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可怖的时间隧道

  当马真睁开眼睛时,发现跌入一个大坑,身下垫着软软的东西,手肢湿润润的。借着星光他伸出手,手上全是血;这是一个盛满新鲜尸体的土坑。

  马真跳起来,又跌下去,不禁全身发抖。他大喊,但声音微弱如游丝。这时他听见了许华胜颤抖的呼叫,他(她)们就在旁边的土坑抱住一团。

  他爬过去,过了好一阵子才镇静下来。血糊糊的老许抖抖地问他: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了?马真说我们又遇见鬼了!我们闯进了时间隧道……

  “乱弹琴!你还有心情开玩笑。”老许又急又怕。

  “许大马棒,我怕是我们时运不佳,又一次闯鬼了!说真的,那时真不该相信你的话,我应该留在浦里溪酒楼…”马真懊恼地说,“你一定还记得我们去年在图书馆对爱因斯坦《相对论》的争论。现在你想一想奇怪的雾凇林...我们凑巧赶上了不幸的时间,与它一起被时间隧道‘送进’了另一个时空视窗。你明白吗,这一次很可能回不去啦!”

   “什么‘时间隧道...不过说说而已,都什么时候了,还吓唬自己呀!”

  “说不上什么吓唬!我刚看过‘霍金’大师的论述...你知道霍金吗?那个被誉为现代‘爱因斯坦’的霍金!”

  许华胜打断他的话,一面掏出打火机一面说:“就是那个推断出宇宙有无数平行时空的英国物理学家吗?真是个了不起的瘫子。据说,他还断言月球背面有外星人和基地...快看、快看!”打火机照亮的尸体分明是一个古装士兵。

  “大师们的理论不幸落实到我们头上啦!”许华胜把打火机移动到背后,继续说,“我就是觉得奇怪;五、六月的天气,洼地里怎么还会有雾凇……”

  这时,张皇失措的张欣嘤嘤地大哭起来:“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老许一把扶住小张,气急败坏地说:“这显然是官兵,衣服背面有明代的标志。战后采用大坑收拾尸体,一定是一场大的战役;这是明朝的战场!对了,我们可能真的被吸进时间隧道、被甩到了明朝。”他压低了声音:“当务之急是我们得尽快离开,天马上就要亮了。打扫、清理战场的军人一来,我们都要完蛋!”

  他们赶快往大坑外爬,就是没有了力气。正在这时,上面传来嘈嘈切切的声音,打扫战场的军士来了。

   军士们过来往坑下掩土,顺便用长矛往坑下乱刺。

  “拿火把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叫道,“且慢掩土,我听见有嚷嚷的说话声。”一根长矛咚的一声戳在老许的背包上,戳坏了摄像机;又一矛刺在小张左臂上鲜血直冒,她尖叫起来。这时几个火把一起照过来。

  “朴刀拿给俺,砍了几个奸细!”接着,长柄朴刀一刀一刀往下乱戳。他们慌忙喊道:“我们不是奸细、不是奸细!”火把照着他们,提朴刀的头领厉声喝问:“何方奸人,还不从实招来,如有虚言搪塞,一齐斩首!”老许急忙高声回答:“英雄息怒、好汉息怒!我等并非奸细,实在是迷路客商误入战场,这里有宝贝奉送好汉。”

  那个头领倒是个懂理的人,一听老许这么说,就用长矛把他们拉上来,还给小张包扎伤口。

第十六章 可怖的时间隧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