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马真抗战(一)

  “不准动!”

  “毙了这个狗汉奸!”

  “慢,要活口!先把他押回去。”拿手枪顶他背的人压低嗓音说。马真听出是个女的,象是当官的。

  上来两个瘦汉上上下下搜他的身,立刻一股酸臭冲上来,他还来不及捂住鼻孔就挨了两下。“老实点,臭汉奸!”他俩骂着,搜去了装钱的皮包、手机,和肩上的小背包。

  马真被押着往前走,他想,又倒了背时老霉了,这又是个什么时代,这些个家伙是什么人?

  “趴下!有情况,关了‘手电’。”女头领下了命令。一行人立刻趴在坑道里,瘦汉把马真狠劲按在坑里;他啃了一嘴泥,稍微挣扎了一下,马上挨了一肘。“狗汉奸你找死!敢打暗号。”瘦汉下手更狠,狠劲把马真的头往下压。

  一会儿,他们佝着腰排成一字型,悄无声息跑过许多坑道和弹坑。后来,又穿过许多被炸毁的房屋,终于钻进了一座垮塌院子的里屋。屋里靠墙的破损方桌上亮着一盏豆油灯,七、八个人正开着会。一个穿旧军装的矮墩子俊男迎接他们,并倒了几大碗茶水招呼他们坐下。他瞥了马真一眼,立即说:“很好!祝贺你们胜利完成任务,还抓了活口。马紫相把他押到里面去;我们抓紧时间开个短会研究研究。”

  瘦汉马紫相推推搡搡地把马真押到里面垮了半边墙的小屋。他指着墙根恶狠狠地说:“老实蹲下,老子不捆你!想逃跑就砸扁你的脑袋。”马真靠墙根蹲着,一脸一身都是泥土,浑身酸痛。

  外边屋里继续开会。先是七嘴八舌议论,他似乎听见一个浑厚的声音沉重地说:“地下党转移后一直没有开展活动,南京仍然恐怖异常。日本汉奸们依然在肆意散发国外刊物污辱中华民族的文章及传单。这些家伙无孔不入,过犹不及地宣传中国军队简直不堪一击,东亚病夫就该灭种亡国…”提议立即组织除奸队潜入南京……

  这个提议立刻得到大家的赞同。

  接下来开始交换消息。一个愤愤的声音先说了一个街头巷尾流传的血腥消息:“…有两个日本军官竟然以杀人赌博;赌品是一箱酒。这两个杀人狂在光天化日之下,丧心病狂地比赛徒手砍杀我们中国同胞。他们不分男女老少见一个杀一个,从南京的下关杀到夫子庙。一个砍杀105人;另一个杀106人。多砍杀一个人就多赢一瓶威士忌酒。他们的报纸还大肆宣传,吹嘘两个嗜血动物是大和民族的‘英雄’。后来,他们又单枪匹马在大街小巷狂砍滥杀,杀人数目总和竟达到了360人之多。”

  这时有人插话补充道:“狗日的一胖一瘦,连他们的报纸都发照片了…后来,这两个狗日的终于恶贯满盈;居然爬到紫金山举行倭寇仪式,想对日本天皇表功。恰好就在表功的当儿,一颗子弹飞来,从瘦鬼子的后背穿过了胖鬼子的头颅…”

  屋里群情激愤,咬牙切齿地议论;谁也不关心鬼子的姓氏,七嘴八舌地都抢着说:“狙击手一定是从地下室往上射击的。”“看来南京城仍然有地下抗日组织!”…….

  一个沙哑的声音这时大声补充说:“…南京失守后,这些禽兽还到处查找妇女,抓去奸淫、摧残;甚至连尼姑都不肯放过……我这里藏着一本逃难报社老编辑留下的笔记本,只剩下半截;内中记录有南京沦陷后日寇的残暴与兽行,你们可以传看。我先选几段念给大家听听......”

  一个女人终于怒吼起来,她强烈要求拉到南京去化妆打游击,但很快被否定。大家议定就在无锡打,地盘熟,占“地利”、“人和”;队伍壮大之后就联合湖区周围的兄弟游击队,在惠山建立抗日支队……

  马真一惊,立即意识到由于自己昏蒙之中糊里糊涂地下指令,“披子”把他误带到“第二站”外面来了。这里不知属于“第一站”还是“第三站”的时空窗口?他已停留在沦陷区无锡郊外惠山一带乡镇的一个自发游击组织中。他眼下所处的时代正是南京沦陷后的抗战初期。

第三十一章 马真抗战(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