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密码

农人和秀秀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泪洒处女地 (一)

  去岁五月初五,当年在大巴山插队的重庆知青在处女岭浦里溪公寓酒楼举行《知青(同学)纪念会》。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历久不衰的“同学会”、“知青同学会”、“xxxxx周年校友纪念会”…竟成为一种时髦。

  这次的大巴山知青聚会非比寻常,据说是积累并分析研究了往年的经验,要囊括当年在大巴山插队的所有知青(不限学校)。而且将聘请仍然在世的当年班主任教师、校长,人民公社领导,甚至县市领导出席、讲话。

  这真是顶级、光彩炫目的第一次,自然是首创!但说不定也是最后一次……

  出手大方的阔绰发起人是谁?大家众说纷纭,据悉居然是一个美女企业家(当年大三峡二中的绝代美女生)

  “启示”不断醒目地印在几家纸媒的“报屁股”上,最后还特别申明:知青同学兄弟们费用全免,旅费凭票报销,并馈赠珍贵纪念品、通讯簿册……

  大巴山曾经是另一类大学校、大熔炉,走出去的知青后来成为“中外名人”、“富人”的不乏其人。

  巴山一位老知青作家——绰号叫“三峡农人”的,在纪念同班同学一行插队巴山四十周年时,曾写过如下的散文诗:“翻阅模糊的记忆/翻阅云蒸霞蔚的处女崖一片片被岁月剥落的石壁/伫望留驻石壁的想象/四十年前一群从城市课堂上山的莘莘学子/起跑在理想的褶皱/投入沧桑的内涵以身相许/时间风化了我们的童稚/岁月积淀的人世五味的汁/果实斑斓的梦/赐我们一点聪明/一副坚硬的脊梁似崖石的骨/后来步入工厂、企业承受世纪的重量/时间把我们的名字雕刻进巴山的一页历史/当一代代旅游车客串山林/雀跃而过/山峦和白云将拥戴他们/炫耀我们:“他(她)们是很优秀的”……

  这首诗曾经在巴山知青中口口皆碑,并一度“网上”传颂。

  读这首诗,局外人也许不以为然;可是有过这段经历,在茫茫大巴山插队、落户过的高、初中学子,无不热泪盈眶。

  自然,那种难以忘却的怀旧情愫,同样勾住了当年是1968级初中生,后来曾经是高中物理教师兼食店老板马真的一颗心。

  眼下他不仅“青春常驻”,而且喜欢用新思维诠释生命,相信自己能活过百岁…他百忙中挤出时间赴会,心里还藏着一个秘密......

  久别重逢的知青们悲喜交加地唠嗑够之后,马真想给渐渐淡下来的气氛添一点“作料”。

  下午一就坐,他就提议“翻新”玩一种知识***:每人“透露”一个属于自己隐私范畴的悲、喜故事,否则罚酒三杯,唱歌一首。

  “那你开个头吧!请‘二傻’透露早年当‘烧火佬’时,因为‘引诱’老板女儿…被炒‘鱿鱼’的故事好不好!”一开口就“将他一军”的是初中时代的老同学、哥们;现在是作协会员、网上签约作家...还时不时做做外聘教师,去大学里上上课,外号叫“许大马棒”的许华胜。

  在一片插科打诨的嬉笑声中马真不无尴尬地站起来。但坐在旁边的郝好玉立刻拉了他一把,半开玩笑地说:“我来吧!我会让同学们知道‘眼泪是怎样流出来的’。”

  马真心一动:“关键时刻好玉还是巧妙地帮我?!”

  说真的,马真这些年来一直时不时思念她;眼里老晃动着她年轻时的影子。当然他懂,这不过是“黄昏恋”袭来时的一种“暗恋”行为,因而他常常自嘲。他这次参加知青、老同学聚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好玉居然是那位阔绰的“发起人”……

  当迟来的郝好玉一屁股坐到他身边挨紧他,有意无意地把胳膊搭在他肩上,适时“护卫”他的时候;他忽然体验到一种难以言说的“温暖”,竟令眼睛湿润了。他瞥一瞥“许大马棒”,心里居然格外得意,甚至还有点儿想入非非。

  郝好玉站起来,一会儿又坐下。她脸上爬满了皱纹,令人觉得昔日聪慧、颜值最高的“校花”比在座的同学都老了十岁。

  她说:“我的‘凤凤’如果还在,现在都三十多了……”

  她说的是三十多年前那段揪心的往事。

  “…凤凤两岁那年夏天,我们在山里采蘑菇迷路……”

  谁都知道,巴山珍菇在城市一直很能卖钱。

  她接下去说:“在层峦迭嶂的大巴山迷路是很平常的事,但我偏偏听见了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我犹豫了,有些害怕,因为我是一个女人;但我忽然想到了意外坠崖时无助的丈夫。深山老林的,现在除了我还能有谁去救人呢?我竟然鼓起勇气背起凤凤就往那里跑。

  刚越过一片小青杠树丛,突然一头高头大马的老狼突兀地冒出来,对我们吼着、呲牙咧+嘴地。我舞动着割草的弯刀,拼命地抵抗。忽然凤凤惊叫起来,背后另一只狼咬住凤凤的腿往后拖;我回身一弯刀砍在它的爪子上,但前面的狼扑向了我,我摔倒在地。两头狼丢下我,抬起凤凤往树林里跑,后面跟着一只幼狼;我疯了似地狂呼着举刀追赶,我拼了命也要救凤凤。

  这是一窝饿狼,显然是牠们袭击猎人的窝棚时遭到还击,母狼受伤后退下来又迎头碰上了我们母女。

  这家子狼拖着战利品退到密林后立刻看出牠们的优势,牠们企图扩大战果。老狼和母狼嘀咕了一会儿,索性蹲在茅草丛中张牙舞爪地威胁我挡住我的去路;幼狼和母狼这时在后面撕扯凤凤的嫩骨头、嫩肉吞食起来。

  凤凤揪心的哭喊着;我不顾一切地冲过去。”

  我已经浑身是血。忽然没有了凤凤的叫声;我简直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

  凶恶的老狼把我又一次扑倒。就在这危急的关头,砰的一声枪响,老狼噗咚倒在血泊之中。母狼慌忙一瘸一拐地和幼狼往密林里逃窜,牠们刚来得及吃掉凤凤一小块肚腹和心脏。

  我晕死过去了……

第一章 泪洒处女地 (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