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闪存盘里的爱情故事(二)

  “郝好玉真是大材小用!”这是平湖职校教职工们普遍的看法,但她并不这么看。因为这块土地有沈一品的坟茔,有未出世儿子的影子……她按地址找过沈一品的父母,听说已住进山里去了。她想,干脆再等等吧!过一段时间再去见二老,然后买些“香蜡纸烛”、“纸楼房”、“纸婴儿车”...找到他坟前大哭一场。

  她甚至想过要效仿有口皆碑的古代爱情故事中的主人公;一定拿头撞一撞,最少要在墓碑上留下些血……

  她很有些另类的想法。所以她尽心尽力地当班主任、教书,不让自己有时间闲着。

  时间慢慢地缝合她的“伤口”,她的脸开始红润起来。谁知有一天一个跳着、叫着、有点“胆大妄为”的大龄男生闯进来改变了她的生活。

  那是一次“公关作文”讲评课前,她把叫沈新的男生喊到办公室。她翻开他的作文本指着一段文字:“……我指着我床单上还有点湿的尿迹印对侄儿说:‘你闻闻这是什么?’侄儿刚进幼儿园三个月,他说:‘早晨***找不到厕所,***该挨骂!’一边说一边拍拍自己的***。我有气,叫我怎么睡觉?我就打了侄儿一记耳光,没想到用力大了点儿…”郝好玉刚想说乱弹琴这是“公关作文”吗?沈新就惊奇地说:“郝老师,想不到你的手这样漂亮,真是洁白如玉哟……”说着说着,他就用手轻轻地摩挲了一下。郝好玉脸一红,一甩胳膊叫沈新站起来!她吼:“你混蛋!”命令他重做,并写个检讨。

  晚上郝好玉辗转反侧不能入眠,她就起来在校园里的花径走走。刚转过碧緑的万年青树丛,她就发现高大的沈新在对面的小径转悠;他刚要溜,就被她叫住了。这会儿她并没有责备他的意思,但沈新显然有所误解;在昏黄的路灯下,他耷拉着头斜睨着她,嗫嗫嚅嚅的解释并主动自我批评。

  郝好玉非常惊讶,因为他的肢体语言居然与她思念中的人雷同,而且他的俊美与坦率、诚实的泪水使她感动。她就想到了青年学生的单纯、极具可塑性,于是说了表扬的话并总结他的优点;后来就用纸巾给他擦眼泪,甚至没有立即抽出被他握住的手。

  她偷偷瞥视五月的生机盎然的校园,心里开始骚动不安起来,简单地对话之后她就匆匆地回到寝室。

  这一夜她做了不少梦,她分明和沈一品在一起,怎么一会儿吻她的又是沈新了…她大汗淋漓地坐起来,发现自己裸露着雪白的酮体,她记得很久没有象这样荒唐地赤裸着躺在被子里了。

  她感觉到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就翻阅了学籍档案。沈姓学生在班上有四个;沈新二十一岁,自费委培生,他的父亲是本地一家旅游、货运公司的业务经理。当然,这就完全消除了她心中的疑团。

  周末的晚上,淅淅沥沥地下着雨。郝好玉冲了一杯咖啡,靠在床上阅读旧小说(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她对大师塑造社交场中漂亮女人的艺术手段推崇备至,甚至认为安娜这种典型形象的“情感模式”简直可以超越时代。但她此时心情躁动不宁;她重复翻阅安娜·卡列尼娜与沃伦斯奇之间的爱情纠葛,同时想入非非,时间就这样慢慢地滑过。

  有轻轻的敲门声,她不假思索地说:请进。

  沈新神采飞扬地进来了。“郝老师,我给你送‘检讨’来了!”他一边说,一边把带来的法国葡萄酒和一堆烤鸡腿摆在书桌上,这是从他父亲所在公司的餐馆拿来的。郝好玉从床上跳起来,她板着脸,但内心却有点喜欢这个莽莽撞撞,模样象沈一品的青年。

第四十五章 闪存盘里的爱情故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