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夜

  今天是个好天气,天分外蓝,从窗子缝儿透过的光洒在老芋头的脸上,老芋头揉揉眼,癔症了一会儿,发现自己还活着,他从床上坐起,伸着懒腰,打着哈欠,又是一天开始了。老芋头想着昨晚儿睡前想的那些还没有完成的事儿,就开始在家里翻箱倒柜起来。

   他计划把这些年来写的书捐给图书馆,他希望多年以后会有人记得有这么个人曾来过,他从书架上一本一本的拿着,又一本一本整整齐齐的摞到纸箱子里,这时,从书架上掉下来一个棕色的笔记本,老芋头捡起来翻开看了看,原来这是年轻时候自己写得日记本,说是日记本,可上面却又不全是日记,文字摘录,他自己写的小诗,画的画,很杂。老芋头坐到床上翻着这个本子,时而笑,时而落几滴眼泪,笑着当初的年少,哭着自己命不久矣,他翻着翻着,这时一张照片从本子里掉出来……

   照片是黑白的一寸照,上面是一个有着刘海儿的短发姑娘,长得挺秀丽的,照片左下角还有半个钢印,上面是“学院专用章”的字样,老芋头翻过照片,照片背面是用钢笔写的四个字――“来日方长”。

   老芋头看着照片上的她,叹气自言自语着:“妹妹,你过得还好吗?当初说好的来日方长,却一次没有见过,而如今却要永别了……”老芋头看着照片开始抽泣。

   老芋头曾经也爱过一个人,就是照片上这位,他俩是在大学里认识的,他们相遇在同一个社团,他俩都加入了文学社,都爱好文学,平时没课就到社团里讨论讨论文学,相互指点指点文章,时间久了,他们彼此就产生好感,他们开始互相写情书,一起吃饭,一起郊游,一起学习,形影不离。

   可是到了后来,他们毕了业,就再也没见过面了,这张照片还是他俩当时毕业时留给对方的定情信物,后面都写着“来日方长”四个钢笔字,老芋头拿着姑娘的,姑娘拿着老芋头的,说是出了大学要结婚,可是老芋头却找不见他的姑娘,那段时间里,老芋头几乎搜遍了那个城,可还是没有找到她,姑娘的一个朋友看见老芋头狼狈的颓废样儿,就告诉了他事实,姑娘家里嫌老芋头没出息,没有稳定的工作,就断绝她与老芋头的来往,把她许配给了他们相中的女婿,后来那个女婿便带着姑娘一家出国了,那姑娘走的时候还留给她朋友一个纸条,让她交给老芋头,上面写着:“如若不能相濡以沫,那便相忘于江湖。”自打那以后,老芋头就再也没有谈过恋爱,仿佛看破了红尘。

   老芋头把照片重新夹到它该在的地方,那页这样写道:“既然不能相濡以沫,也不能来日方长,那我就将你忘记,可说忘又怎么能忘记?只能祝你安好,留你青春于册,陪你青春一生。”那几行字凌厉潇洒,正表明了老芋头一生不娶的决心。

   老芋头没有把日记本放到箱子里,他很快的把其他书摞进箱子里,然后他掏出笔,纸,他把这段曾经的爱情要写到纸上,他也希望他死后那个姑娘可以看到他的心一直未变。

   故事很长,不知不觉,老芋头写到了夜里,他没有停笔,他只是想把故事写完,让他爱的姑娘看到。夜里,时针嘀嗒嘀嗒的转着,纸上的沙沙声急促着,第三夜很安静,老芋头没有念叨,便这么过去了……

  

第三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