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马真抗战(三)

  又走了一阵,马真决定豁出去破天荒撒一次谎,说自己叫马真,是陕北边区来的,曾在《解放日报》工作过。这次和几个同志南下,遭遇鬼子不幸走散了,证件、信件都在他们身上。他们的任务是联系或恢复党组织,组织地下抗日武装。这个大话似乎很吓唬人,宝宝儿和海子面面相觑地站住了,宝宝儿惊疑地说:“不是又拿鬼话骗我们吧…”海子回话说:“先审问,我们再分析!”

  “你是谁,怎样证明你的身份?是抗日的同志就请说真话!”海子说,一边仍然把枪口对着马真的胸膛。

  马真说他过去是大巴山苏区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三军王唯舟部负责宣传工作的干部。1936年到延安,后来调到报社搞校对。他脑际猛一闪念,立刻说:“你们认识何其芳、艾青、田间…吗?”他一口气说出一串教科书罗列的抗战初期先后到延安的作家、诗人的名字。但又觉得不妥,按时间算他们此时还没有去延安。于是他惶惑地瞥瞥他俩,见没有反应,立刻明白他们目前还很缺乏北方的消息,而且文化知识水平也极大地限制了他们;说不准他们还不知道这些作家、诗人的名字。于是,就大胆地把1938年先到陕北解放区的作家的抗战新作动情地朗诵起来:“假如我们不去打仗/敌人用刺刀/杀死了我们/还要用手指着我们的骨头说/看/这是奴隶…”令马真意外的是立刻引起了反响。海子的枪口慢慢地低下来,说:“我读过田间的诗,艾青我们也知道。”宝宝儿也说这首诗好,拿回去抄下来传单出去肯定有效果。但他认为这样证明身份还不够有力;他拍拍马真的肩膀说还需要更硬的证据。

  马真想了一下就说:“可惜我的东西都被你们搜走了,否则一定能证明我的革命身份。”海子说,那好办,我这里有件你的稀罕洋玩意。他就是搜身的两个瘦汉子之一。

  马真接过手机,略一思索,立刻严肃地说这是“第三国际”带过来的录放两用国外科技产品;上面有解放区首长的指示。他瞥了他俩一眼,觉察到他俩忐忑不安的神情,立刻把录音打开对着海子说:“同志们可以就目前的形势表明自己的革命态度和要求,一定向组织汇报”。

  海子半信半疑地盯着马真,说:“没骗吧…那就转告首长,第一是打鬼子;第二是要求入党,听党的指挥。”宝宝儿对着手机举手敬礼说我跟海子一个样!接下来,他俩一遍又一遍地听了手机传出的自己的发言,还把手机摸了又摸。然后信任、敬仰的看着马真,海子说:“请马首长指示!”。

  在黑暗中看不清马真通红的脸。

  马真想:可能天快亮了,面对“年轻”、单纯的抗日志士可不能老说谎话,该怎么回答呢?

  宝宝儿把枪一摆,狠狠地说:“首长,先揍鬼子!趁天没亮,揍了就撤。以后再听你的指挥。”但这时响起了枪声,鬼子巡逻艇那边噼噼啪啪地打起来了。

  “是大马儿!我们快增援,把鬼子吸引过来。”宝宝儿说,他举枪就打。海子也举起了枪。顷刻之间,巡逻艇的探照灯光扫过来,机枪子弹如雨点一样。

  他们匍匐在坑坑洼洼的地上,海子说,宝宝儿你快打瞎狗日的灯。

  宝宝儿打了又打,可总打不着;鬼子的火力集中过来,压得他们抬不起头。这时,湖左突、突、突地又开来了巡逻艇,接着湖中也来一艇。探照灯把湖岸照得雪亮,他们全曝露在鬼子面前。

  “撤到坑里去,快!”海子埋头往巡逻艇扔出两颗手榴弹,轰地落在水里,炸得水花乱溅。他们顺势滚身卧倒在土坑里,但飞蝗般的枪弹已钻进了海子的胳膊肘。

第三十三章 马真抗战(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