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泪洒处女地(三)

  我的丈夫依然穿着三年前出走时那身衣服,洗得很干净,黄挎包仍旧挂在肩上。

  他显然是咬着猎枪口开枪自杀的;他的脸被炸得稀烂,面目全非。

  我发了一会儿呆就号咷起来:‘你为什么要这样呢?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接着我看见了他垂下的手攥着的信。

  亲爱的好玉:

  我犯了一个无法补救的错误,让你失去了凤凤。这时候

  我正在赎罪,我一定要在相邻时空找到凤凤。

  ...感谢在你们人类的天堂里,我有幸被你的爱感化,曾

  经作为一个美好的善良人活过。今后,在你看不见的‘角落’,

  我和凤凤会每时每刻守护你…

  我属于猿与人中间的种类,也就是你们的人类学家、生

  物学家们愚蠢地在化石堆里寻找了几个世纪依然一无所获,

  被称为‘中间缺环’的那个物种。

  我们的智慧和科技是人类不可企及的;对于我们来说,

  我们离地球人类不过一步之遥,本应是人类的弟兄。但我们

  觊觎你们的栖息地,妒忌人类的堂堂相貌…而且我们卑怯、

  自私、凶残好斗。最重要的是我们的秘密是绝对不能泄露的。

  这就是我爱你,此时此刻又不得不离开你的原因。

  现在我终于可以把自由还给你了;你可以了无牵挂地回

  城工作了。

  你把我带到北京去……你会因为破译了千年之谜,立刻成为名人和富人。

  这是我最后赠送你的礼物。

  永远想着凤凤和我!

  …………”

   好玉哽噎着无法继续说下去,她三十多年前不可思议的往事使同学们感到既惊恐又老泪纵横。

  短暂的沉默过去之后,乱纷纷的问话涌向好玉,当然,全都是实话实说,大家庭兄弟姊妹似的毫无顾忌。

  马真顾盼左右,明白该轮到他上前解围了。

  “你按照他说的那样去做了吗…”马真上前握住她的手嗫嗫嚅嚅地问。但他猛然醒悟这句话问得也真不是时候......

  深明大义的郝好玉没有回答,她的眼光使人困惑。

  她泪光闪烁地举起了酒杯,面向大家慷慨而又意味深长地说:“悼念我的丈夫,为了他无私地把遗体献给我们的祖国,为了他对人类科学的贡献,干杯!”

  马真一愣怔,咕嘟地把酒喝下去,这杯酒呛得他直咳嗽。

  照说故事应该继续下去,下一个轮到马真了。他马上想到要先给好玉念一首诗——他几乎默颂过千百遍的一个知青作家的散文诗:

  她…

  苦女崖很远,

  记忆也很远。

  ——跃不过二十五年时间差的沟壑。

  何处寻找旧时的年华?

  问茫茫山柏

  扔在记忆外的那个扎羊角辫,使我心跳的倔强小姑娘呢?

  记忆里仅留下青春的叠影…

  攀崖摘一朵棕黄、棕黄的野菊花,抿一口过去的滋味

  ——竟涩得咂舌,才懊悔翻出过去的故事。

  她不是早沉淀在生命的日记里吗?

  她上面不是又长出一片新绿……

  可是,这样的场合谁还会有心情听诗或故事?看看同学们的眼睛就明白了。果然,大家纷纷离坐;或者围住好玉,或者想踱到外面去调整、调整心情。

第三章 泪洒处女地(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