱情。

  时间滴答滴答地流失,在她以为明信片石沉海底时,叶离来到了夏末的教室门口,这是一个不高不帅、微带腼腆的大男孩,他递还明信片时礼貌地对夏末保持着微笑,夏末平静的心湖开始荡漾起层层涟漪。外面的夜星光闪耀,里面的人面上泛红,黄晕的灯光照亮了他们前行的路。

  九月的风很凉爽也很调皮,它拂过夏末乌黑笔直的长发,悄悄地蹿到正在认真写日记的夏末的肩头偷瞥,“我们之间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一笔划过了年华。

  先是初识的懵懂,信来信往地谈心,再是表白后的失声痛哭,和好后的微微尴尬。

  下晚三后,夏末总是能偶遇叶离,这时候他们会微微点头以示招呼,然后两人心照不宣地同行。为了缓解尴尬,夏末会天南海北地闲扯,叶离只是静静地听着,每当夏末无话可说时,她会小声地冲叶离喊一句,“你怎么不说话啊?”叶离哭笑不得地回道,“有几次回你话,你凶巴巴地,根本不给我话语权啊。”这时候夏末就会快步走到叶离前面并将表情隐入黑暗之中,着急平复快速的心跳与红扑扑的脸庞。

  高中繁忙,假期也匆匆,只见人们大包小包地往家赶,夏末一下课立即第一个冲出了教室。走在路上,除了一些家长的车,学生的人影稀疏。夏末喜欢安静讨厌拥挤,刚走了离学校200米的路程,背后传来一个声音,突然间夏末想逃跑却迈不动腿。叶离喊住夏末后急匆匆地从同学的摩托上下来,小跑到她身边。同路走了一阵子后呆呆傻傻的叶离突然惊醒般地小跑到她左边,夏末立即想起自己牵侄女过马路时总是选择自己走马路内侧,这是叶离对她的保护。马路上的车川流不息,夏末的世界却静得只剩下了叶离。

  第一次同路走了不到一百米,叶离便被他的母亲的车接走了。时间那么短暂却不小心实现了夏末一个小小的梦想,在此之前,每每她独行在路上时,都在想,如果叶离在身边就好了。也许是上天听到了她的心声,也许是缘分刚刚好,叶离在放月假的前一天就跟夏末约好了同路。

  那截路并不长,但是叶离这个压力稍稍得到释放的高三狗却愿意陪她不急不缓地慢慢行走,仿佛并不急着回家。这一路,他们有说有笑,尽管走得慢,但是还是不知不觉地到了夏末居住的小镇。夏末很是不舍,叶离好像看透了她的心思,轻轻地问了一句,“我等下去XX网吧上一天网,你要不要过来?”夏末立即乐开了花,小跑回家,边跑边回头,“你等我哈,我等下让你尝尝我的厨艺。”这不是夏末第一次下厨,却是她第一次一个人独自下厨,尽管手忙脚乱,但是她却很开心很开心。没有妈妈跟奶奶的指导,她又忘记了生辣椒要先炒熟再跟葱花拌蛋入锅煎了,尝了一点点,发现辣椒没熟,于是回锅再试,就这样,蛋被她回锅了两次。明明就不好吃,叶离却吃得格外香。半年后回忆往事,他才说出了实话。

  君喜摘叶,女爱折花。君送女叶,女赠君花。此花名为“月季”,英文“the Chinese rose”汉译为“中国的玫瑰”,夏末觉得它的花语也应该如玫瑰一样象征浪漫的爱情。

  生活不是童话书,而是菜谱,让你不得不尝遍酸甜苦辣咸。夏末出生于农家,家里人口多,而且家人无一不是个性直率脾气暴躁,自然矛盾也多,吵架便成了家常便饭。再加上父母常年在外,夏末在亲情方面有些缺爱,但是由于爷爷奶奶是老一辈的人,难免让夏末穿着打扮方面显得土气。虽说小时候是假小子的她有一群小伙伴,但是长大后随着审美观的变化,她渐渐被小伙伴嫌弃和冷落。作为一个友情与亲情都缺爱的人来说,她会很看重爱情,同时她也会浑身是刺,伤人伤己。多年后,回忆往事,她觉得自己之所以会喜欢上叶离,很可能只是在她情窦初开的时候,叶离像一道光出现在她生命中,带给她改变、感动与心跳,同时还有刻骨铭心的疼痛。

  当朋友时,绝交数次,每一次和好都是时隔数周甚至数月。叶离是很沉闷的理科男,而夏末是浪漫的文科女,一个理性一个感性。叶离从不将在乎和关怀说出口,夏末猜不透他的心思,她恐慌她自卑,她不断地为他改变自己,将自己折磨到精疲力尽,同时也将自己陷入无法自拔的境界,所以她会不断地伤害他质疑他和考验他,当情绪到了底线,她就会想要离开他,然后狠狠地断绝关系。也许叶离也猜不透她的心思,所以他真的被推走了。绝交后,夏末会日日心痛日日牵挂。

  一次,夏末看到校园花圃盛开正艳的月季花便捏花轻嗅,很快被这种小花迷上,爱不释手的她折下月季做了标本。一次趴在窗边发呆的她看着窗外飘零的紫色灌木的落叶后打开了叶离曾经写给她的信,里面有一片紫色叶子,上面用圆规刻着“Why”,她哭了,她在月季标本的纸上写上“因为我在乎你”后,跑到了他的教室外,将标本同信一起放在了他的抽屉里。抽屉很整洁,感觉每次打开他的抽屉都那么干净,这令夏末羞愧不已。感觉几番分分合合,夏末自己都迷茫了,他们到底是近了还是远了。分分合合会给友谊增加新的裂痕,但是绝交前以及和好后说的在乎却是句句真心,叶离只有在那个时候才会告诉夏末,他在乎她。只是夏末那么倔,那么倔。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夏末这场长达三年的爱恋终于盼来了结果。高考前,叶离特地历几小时车程赶来看她,一年不见,彼此之间还是生疏了些,夏末还是老样子,喜欢天南地北地跟叶离闲扯,她只是害怕自己一闭嘴就会觉得尴尬。这一年,夏末高三,叶离大一,他不想打扰夏末,因为他知道曾有几次夏末因为对他的那份心思而导致自己成绩一落千丈,而夏末只能寄思念于周末的公用电话,即使排一个小时的队也不在乎。高考时,叶离一直给她发短信鼓劲并在考砸时安慰,也许对于许多人来说,高考有点恐怖有点难熬,但是夏末却觉得很轻松很幸福。高考结束的那天晚上,叶离终于对她说,“傻妞,我收了你了,当我女朋友吧?”夏末收到消息的那一刻很激动,但是她还是假装矜持,想洗完澡再回信息,但是手机一直在触手可及之处。明明就想说“好好好,早就想当你女朋友了,没白等呀呀呀”,或者说“你为什么喜欢我啊……”,但是她还是怕叶离反悔,最终回答道,“好吧,勉强答应你吧。”

  那是夏末最开心的日子,她快乐得像一只小鸟,只是渐渐的,小鸟变得有些忧伤。夏末觉得自己是一朵小小不起眼的月季,玫瑰的存在会让她变得自卑。于是她跟叶离约好,“七夕节我们再约会吧,正好七夕节后两天就是我十八岁成人礼,就当你陪我提前过个生日,而且在此期间我想把自己变得更好一点点。”叶离同意了。于是那个夏天,不管是清早还是黄昏,家乡的马路上,你总会看见一个相貌普通有点小胖的女生在努力地奔跑。夏末跑到半路总会停下来对着一间土地庙合拢手掌虔诚地许愿,“我夏末希望和叶离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

  叶离的母亲是现实主义,作为浪漫主义的她一点都不指望母亲会送自己高跟鞋和长裙作为成人礼,但是为了跟叶离约会,掏空腰包又如何?蓝色的长裙和蓝色的高跟鞋像蓝色的玫瑰花一样表达着夏末对叶离的深沉爱恋。夏末试穿后小心翼翼地将东西包裹起来,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她每天傻笑着想着,叶离这个呆子很腼腆,如果他不敢牵自己的手,那自己主动牵他的,并美名曰:鞋高怕摔。

  这一次七夕,夏末终究等不来叶离了。

  一直以来,笨鸟夏末都选择独来独往,不是顾影自怜,而是希望勤能补拙。

  命运喜欢在人“得意”时设阻,在成群的飞鸟争先通过高考设的重重门槛奔向理想的大学时,她刚跨过第一道门槛就被命运的弹弓无情地击落在她所谓的“涯底”-三本。

  她恐慌,她挣扎,她无助,她把自己弄得精疲力尽,她把自己弄得人格分裂。在母亲的同意下,在这个晴空万里、没有一丝风的夏末,内心风雨交加的她买了通往云南的火车票,并且早早地收拾好了行李。她想考验他,只要他一句话,自己就留下来。自己高考败考,他没有安慰自己;自己要离开这里去远方,他没有挽留自己;自己提出要提前见见他,他没有同意。夏末真的很绝望,走的前两天还是跟叶离提出了分手。叶离很沉默,但是他删了她的QQ后还是在等她反悔,所以下午他偷偷溜进了她的空间,但是她依旧那么决绝,所以在这个夏末,他还是弃她而去了。不过最终,她还是没有去云南,因为年迈的爷爷奶奶的不舍,因为爸爸一句“我还是希望你读大学”让她感动,也因为妈妈不舍后的反悔。

  月季含情脉脉地盛开正艳,紫叶灌木了无痕迹地落叶,夏末的内心顿时甚感悲凉,这份“夏末别离”,她终需独自承受。

花开有情,叶落无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