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古战场被俘(一)

  他们被一队兵士押在中间往营地走。路途中,老许和一个士兵拉扯关系搭上话,打听他们是什么部队的?

  马真无话找话地顺口插了句:“当义军比种田发财吧!”士兵回答说是“八大王”的大西军。又无端地发脾气:“发是有人发财…我们不稀罕发他娘的狗屁财!这年头兵荒马乱的,穷人真没个活法,不如反他个娘,找条活路……”

  老许觉得这士兵有见识,就从袋里掏出一叠饼干塞给他。他尝了一块,立刻张大了嘴:“这啥吃食?”他惊喜地说,“没吃过这样好吃的吔!”旁边的兵士也闻声探头过来。

  老许又分了些给他们,说:“海外货,还有哩!”又接着问。

  兵士压低嗓音发了一通牢骚。原来他是从大宁河编派过来的。八大王张献忠在大宁河秘密藏宝,事后又灭口杀了藏宝的士兵。他也是选去藏宝的,还大酒大肉地吃过几顿。不料后来得了“鸡窝寒”,半夜里浑身发抖、发烫;头领害怕传染喝令抬走,他因祸得福留了条命。

  老许一惊,索性把剩下的半塑料袋塞给他,又趁机往下追问。

  这兵士感觉老许很够意思,一面嚼,一面忍俊不禁说出好些“掏心窝子”的话。他说:八大王虚虚实实在“迷人河”水深流急的河段选了几个点,后来放出风来,说藏宝点在“打头撑”的“**崖”。还传令保密,谁敢说就割舌头!其实真正的藏宝点是“罗连硐”的阴河……

  接着又耐人寻味地上下打量了老许几眼,说:“知道了又怎么样?设有机关,并且封了洞口;谁要去,那一定是有去无回,必定走投无路淹死在阴河里。”接下来又强调:“我们横竖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一天算一天。今儿个只是摆摆‘过路龙门阵’,谁也不准传话,哪里说哪里丢!”

  老许连忙答应:“当然、当然,哪里说哪里丢。不传话,不传话!”

  接下来那士兵换了话题,咬牙切齿地诅咒领头藏宝的八大王心腹。说他过去是个横行乡里的渔霸,混进义军队伍想发大财。这奸人力大、好色、心肠歹毒,不仅下令灭口,还吃人。

  他说:“信不信由你,他真不是个东西。他一路玩女人玩腻了,还要玩男人!就在藏宝完工那夜,他吃‘霸王酒’吃得醉醺醺地,敞开衣服就要我们唤了李仔儿来陪酒。那时,我们还真不知他好点男色。但是李仔儿说怕他,不肯来;我就说怕个鬼,王头儿又不奸了你,吃了你!就硬把他拉扯了去。要说这李仔儿也真不是块当兵的料,长得细皮嫩肉的,说话还带点婆娘腔。他不肯来是有原因的,王头儿真要玩他的相公。玩相公你懂吗?”兵士问老许。

  老许回话道:“懂点,不就是‘同性恋’么?”

  兵士白了他一眼,嘲笑他说:“说你不懂么,么子‘同心’,根本不同心;就是狗日的王头儿‘那玩意儿’瘾大,想搞李仔儿的‘**’。”他接下去又说,“李仔儿一路告饶,要我们饶了他,说他正犯病哩!当时我心想你龟儿是王头儿跟前的红人,白吃白喝吃麻了嘴儿还装蒜!直到王头儿一把把他搂住亲嘴,我们才看出名堂来了。

第十七章 古战场被俘(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