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侠女白杆凤儿

  这是一个听得见狼嚎的荒凉山垭,一片杂树林背后有个隐秘洞口。她想换一下手,把包袱小心地放在地下。马真试了试,一提,好重!居然提不起来,恐怕有二百多斤吧。她连忙说:“大人小心!这是‘母石’,没有它,出不了秘道。”

   秘道并不算长,十多分钟漆黑的乱草、乱石路走完后就看得见光亮;当然这是拐了弯的缘故,前面光亮处就是洞口。但是,再往前面走怪事就多起来:秘道的口径越来越小,石壁光秃秃的呈铁黑色,既无草也无乱石。居然有风,另外还有一股引力把人狠劲往外拉。他们几乎已站不稳脚,巴不住石壁了;他们开始情不自禁往前倾。

  白杆凤儿立刻叫卧倒,她说:“坏了、坏了,属下今天迫不得已误开杀戒,枉杀无辜,冒犯了天威!”她把裹在“母石”上的兽皮一层层剥开,内中除了一件被褪色戎衣裹好的小包之外还有一块硕大的黑石头,石头上面有几个人工穿孔。它立刻紧紧地粘住地面象生了根,就象本来就属于地面的一部分。马真蓦然明白,原来巨大的“母石”是一块天然超强磁石,这地域原本就是铁资源富矿区。

  只见白杆凤儿迅速地把紫藤拴在母石孔上,一骨碌盘膝坐地,闭目祈祷了约莫一分钟;然后拔出剑来,毫不犹豫地削掉左手的半截无名指,将血洒在虚空。马真慌忙撕下衣袖给她缠伤口止血;她抬头感激地看他,灿然一笑。

  接下来她把三根藤条掷出洞外,叫他们抓住它快下山去。她说:“山脚下是‘宁河’,半山腰有一棵千年老松树,那儿有洞;进洞有栈道,自有兄弟在那里接应。”而且她请他们禀告母亲秦良玉:“死士”弟兄们誓取嗜血恶贼首级来见!

   他们三人抓住藤条从洞口往下梭行时,老许猛然抓住马真的肩头说:“糟糕!秦良玉将军在这场战斗中全军覆没,只身逃往重庆这样极其重要的事情忘了告诉白杆凤儿。”

  马真想起来了,原来老许说过的史书所载“黄泥隘”战事就是现在这一仗。

  “哎呀!”他说,“老许,我们害死白杆凤儿了!”接着他们不顾一切地叫喊起来:“白女侠听好了…秦良玉将军已去重庆……”但风很大,他们的喊声立刻被风撕碎刮走。

   他知道抱怨老许也没有用,先前就是说了她也很难相信。于是,他们立刻手脚并用地一寸一寸重新爬回洞口,同时继续叫喊。但风越来越大,他们不仅不能再往上爬,而且还不得不拼命楸住身边的草丛、荆棘什么的对抗大风,防止被刮走,或者“荡秋千”摔死在悬岩上。

  蓦地一个闪电明亮地挂上对面山峰,炸雷震耳欲聋。

  处在险象环生的环境中,他们都预感到快有死亡或灾难发生。

第二十四章 侠女白杆凤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